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授权翻译】【APH&HP】智慧的代价(二)

原文作者:Phanfan925

原文名:The Price Of Wisdom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9983001/1/The-Price-of-Wisdom

授权书:

·

前文:(一)




二. 第一天

·

——哈利

·

终于,新学期要开始了。在与德思礼一家经历了一整个噩梦般可怕的暑假后,哈利·波特比他自己想的还要更加乐意开始在霍格沃茨新的一年。

而眼下,他正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和金妮,纳威,还有一个拿着上下颠倒的杂志阅读着的奇怪女孩卢娜坐在一个车厢里。罗恩和赫敏身处级长会议中,把哈利一个人留在这,让他感到一阵奇怪的孤独。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他在前往霍格沃茨的火车上没有两位最铁的朋友的陪伴。

离开了火车站大厅并坐到车厢里,哈利此时还是感到安心的。一边在走廊上行走一边听着他人在身后窃窃私语地谈论着有关他的话题,那简直就是噩梦。人们永远都在谈论着哈利,而在去年塞德里克的那场意外后……谣言变得更加糟糕了。

此时,纳威正喋喋不休地说着他那件作为生日礼物的外国植物。是一种叫做……米布米特,还是米布斯托尼的植物?或者是叫什么其他的名字?(注:原名米布米宝,Mimbulus mimbletonia)哈利很难把注意力放在记忆那株长得像仙人掌,表面布满了疣子的丑陋植物的名字上。

纳威正得意洋洋地演示他那株植物的“自卫机制”,并用一只羽毛笔扎破了植物那皱巴巴的灰色表皮。瞬间,一股粘稠并散发腐臭气味的深绿色汁液从不断晃动的植物中喷溅出来,喷到车厢的墙上以及坐在里面的乘客们身上。

哈利,也是很不走运的其中一人,被那臭哄哄的玩意喷了满嘴。用比较乐观的方式来描述的话,那玩意尝起来就像是腐烂的垃圾。

正好就在那一刻,哈利从去年起就迷恋着的女孩,秋·张,往车厢里探进头来。

多糟糕的时机……

“噢……你好啊,哈利。”她说着,紧张地看了看哈利身上覆盖的泥污,“呃……时机不太好?”

「那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哈利尴尬不已地想到。他现在很庆幸那些又粘又厚的绿色汁液挡住了他的脸,这样秋就看不见他那烧得火红的脸颊了。

“噢……嗨。”哈利不知所措地说。

“嗯,好吧。我就是想来打声招呼……那回见了。”秋尴尬地拉上了滑动门,双颊微红地匆匆离开了。

哈利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绝望地软倒在座位里。他几乎可以确定他完全没给秋留下一个好印象。

在金妮熟练地使用了清理一新的咒语后,那植物的粘稠树液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对不起……”纳威低声道歉。

在整整一小时的时间以及一些手推车上的巫师糖果之后,罗恩和赫敏来到了哈利所在的车厢。能够和最好的朋友们度过旅途剩下的时间,哈利发自内心地感到欣喜。他们一块对德拉科·马尔福成为级长的事情呻吟抱怨着,哈利和罗恩计划着如何利用罗恩级长的身份来折磨克拉布和高尔,一起开着玩笑并享受着与对方共处一处的愉快。不过,对于哈利和罗恩的玩笑,没人能比卢娜·洛夫古德笑得更夸张,她笑得都放下了手里上下颠倒的杂志。哈利设法偷偷看了一眼那奇怪的杂志,看到那杂志封面上一些相当奇怪和牵强的文章标题,而杂志的名称是“唱唱反调”。

“魁地奇联盟的腐败:塔特希尔龙卷风队是如何操控比赛结果的

“古代符文的秘密被揭开了

“国家的人格:他们是存在的!

“小天狼星·布莱克:恶棍还是受害者?”

“我可以看一眼吗?”哈利好奇地问道,弯下腰拾起杂志。

卢娜因为罗恩的笑话还说不出话,但是她点头同意了。

哈利开始阅读关于小天狼星的文章,因为那是最先引起他注意的一项。这篇文章说小天狼星很可能不是一个可怕的凶手,事实上他是无辜的且应该是一位属于淘气精灵乐队的歌手,胖墩博德曼。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哈利疑惑地想着,「好吧,至少关于小天狼星是无辜的部分还是正确的……」

哈利接着阅读起杂志里的其他文章。有一篇文章是关于福吉订购地精的馅饼的故事,这篇文章是绝对的垃圾。关于神圣符文的那一篇则说,当你上下颠倒着阅读它们时,符文会显露出一个秘密的咒语(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卢娜一直上下颠倒地读着唱唱反调 )。还有一篇文章是关于塔特希尔龙卷风队在魁地奇比赛中做了弊,最后一篇是关于所谓活着的国家。这则故事突然抓住了哈利的兴趣。

“数千年来,关于拥有人格的国家的谣言和故事已经流传已久。这些伟大的先生女士们代表着他们的国家,并为了自己的国家与彼此战斗着。自文明诞生以来,这种报道便已经出现,但即使国家真的具有以人类形象存在的可能性,魔法局当局也拒绝承认。”

哈利停下了他的阅读。这也太奇怪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国家本身像人民群众和政府那样作为人类的想法实在太过牵强,但是确实……这个说法非常有趣。

赫敏越过他的肩膀瞥了一眼哈利手中的杂志,表情不屑一顾。

“里面有什么不错的内容吗,哈利?”罗恩问道。

“当然没有了,罗恩。”赫敏语气尖刻地说,“所有人都知道唱唱反调是彻头彻尾的垃圾。你瞧,看看这篇文章,关于国家可以拥有人类形象和人格的想法。呵,我的意思是,让我诚实地表达的话……”

“咳嗯。”卢娜突然打断道,语气相当严肃且不见通常那种梦幻般的感觉,“不好意思,我的父亲就是编剧……”

“哦,呃,我……好吧,这很有趣,相当的……恩,是的……”赫敏咕哝道,看上去突然变得很别扭。

“以及关于这则记录,人类形态的国家是真实存在的,就像弯角鼾兽一样真实。”卢娜激动地说,“现在我要拿回来了,谢谢。”她说着,冷冷地注视着杂志。

哈利决定认同赫敏是正确的,把他从唱唱反调上读到的所有东西统统抛之脑后。

时间逐渐流逝,在马尔福和他愚蠢暴力的跟班的一次令人厌烦的来访后,火车终于抵达了霍格莫迪村。罗恩和赫敏为了帮忙疏导乘客下车再次离开,卢娜帮哈利拿着小猪的笼子。

下车的同时哈利期待着听到海格那熟悉且温和洪亮的声音,像一直以来那样高呼着“一年级生,一年级生!一年级生到这儿来!”但是这一次,取而代之的,哈利听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严谨且可靠的声音。

“一年级的学生,往这条路走!所有一年级的学生,请到这边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声的说着。

哈利看到了正高呼着的那个男人。他是一位精瘦但略显单薄的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以几乎完美的姿势站得笔直。他穿着一套麻瓜的西装,手中拎着一只灯笼。然而和他的举止相矛盾的,他的金发凌散且蓬乱,但那不像是哈利的头发那样,也不显野性。他的眼睛是深绿色的,在一段距离之外看向它们让哈利想到了禁林:昏暗且神秘。那双眼睛之上是哈利从未在人身上见过的最粗的眉毛,而它们让男人看上去始终严肃。

“海格去哪了?”哈利疑惑地大声询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们最好赶紧走开,我们把门挡住了。”金妮说。

“哦,好的……”

哈利在一群下火车的学生中努力伸长着脖子,视线越过乘客们的头顶,想要在另一头看见他的朋友海格。他不可能离开的,他一定在这儿,哈利这样告诉自己。与他的老朋友海格一起度过新的学年,那正是他在霍格沃茨中最期待的事情之一。然而,哈利怎么也找不到他那位大块头朋友的踪迹。「也许他只是生病了……」

哈利向前走去,走到通常等待着学生们的无马的马车旁,然而这一次它们不再像以往一样没有马匹了。充斥着死气的生物被拴在车厢上,它们虽然保持着马的形状,却并不像真正的马,它们更像是一种不死的龙与马的混合体。它们身上的一根根骨头清晰可见,骨头上不附着任何一点肉,黑色的毛皮紧紧地贴在骨骼上。它们的脑袋比普通马要更尖,且并不具备常规马那样的典型特征,那些脑袋更像是某种爬行动物。它们和飞马一样拥有着翅膀,但与飞马美丽的双翼不同,它们的翅膀更像是蝙蝠的,或者说更像是龙的翅膀。而眼睛则是最糟糕的部分,它们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浑浊的奶白色,就好像是瞎的那样……但它们却似乎能够看穿你的灵魂。

哈利无法理解为什么学校要用这么可怕的马来拉马车,这些马车不是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自行运作的吗?

很快,罗恩、金妮,还有赫敏走了过来,与哈利坐上了同一辆马车。在他们等待着卢娜和罗恩的猫头鹰走来的间歇,哈利向罗恩提到了那些马。

然而马车里其他的人都看不见那奇怪的马。只有卢娜似乎能看到那已死般的生物。

·

——英·格·兰

·

由于英·格·兰在海格不在时需要接管他的职务,所以他必须站在霍格莫德的月台上等待火车,以便护送一年级生去城堡。当火车抵达时,英·格·兰迅速地指引着这些紧张又兴奋的孩子们走向湖边,乘上那些小船。在把所有的孩子装进船里后,英·格·兰坐上了一条坐着一位焦虑的红发小女孩的船。他给出了“前进”的命令,船只便自行离开了岸边开始滑动,向远处隐隐约约的城堡缓缓移动。

当壮观的城堡进入视线时,它那宏伟的塔楼与炮台以及灯光明媚的窗户立刻让一年级生们发出了惊叹。他们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纯真的双眼,使他们看起来非常滑稽。英·格·兰见状轻轻地笑了起来。

又过了一小会儿,英·格·兰试图与那位和他同船的寂寞的小女孩交流。在整趟旅途中,她几乎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眼睛一直向下盯着她轻轻摆动的拇指。

“你好,亲爱的。”他尽可能用他最温柔善良的声音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轻声地惊叫了一下,害羞地看向英·格·兰。“萝,萝丝。萝丝·泽勒。”她说着,声音只比耳语大上那么一点。

英·格·兰安抚地微笑起来:“你好吗,萝丝?我是柯克兰教授。”(我的天哪,把自己叫做教授感觉真够奇怪的。)

“我很好……只是有点紧张……”她温顺地回答道,“很,很高兴见到您,教授……”她又补充道。

“没有必要紧张,”英·格·兰再度向她微笑道,“你会做得很好的。”

“真,真的吗?”她说着,眼里浮现出希望。

“真的。”他肯定地回答。

“谢谢您。”她感激地说,目光不再那么恐慌,而是多了一些信心。

当船只抵达霍格沃茨后,英·格·兰帮助所有的一年级生走下船,让他们排好队,然后把他们领去交给女校长照顾。女校长麦格女士是一位骄傲且严肃的女士,英·格·兰感觉她一定无法容忍任何废话。不过,英·格·兰觉得自己可以很喜欢她,并对与她一同工作一整年没有什么不满。

在和萝丝道别后,英·格·兰走向了大礼堂。当他穿过礼堂内的长桌,走到大厅尽头的教工桌子旁时,他感到了注视着他的视线,还有些细微的低语。

英·格·兰在桌子的最边端坐下,和斯莱特林的桌子靠的很近。他的身边坐着一位黑发油腻,皮肤苍白,有着鹰钩鼻和冰冷的黑眼睛的男人。这个男人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英·格·兰,蜡黄色的细瘦手指微微抽动起来。

“我相信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面,”他说,“我是斯内普教授,在这里教魔药学。”他语气单调地自我介绍道,“而你又是哪位?”斯内普问道,抬了抬一边的眉毛。

“我是柯克兰。亚瑟·柯克兰。今年我将会担任助理教授一职,很期待之后与你的合作。”英·格·兰语气郑重地说道,虽然暗地里他几乎是立刻就感到并不怎么喜欢这位斯内普教授。

“我的荣幸。”斯内普低声回答,但他的眼睛里表现出来的神情明显与他的话语相矛盾。很明显,他发现了英·格·兰身上的那种年轻朝气,以及自认优越的心理,于是斯内普立刻转回了头面向前方。

「好吧,这欢迎还真是热烈……」英·格·兰讽刺地想着。

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走进礼堂,坐到桌子旁并与周围的同学交流他们度过的夏天。英·格·兰看到哈利·波特也走了进来,而随着他的走进爆发的窃窃私语几乎震耳欲聋。

很快,由麦格女士率队的一年级生们焦急地走了进来,并在教工桌子前排成一队。女校长拿过一张凳子放在他们的前面,然后将那古老的破破烂烂的分院帽放在了凳子的顶上。当那帽子突然谈起来并开始歌唱时,所有人都沉默地注视着它:

“很久以前我还是顶新帽子,那时霍格沃茨还没有建好,高贵学堂的四位创建者,以为他们永远不会分道扬镳。同一个目标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彼此的愿望是那么一致:要建成世上最好的魔法学校,让他们的学识相传、延续。

“‘我们将共同建校,共同教学!’四位好友的主意十分坚决,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彼此分裂。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朋友,能比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更好?除非你算上另一队挚友——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

“这样的好事怎么会搞糟?这样的友情怎么会一笔勾销?唉,我亲眼目睹了这个悲哀的故事,所以能在这里向大家细述。

“斯莱特林说:‘我们所教的学生,他们的血统必须最最纯正。’拉文克劳说:‘我们所教的学生,他们的智力必须高人一等。’格兰芬多说:‘我们所教的学生,必须英勇无畏,奋不顾身。’赫奇帕奇说:‘我要教许多人,并且对待他们一视同仁。’

“这些分歧第一次露出端倪,就引起了一场小小的争吵。四位创建者每人拥有一个学院,只招收他们各自想要的少年。

“斯莱特林收的巫师如他本人,血统纯正、诡计多端。只有那些头脑最敏锐的后辈,才能聆听拉文克劳的教诲。若有谁大胆无畏、喜爱冒险,便被勇敢的格兰芬多收进学院。其余的人都被好心的赫奇帕奇所接收,她把自己全部的本领向他们传授。

“四个学院和它们的创建人,就这样保持着牢固而真挚的友情。在那许多愉快的岁月里,霍格沃茨的教学愉快而和谐。可是后来慢慢地出现了分裂,并因我们的缺点和恐惧而愈演愈烈。

“四个学院就像四根石柱,曾将我们的学校牢牢撑住。现在却互相反目,纠纷不断,各个都想把大权独揽。有那么一段时光,学校眼看着就要夭亡。无数的吵闹,无数的争斗,昔日的好朋友反目成仇。

“后来终于在某一天清晨,年迈的斯莱特林突然出走。尽管那时纷争已经平息,他还是灰心地离我们而去。四个创建者只剩下三个,从此四个学院的情形,再不像过去设想的那样和睦相处,团结一心。

“现在分院帽就在你们面前,你们都知道了事情的渊源:我把你们分进每个学院,因为我的职责不容改变。但是今年我要多说几句,请你们把我的新歌仔细听取:尽管我注定要使你们分裂,但我担心这样做并不正确。尽管我必须履行我的职责,把每年的新生分成四份。但我担心这样的分类,会导致我所惧怕的崩溃。

“哦,知道危险,读懂征兆,历史的教训给我们以警告。我们的霍格沃茨面临着危险,校外的仇敌正虎视眈眈。我们的内部必须紧密团结,不然一切就会从内部瓦解。我已对你们直言相告,我已为你们拉响警报……

“现在,让我们开始分院吧。”

英·格·兰那浓浓的黑眉毛饶有兴致地扬了起来。分院帽很少会发出警告,除非是在极度需要警戒的时候。这意味着他的国家的情况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而且事情正在往坏的方向发展。

第一个接受分院的孩子被分到了格兰芬多。随着分院的进行,英·格·兰努力把他的忧虑抛去脑后。萝丝·泽勒,那个在来城堡的途中与英·格·兰交谈过的女孩被分到了赫奇帕奇。英·格·兰为那个有着明亮双眼的红头发女孩大声地鼓起掌,看着她走向属于她学院的桌子。在她坐下时,英·格·兰与她那对闪闪发亮的眼睛对视,他祝贺地朝她眨眨眼,这让萝丝更加容光焕发起来。

当最后一段掌声也消失后,邓布利多站了起来,开始他的年初演讲。

“对我们的新面孔,欢迎你们!而我们的老面孔,欢迎回来!用作演讲的时间多得是,但不是现在。先尽情地享用吧!”

「这还真是一段非常长的年初演讲」,亚瑟想着,轻轻地笑了起来。「我想我会喜欢一点不错的饼干」,他这么决定着,伸手拿起一枚看上去十分美味的饼干。

等到所有人都用那些绝妙的英·国料理填满自己的肚子(英·国一向相当维护他的料理),邓布利多终于开始了他真正的演讲。他首先提出了惯例的警告,即不要试图闯入禁林,以及一个有关管理员费尔奇“不能在礼堂里使用魔法或被禁止的魔法道具”条例的提醒。随后,邓布利多转而开始介绍起霍格沃茨教学人员的新增内容。

“今年,我们的教室队伍有两个变动。我们很高兴地欢迎今年新上任的多洛雷斯·乌姆里奇教授,以及亚瑟·柯克兰教授。乌姆里奇教授将成为我们新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而柯克兰教授则担任霍格沃茨的助理教授一职,他将帮忙填补所有缺勤和无法工作的教学人员的空缺。柯克兰教授会接下教授保护神奇动物课的职位,并与宾斯教授一起教授一些魔法史课程(在这则通知后还额外响起了一轮掌声)。”

邓布利多继续他的演讲,并开始谈论一些其他的事项,比如有关魁地奇球队的选拔,直到那个叫乌姆里奇的女人突然打断他。

“咳,咳。”她突然发出声音。

随后她站了起来,很明显,她打算发表自己的演讲。

直到此刻,英·格·兰才第一次真正直视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她来自于魔法部,英·格·兰非常确信。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魔法部的副部长。她是一位矮小,看上去很不愉快的女士,看起来就和蟾蜍一样可怕。她的眼睛凸起,嘴角相当宽。英·格·兰以前从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过这么大片的粉红色。

乌姆里奇咧开一个假模假式的微笑,但是她那像蟾蜍似的宽大嘴巴破坏了她意图表现出来的形象。她发表了她自己的沉闷演讲,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暗示了魔法部将会干预一些霍格沃茨内的事项。

「很好,这很棒」,英·格·兰想着,他最不需要的就是魔法部干扰学校内部,这可能会导致无数的问题。魔法部始终拒绝承认神秘人已经回来了,而且毫无疑问,这个名为乌姆里奇的女人将会成为孩子们锻炼黑魔法防御术的阻碍,即使他们需要为英·格·兰确信将会发生的战争做好准备。更何况英·格·兰并不希望身边萦绕着一个魔法部部员的窥探,她可能会怀疑甚至发现他的秘密。

当乌姆里奇坐下时,英·格·兰叹了口气。

「好吧,我已经度过了我的第一天……还有十个月……」

·

第二章·完




PS:原作者注:“萝丝·泽勒是原文中的实际角色,在我的印象里她只被提到过一次。我把她加进来是因为我希望英·格·兰能和一年生有些互动:3”


评论(10)
热度(16)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