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叶方】赌石(八)

·这章基本是过渡的粮食

·感觉耍帅全给了锐锐,谈情说爱就靠老叶了……对不住,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让老叶雕刻的时候耍帅_(┐「ε:)_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正式有关拍卖会的事情是完全由陈果和苏沐橙安文逸他们完成的,毕竟这不是其他人的术业专攻,也不知道怎么去办。

有苏沐橙这个活招牌在,陈果他们一路办得很顺利,红帽子对章也送到了拍卖会上,还被会方作为压轴拍品之一隆重介绍。拜此所赐,原本大家预估可能能卖个一百八十多万的红帽子对章,被拍卖会一路...

【叶方】赌石(七)

·两个星期的醉生梦死,我活着回来了_(:3 J Z)_

·鸡血石的第一部分就此结束,之后要到叶方二人的老本行,翡翠了!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那件刚白地鸡血石,叶修在一边教导唐柔一边作业的情况下进行雕刻,用了一个星期的工作时间彻底完成了这件摆件所有的工序。

完成品与原本相比小了一圈,石面上原本两块洁白的部分被分别雕刻成了不甚相同但同样精致的亭台模样,以一条小道蜿蜒相连。被斑驳的粉红鸡血分割开来的剩余部分留下了一些保持其天生的模样,还有一些则化为了曲折...

【叶方】殉藏

·看小说看到的题材,临时打了一小段,所有题材来自于《最后一个道士》

·方锐中心

·ooc得很严重,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写这个ˊ_>ˋ

·恩,也许明天就删掉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看完不许打我


【叶方】殉藏


昆仑山,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下有弱水,外环神树,顶上是黄帝的帝之下都,由开明兽为其守门。

昆仑山下有一峡谷,两岸悬崖嶙峋陡峭,峡谷之中只留一线天色,细长茫茫。因传这峡谷中野牛尸骨遍地,当地人叫它野牛沟。

这野牛沟位于西藏的连绵雪山之中,在地图上始终空白一片无法显示,只因从没有人能够...

【叶方】赌石(六)

·原本说好要让老叶耍帅的,我还是高估了我的文力……

·于是写成了傻白甜_(:зゝ∠)_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在得知了红帽子的价格后,陈果二话不说,当即拍板打道回府。

拿着这么贵的石头她怎么敢留在外面啊!

于是稍作休息以后,当天下午包荣兴就又连开了三个小时的越野,把一帮子人带回了杭州。带回去后正好是下班时间,兴欣里的其他人刚准备各回各家,大赚一笔的陈果兴致正好,又二话不说把所有人拉去馆子搓了一顿。

随后在馆子里没去昌化的人也了解了一遍方锐的神威。早知他的能力的苏沐...

【叶方】赌石(五)

·赌鸡血石到这章就结束啦*★,°*:.☆( ̄▽ ̄)/$:*.°★* 。 

·锐锐耍了好几章的帅,下一章就要老叶耍帅啦~

·锐锐也快要从啥都不懂的状况脱离啦!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玉岩山的第一个晚上平安无事地度过了。

但是第二个早上就过得不太愉快了,因为这个早上来的太快。

通俗点说,外边太吵,被吵醒了。

方锐醒的时候叶修已经洗漱完毕了,正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开门下去拿个包子吃。他小时候和老爷子学手艺的时候没少跟苏沐秋熬夜,一起边暗戳...

【叶方】赌石(四)

工作日是更新不了的,周末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继续来,一大块小甜饼

·顺便私设有,有讲到老叶过去

·前文:(一) (二) (三)


话说到底哪里有敏感词啦!我什么都没写啊为啥不让我发??????

原本是插入图片,后来发现那样手机看的话字太小了,还是走链接吧

心力交瘁_(:зゝ∠)_


完全没发现哪里敏感_(:зゝ∠)_


【叶方】赌石(三)

·这一章主要是讲故事了,讲赌石解石

·不过有加一点点的小彩蛋啦,谈恋爱是个细活,咱们得慢慢来~

·前文:(一) (二)


三.

山路不好走的程度只要一看行车时间就可见一斑了。从杭州到昌化九十公里,走高速花了一个小时。从昌化镇到玉岩山五十公里,走山路走了两个多小时。九点出发的一行人连坐了三个小时的越野,这才终于在十二点多到达了目的地。

除了永远保持迷之高昂情绪的包子,所有人从车上下来走路都带飘。这一路坑坑洼洼的,差点没把他们一身骨头颠散架了。

定好的旅店更像是农家乐,房屋小院都能看出已是有些年头了,院落的一角还爬着青翠的植物。不过...

【叶方】赌石(二)

·本来这一章想写到锐锐解石的,一不小心,又用力过猛了……

·心塞,原本向好的已发完小短篇,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长_(:зゝ∠)_

·前文:(一)


二.

有陈果在,方锐当然还是没被叶修直接拽去车站。

在店里的人不多,方锐和叶修自顾自考核的时候他们都在忙自个儿的事,等陈果抓着叶修教训的时候才陆续走出来。原本不在店里的人之后也逐渐回来了,和方锐互相认识了一下。几番闲聊沟通下来,陈果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遂一挥手臂,领着一屋子人上了附近一家酒楼,给方锐接风洗尘。

走进酒楼时方锐看了看装饰华贵的大厅,不无感慨地对走在身旁的叶修摇摇头:“啧啧啧,...

【叶方】赌石(一)

·想开坑……试试水

·其实本想一发完结的,用力过猛(。


一.

正是热天,杭州的气温也是惹人烦躁。在夏季似乎永远不会感到疲倦的知了锲而不舍地扒在树干上嗡鸣,吵吵得过路行人都下意识加快脚步。

叶修从筷筒里抽出一支竹筷,啪地撇开,一手一根拿着蹭了蹭,细碎的竹签子撒了满地。他从碗里捞起一块小排,一口好牙把炸得酥脆的小排啃得嘎吱嘎吱,咬碎的面衣扑通扑通地往面汤里掉。

一个人走到叶修的桌子边,低头吃面的叶修能看到他浅色的牛仔裤和经典款的匡威。来人从旁边扯过一张翠绿色的塑料凳子,屁股都没坐实就朝老板娘吆喝。

“老板娘,来碗三鲜面,加个卤蛋,不要香菜!”

叶修拿着...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二卷 · 第四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因为我很喜欢酒,而且他们五个本身也蛮喜欢的,就加了一个每到一个世界就要喝酒的小设定_(:зゝ∠)_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二卷.“处理闯入者”

·

第四章.“无可奈何的皇位”

·

“你可曾想过做皇帝?”

淳于授玄轻飘飘的,仿佛不甚在意的语句被他淡然吐出,却震天响地炸在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的耳边。大野智拿着糕点的手一抖,一小块精致的酥酪掉在桌面上,摔出一片的碎屑。二宫和也在刚刚离开前偷偷兑换了五感共享,下在了大野智身上,好直接偷听太子要对大野智说的话。此时听到这话也感到措手不及,手中的毛笔一颤,在宣纸上晕开一个乌黑的墨...

【叶方】掉头发(上)

·网盘里翻出来的东西,扔上来督促自己写完

·阔别一年多的叶方嘿嘿XD

·两人都退役后的时间设定,灵感来自我表妹亲身体验……

·奇奇怪怪没有意义的玩意,就这破玩意我还不一次写完,我懒癌没治了

·主要是想象了一下点心大大光头的样子……(有点萌(住口


【叶方】掉头发

·

刚开始的时候,叶修和方锐自己都没发觉掉头发这事。

本来嘛,又不是女孩子,头发长长的,不管落在盥洗室还是枕套上都特别明显。方锐的发型一向短短的很精干,掉那几根又细又短,不刻意去找根本就看不见。

第一次提起这事是一次叶修回H市,两人...

给月饼大大《荒腔走板》的repo

 @冰霜哥布林 


和上次一样,首先,双手合十给你鞠个躬。

辛苦了!谢谢你写出《荒腔走板》这样的作品!

本来是想在尾声那里给你评论的,想一想想说的不少,干脆还是专门写个长评给你,希望你能开心。

这是我第二次给你写长评,也是我第二次给人写长评。和上次一样,恐怕我写着写着就变成告白了,而且这次好像告白的部分会更多。

横竖都是夸你,就拜托你收下啦XD


《荒腔走板》刚开始写的时候,我其实没有第一时间点开去看。

当时你的走镖(是这名儿来着不?你说好的不删文我又找不到了!)刚开,我特喜欢那种味道的,所以满心期待你更新来着。突然这时候开新章,那我感觉宛如皇上被新入宫的...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二卷 · 第三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开学了,所以停了一会儿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二卷.“处理闯入者”

·

第三章.“意料之外的询问”

·

宏书苑,郎文阁外。

遵照着淳于苍一贯的做事风格,在郎文阁的学习结束后,樱井翔谢绝了几位皇兄弟一同出宫游玩的邀请。在与今日讲习的先生行过礼后,他没有第一个走出房门,但也没有留到最后,秉承着默默无闻的不起眼回到自己的住处。

随意向下人提了一句无要事不得打扰,又让候在卧房门外的侍女退下,樱井翔走进自己的卧房内,反手闩上了门。

“好了,你们俩出来吧。”

空无一人的卧房内静悄悄的,仿佛樱井翔方才说出的话只是自言自语...

【授权翻译】【APH&HP】智慧的代价(二)

原文作者:Phanfan925

原文名:The Price Of Wisdom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9983001/1/The-Price-of-Wisdom

授权书:

·

前文:(一)


二. 第一天

·

——哈利

·

终于,新学期要开始了。在与德思礼一家经历了一整个噩梦般可怕的暑假后,哈利·波特比他自己想的还要更加乐意开始在霍格沃茨新的一年。

而眼下,他正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和金妮,纳威,还有一个拿着上下颠倒的杂志阅读着的奇怪女孩卢娜坐在一个车厢里...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二卷 · 第二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一有灵感就高产赛那啥x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二卷.“处理闯入者”

·

第二章.“太子与长公主”

·

连续两次任务都是当侍卫头子,就算是相叶雅纪也觉得很无聊。更何况这次比上次还憋屈,不是普通侍卫,而是暗卫。

诚然,暗卫是比普通侍卫有更高的自由度,也可以打探到更多情报,但是却不能明目张胆地走在太阳底下。上一次任务因为身为护卫队队长要监督手下巡逻,相叶雅纪没什么空闲时间。这次似乎容易偷懒了,但是却不能光明正大地和他人交谈了。

尤其更要命的,这还不是个普通的暗卫。

他是直属于皇室的暗卫。

他是个陷入莫名爱情的直属...

1/7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