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二卷 · 第三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开学了,所以停了一会儿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二卷.“处理闯入者”

·

第三章.“意料之外的询问”

·

宏书苑,郎文阁外。

遵照着淳于苍一贯的做事风格,在郎文阁的学习结束后,樱井翔谢绝了几位皇兄弟一同出宫游玩的邀请。在与今日讲习的先生行过礼后,他没有第一个走出房门,但也没有留到最后,秉承着默默无闻的不起眼回到自己的住处。

随意向下人提了一句无要事不得打扰,又让候在卧房门外的侍女退下,樱井翔走进自己的卧房内,反手闩上了门。

“好了,你们俩出来吧。”

空无一人的卧房内静悄悄的,仿佛樱井翔方才说出的话只是自言自语。然而房内一只小巧的圆凳上的空间似乎产生了一阵扭曲,一身公子打扮的松本润逐渐在空气中浮现出来,随手拿起了旁边桌子上的瓷杯把玩起来。

“屏退下人前先让他们上点茶水糕点嘛,我从今天早上起就什么吃的喝的都没入口。”

樱井翔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就我一个人在房间里还让下人上三个人的茶水,我是觉得淳于苍的皇宫生活太闲了要给他找点麻烦吗?”

他话音刚落,像是为了证明他话中三个人的存在,相叶雅纪的身影无声无息地从房内某个暗处现出身来,一身夜行衣看得松本润当即翻了个白眼。

“大白天的你穿这一身是想怎么着,cos乌鸦吗。”松本润转头毫不客气地指使樱井翔,“你快给他拿件衣服啊。”

“我这儿的衣服怎么能给他穿,你为什么每一句话都像是要搞事?”樱井翔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起右手驱动纹章,和修正司兑换了特殊的光影效果,以保证即便旁人偷看也只能看到他自己在屋里看书的情景,“相叶君,等我们这儿事情说完了你就快点去把衣服换掉吧,这身衣服真的有点显眼。”

“嗯,我知道啦。”相叶雅纪相当听话地笑着应了。他看了眼松本润坐者的凳子,在房里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选择直接扑到樱井翔的床榻上打滚:“呜呜小翔你的床真舒服,我一醒过来是躺在又硬又冷的房梁上的,黑漆漆的可吓人了。”

“再吓人也没有看到那女人的脸吓人……”松本润表情阴郁地嘀咕了一声,樱井翔没听清他说什么,转头向他“嗯?”了一声,被松本润一把推了回去,“刚刚赶过来的时候我试验过了,如果你待在这间屋子里的话,普通状态下最远我也得进入皇宫的范围才能和你精神交流。这皇宫实在是大的多余。”

樱井翔讪笑了几声:“毕竟是皇宫嘛,这也没办法。真有需要的时候,兑换扩大精神交流范围的效果就是了,上次任务给的善功应该很够用的。对了松润,我记得方旭是休的省亲假回京的对吧,你最长能在京城待多久?”

“方家父子现在是镇守嘉庆关,虽说是军事重地,但最近的局势比较平稳,方大将军又没有跟着方旭一块回来,所以我不用急着回去。”

“那就最好了。这次我们几人里就你们俩行动最自由,很多事情主要要靠你们去办的。”

相叶雅纪和松本润闻言都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这次因为有提前给资料,大体的任务方向他们是在传送前就定下了的,所以不需要过多赘言。相叶雅纪是暗卫,是主要的情报来源,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收集有关穿越者和澜朝太子的情报资料。松本润是少将军,靠刷脸可以拜访京城绝大部分的世家子弟,在收集情报的同时还可以给一些未来可能成为穿越者后宫的青年才俊洗洗脑,最好能把他们洗到万事以家国为重,儿女情长都是累赘的程度,好让他们以后不要轻易拜服在穿越者的无脑吸引力之下,就算踩进坑了也有拉回来的可能。樱井翔毕竟是皇子,现在就还是老老实实学习,暗中尽量不留痕迹地拉拢一些势力,先挖挖太子的墙角,免得万一他最后还是跟着穿越者走了,一走就能拉走一票祖国未来的栋梁。

这次的任务虽然定下了两个目标,但是其实五个人都知道,第一个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并不大。虽然大野智本人情感上是极力希望避免去完成第二个目标的,但不能否认他是这次任务最核心的那个人,之后是有极大可能像他魂穿的这具身体的名字一样,身披柘袍头戴冕冠的,他们现在的很多动作都是要为了这个未来筹备力量。

本身先聚到一起就只是岚小队他们五人的一个习惯而已,其实修正司并没有要求修正官传送后要先尽量聚首。三个人没多说什么,大致重复了一番传送前就商量过的任务流程后,松本润再度兑换了隐身效果先一步离开,出宫回自家府邸去了。樱井翔之后还有课程,就打算在屋里看看书打发下时间。

就在相叶雅纪要离开前,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对自己很重要的事情,噗地一下扒住了樱井翔的袖子不肯撒手。

“小翔小翔,我好像很快要去找那个可怕的穿越者了,我不想去找她啊,她的能力太恐怖了!”相叶雅纪可怜兮兮地哀嚎,“我能不能兑换修改记忆,让她忘了我啊!”

樱井翔被相叶雅纪的哭腔逗得噗嗤了一声:“对不起相叶君,你是我们之中离她最近,也最能获取情报的人了,我们对穿越者的情报来源要全靠你的,让她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

“啊?!怎么这样Q◇Q”

樱井翔于心不忍地努力安慰道:“相叶君,我目前也是那个女人的后宫之一。你看,有我陪着你,有没有感觉开心一点。”

相叶雅纪吸吸鼻子:“我只觉得我们俩都好可怜呜呜呜Q◇Q”

“……算了,还是别说这件事了,我也有点想哭了。”

·

大千位面,无数世界之中,有许多世界都与其他的世界相似。也不知道是因为每一个世界本源本身就是同一种物质,还是冥冥之中有着比本源和天道更核心更强大的存在掌握着一切,许多世界中拥有灵智的生物建立起社会的过程和之后的发展,都有些大同小异的味道。

在很多世界中都曾经发生过的某一要素,便是性别歧视。

尽管也有四种或六种性别存在的位面世界,但毕竟两种性别是最简单也最稳定的一种状态,所以绝大部分的世界间的万物都是两种性别。由世界本源诞生出的两种性别相辅相成,长短互补,本该是和谐共处的情况,性别歧视和不平等却屡见不鲜。两种性别中普遍更为感性,更为细腻的那一种,因为其天生的柔软和宽容,不像另一种性别那样强势和坚硬,在社会的发展中容易吃亏受伤。久而久之,柔软的那一种性别便被强势的那一方单方面凌驾于上,直至这种不公平成为日常的一部分。

说起来让人愤懑,但本源和自然让情况发展成这样,也只能叹一声命中注定。

不过,也不是每一个世界都是如此。

在这个坐拥着大半东方陆土的澜皇朝里,性别并不是多大的桎梏。因为女人要生儿育女,生理上普遍比男性要弱些,所以实际算起来男性在官场商场上还是占了比较大的位置。但是不论男女,都不会对女性的抛头露面和权位野心感到奇怪。在澜朝人的心里,女人愿意隐居后院相夫教子,是善,说明这位女子性格温顺,体贴家人。而若女人心系朝野雄心勃勃,那也是善,说明此女非池中之物,理该飞黄腾达成为人中之凤。至于想当武将或是一方高手的女人来说,道理就更简单了。谁拳头大听谁的,只要你是强者,没有人会多说一句废话。

相比许多其他的位面世界,澜朝实在是理想中的国度。其实会变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当年澜朝的开国皇帝手下的第一大将便是女人,其后千年之间亦有许多女性官员与将帅出世,因此澜朝人心里几乎没有半点女人比不上男人的想法。

但有一个例外:迄今延续千年的澜皇朝,尚还没有过一位女皇帝。

“那这第一个吃螃蟹的,就交给你来吧,利达。”

百灵鸟般的嗓音从红润的樱桃小嘴里流淌而出,却说出让大野智恨不得逃到天涯海角的可怕话题。险些直接炸毛的大野智靠着最后的职业操守稳住了动作,隐晦地揪住自己身上累赘的绸缎长袖,可怜巴巴地试图从身旁女孩的禁锢中逃出来。

但是二宫和也怎么可能放开他呢。那对明亮的眼睛轻轻眨了眨,脸上旋即绽开一个更为明媚的笑容,抓着大野智的手臂更不撒手。

“您说好不好啊,长公主殿下?”

大野智深呼吸了一口气,为了维持公主的仪态只能僵硬地挪动身子,低声下气地说道:“别闹啦nino,马上要去上课了,放开我啦。”

澜朝的性别平等无处不在,教育便是最为明显的一环。普通女子都能得到教育的澜朝里,皇室和世家出身的女孩们自然更能享有这种权利。除了教课的位置和讲课的先生不同,公主小姐们接受的好些教育与皇子少爷们接受的大同小异,基本相同。只不过基于女性天生较弱些的身体状况,商政武艺等科的精休与否取决于她们自身的意愿,较为自由。

位于宏书苑北侧的郎文阁是皇家公子们学习的地方,南侧的玉文阁便是公主们学习的场所了。大野智魂穿的淳于挽柘是长公主,自然有在此处学习的权利。二宫和也魂穿的楼子昕能来到这里,却是靠了本身的才华和一点点的裙带关系。

楼子昕的母亲柳氏,和当今柳皇后是同胞姐妹,所以当今太子和长公主是楼子昕的表哥表姐,也是楼子书的表弟表妹。在最原始的天道命格中,楼子昕还与淳于授玄定有婚约,本应是不久后成为太子妃,将来母仪天下的女子。

但是穿越者出现了,不仅抢走了楼子昕的兄长与未婚夫,甚至她自己也被穿越者视为头号眼中钉,很快就被穿越者想法子解决了。如此的深仇大恨,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她会被修正司选中,作为任务使用的载体之一了。

“先生们还没到来,长公主殿下何必这么着急。”二宫和也唯恐天下不乱地笑着,也不肯怎样降低声音,故意一口一个长公主地叫大野智,“再说了,以长公主殿下的才学,错过几节课程也不会如何啊。”

“nino……”大野智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啦,我又不一定会当皇帝,我也不想当啊。不是说好了要让太子回心转意的吗?你去缠着太子好不好啦。”

二宫和也闻言立刻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表姊这是不信小妹能帮到表姊吗?”

要不是一国长公主不能失态,大野智真想当即给二宫和也表演一个360度托马斯回旋ORZ,只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

说到底为什么啦,连续两次任务都是让他和nino先汇合!虽然他是很喜欢nino没有错,但是一直被逗着玩也是会累的好不啦!

大野智欲哭无泪地被二宫和也拉着说小话,想逃逃不走,何况逃走以后肯定还会被更加折腾,只能听话地呆在原地,任由二宫和也借着繁复飘逸的衣服对他上下其手,捏捏这里掐掐那里。

“皇妹。”

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呼唤。二宫和也一愣,连忙松开了手,暗暗推了推大野智让他和自己一同转过身去,看向声音的来源。

一位一身月白的翩翩公子信步走向大野智他们二人,身后只跟了三两随从。二宫和也退后半步,让自己站在大野智后侧方,微垂眉眼,盈盈朝来人行礼。

“臣女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淳于授玄看着规规矩矩朝自己行礼,却连半分目光都不投向自己的二宫和也,目光黯了黯,但却也只是一闪即逝。淳于挽柘和淳于授玄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是和睦,除非有外人在的正式场合,淳于挽柘从不会向这位只比自己大不到半个时辰的哥哥行礼。

遵从记忆里的判断和习惯,大野智朝二宫和也摆了摆手,后者立刻顺从地朝两人再度行了一礼,先行退开了。

待二宫和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大野智这才看向眼前的便宜哥哥,微笑唤道:“皇兄在此刻前来寻我,是有什么事吗?”

淳于授玄点了点头:“我们寻一间僻静的地方详说吧。”

“那便去玉文阁侧院吧,那处有一花池小亭,环境幽美,离此地也近。我和下人吩咐一声,叫旁人莫来打扰便是。”

淳于授玄没有反对,点头应允了。大野智转身吩咐身边的侍女将亭子拾擢好,再摆好茶水糕点,随后屏退左右,坐在亭内亲手为淳于授玄沏了杯茶。

“玄哥,不如坐下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因为是在没人的地方,大野智便严谨地遵从这对兄妹的习惯,换了个亲近点的叫法。

淳于授玄看着样貌与自己相仿,却多上几分柔美温婉的妹妹,原本一直隐隐蹙起的眉头舒展了许多。他轻轻在大野智对面坐下,端起玉瓷茶杯凑到嘴边,却也只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

大野智没有作声,为自己也沏了杯茶,却只是把茶杯放在桌上,没有去动它。他看向眼前澜朝年轻有为的太子殿下,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等待着他的主动开口。

小亭里的气氛凝滞良久,淳于授玄终于叹了口气,像村野莽夫一般把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重新搁回桌面上。

“柘儿,”他轻声唤道,抬头看向大野智,目光清澈。那双眼睛里有挣扎,有犹豫,有释然,有不舍,却最后尽数消去,只留下满满的信任和诚恳。

他的语气平淡,但却在话尾露出一些马脚。像是出宫进城玩耍前询问小妹可有喜欢的胭脂水粉,分明无比的在意,却非要做出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问:“你可曾想过做皇帝?”

·


评论(7)

热度(12)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