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二卷 · 第四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因为我很喜欢酒,而且他们五个本身也蛮喜欢的,就加了一个每到一个世界就要喝酒的小设定_(:зゝ∠)_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二卷.“处理闯入者”

·

第四章.“无可奈何的皇位”

·

“你可曾想过做皇帝?”

淳于授玄轻飘飘的,仿佛不甚在意的语句被他淡然吐出,却震天响地炸在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的耳边。大野智拿着糕点的手一抖,一小块精致的酥酪掉在桌面上,摔出一片的碎屑。二宫和也在刚刚离开前偷偷兑换了五感共享,下在了大野智身上,好直接偷听太子要对大野智说的话。此时听到这话也感到措手不及,手中的毛笔一颤,在宣纸上晕开一个乌黑的墨点。

依照来前的资料来看,这位太子爱上穿越者后一发不可收拾,什么责任抱负统统忘光,假死遁出的时候更是走得干净利落,半点没想起皇位的问题,更没想到过家人,怎么会主动找到淳于挽柘问她想不想接下皇位?

二宫和也虽然震惊,但却很快稳住了情绪。以精神交流嘱咐大野智先自然地应付一会儿,他脑海里的思绪飞速转动起来,思考着太子这句问话的前因后果以及对他们之后行动的影响。

大野智对二宫和也嗯了一声,在亭中轻吸了一口气,压下震惊的神色低下头,拭去桌上的酥屑。

“皇兄为何要问这种问题。”

大野智转变的称呼让淳于授玄皱了皱眉,不自觉沉下了声音:“你且先答复我,可曾有过这般想法。”

“皇兄若是想探我,大可不必如此。”大野智故意低垂眉眼不与淳于授玄对视,拿捏出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大义凛然,却又捎带上一些女孩子的楚楚可怜——他们经过这么多年这么多个世界的磨练,演技早就登峰造极了,“虽说皇妹自小与皇兄一同长大,礼乐诗赋所学不浅,但皇妹从未有过大逆不道之意。皇兄贵为太子,皇妹从来倾慕崇敬,但断断没有不该有的念想,还请皇兄宽心。”

淳于授玄闻言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问话态度很容易被想岔,有些着急地拉住了大野智的一只手:“不是的,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为兄从未不信你,将来也不会怀疑你。柘儿,我只是纯粹想知道一个答案而已,绝没有半分试探你的意思。”

一直旁听者的二宫和也及时地告知了大野智要把话题往哪个方向倒,后者在心里答应了一声,不着痕迹地把手抽了出来,叹了口气:“皇兄想要知晓这个答案是为了什么?是心存不安,还是意图逃避?”

淳于授玄怔了一怔,旋即苦笑起来。

“柘儿一向聪慧过人。”

“皇兄实在谬赞。我若真有半分真才实学,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皇兄堕落至此。”

“不是堕落。”淳于授玄正色道,“只是为兄明白了一些事。”

旁听中的二宫和也当即翻了个白眼,嗤笑了一声对大野智嘱咐:“那就问问他明白了什么?真是好笑,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钞票,这种人怎么能当皇帝!迷了眼失了志还以为自己明悟了什么,还真当自己看明白了命运啊?活该沦为那女人的裙下走狗。”

一向很容易被二宫和也戳到笑点的大野智不知又被连上了哪根神经,差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他连忙憋住笑,沉声问道:“那皇兄可否告知?小妹也是实在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诱惑,能让皇兄不要婚约之妻,甚至不要万千黎民,不要山河社稷?”

“对子昕表妹,是我负了她。不过我们只是有婚约之名,尚未拜过高堂,也无肌肤之亲。她清白未损,日后定能找到如意郎君。”淳于授玄面上浮现出一丝愧色,却很快振作起来,轻叹了一声,“对于父皇定下的婚约,我从未有过不满。表妹贤良淑德,进退有度,如果不是槐儿的出现,我定会安安分分地迎娶表妹,接下这皇位,为了天下和百姓而活。只是槐儿的出现让我动摇了。她让我头一次有了一个念头,一个为了自己和爱情而活的念头。”

“为兄自知有愧于表妹,有愧于父皇,更有愧于天下。现下要想两全只有这一条路了,只盼皇妹成全。”

大野智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在不远处听得无名火起的二宫和也实在忍不住了,干脆兑换了效果借着淳于挽柘的嘴巴,当即冷哼了一声。

“让我成全皇兄的任性,那又要让谁来成全我的呢?皇兄将那称为爱情,那小妹便要问问。皇兄若真喜欢那人喜欢得紧,大可纳入宫中作妃,却为何要为了她舍弃名正言顺的妻子,甚至连皇位也想拱手让人?若说你二人郎情妾意感情深厚,那也就罢了,可那女人如何作风皇兄难道不知?暗卫甲一,庶出七弟,还有最近常常出入丞相府的秦天派少主,哪一个不是她瞧上了眼,意图收入囊中或是已经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

二宫和也这一串伶牙俐齿正正好戳中淳于授玄的痛处,让他脸色登时难看了起来。贵为东宫之主,他手里的情报网当然是数不胜数,对心上人的情况更是用尽了心思。而穿越者对自己的行为也并没有遮掩的意思,似乎她觉得这些美男子被自己看上了就是他们莫大的荣幸,早已对她俯首称臣,更不该也不会对她的行为有什么不满。除了将书信与家书混在一起递送的方旭以外,淳于授玄早已知道了所有穿越者有意的男人。对此他心中也是嫉妒吃醋得不得了,要不是不愿惹得心上人不快,他早就下令干掉这些男人了,哪还会给他们哪怕多一天的好活?

淳于授玄心中愤懑却也无可奈何,面对二宫和也的质问他干笑了两声,勉强道:“直至五百年前,我朝男子依然三妻四妾,近来普通百姓多一夫一妻,但在为了血脉传承的皇室与少数世家里,这样的情况还是十分多见。既然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又为何不可呢?”

二宫和也当即“呵”了一声:“皇兄也说了,只有皇家和少数世家可以容许妻妾成群。她上官槐是皇家子弟还是国公后人?谁给她的权利?公然这般,岂不是挑衅皇权吗?”

“柘儿!”淳于授玄厉声喝道,表情很是阴郁,“我知你对我失望不满,你如何批评我都受着,不会反驳。但为兄不容许你这样说她,今日不许,以后也不许!”

“那就请皇兄好自为之吧。”二宫和也不屑地扔下最后一句话,将声带重新交还给大野智,顺便不忘嘱咐他之后要怎么做要说什么。他对淳于授玄感官实在好不了,现在更是连多一句话都欠奉,早早当了甩手掌柜。楼子昕现在还该坐在玉文阁里好好读书呢,哪来的闲情逸致和这种脑残浪费时间。

被毫不犹豫推工作的大野智瘪了瘪嘴,起身从亭子里站起,迈步向外走去。虽然二宫和也让他说的话他真的不想说,但看这情况他也明白,想让太子回心转意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他只能闭嘴受着这从天而降的皇位了。

淳于授玄看样子是真有了几分怒意,闷声坐在桌边,对大野智的离开连头也没回。大野智对此乐得轻松,他几步走出亭子,似乎回想起什么一样转过头,淡淡说道。

“挽柘对上官小姐没有恶意,但也不会有好感。皇兄钟情于她,看样子也不是小妹能轻易劝回来的。若皇兄日后回头是岸,今日所闻小妹就当发了一场白日梦,抛却脑后。而若皇兄执意如此,为了我大澜朝延续千年的江山社稷,小妹必不会犹豫,当为这天下百姓奉献这余下一生。”

“只愿皇兄将来不会后悔。”

·

二宫和也一开始感到不解的那件事情,其实很好理解。

淳于授玄并不是完全的狼心狗肺,哪怕是在原本的情况里,直到穿越者自带的扭曲三观的能力将他心中的道德廉耻全数磨灭以前,他也是心念着祖国,心念着家人的。

世界的走向在岚小队他们五人抵达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改变了。原本的情况是阿森发现了情况回去找穿越者,却意外撞破了方旭和穿越者的事情。之前被穿越者在两方圆的谎同时被揭穿,两个武力不低的年轻小伙嫉恨之下火气上头,对着梦中情人发不起火,对着情敌当然不会留情,当即便大打出手,闹得上官府中鸡飞狗跳不说,还险些打出人命来。

这么大的一出闹剧为几个当事人添了不少流言蜚语,尤其是穿越者上官槐身上的最甚。难以忍受他人在背后说自己的闲话,穿越者二话不说,当即找到了淳于授玄请他帮忙,也没觉得她是咎由自取,为此还气愤不已。太子那段时间是有意想找淳于挽柘说说的,但在那档口出了这码子事,他受心上人所托出手善后,因此也便把找妹妹说话的事抛在了脑后。心中为山河社稷的挂念在于穿越者的朝夕相处中一点点被消除,等到假死遁出的事情摆上了章程,他再没像当初那样,还想着为这个生他养他的国家找一位信得过的接班人。

离开澜朝后,穿越者最终还是想要享受以前的荣华富贵,在外国王子魔教少主的撺掇之下决定夺下澜朝。也不知在决定时淳于授玄有没有过犹豫,总之最后澜朝覆灭新国建立时,他和一干美男站在女皇的身后,眼里除了对身披龙袍的上官槐汹涌的爱意和情欲以外,再看不见其他的色彩。

无论是生灵涂炭还是江山覆灭,在他眼里也什么都不算了。

认清了现实的大野智情绪低迷,课也没去上就跑回自己宫里去了。等二宫和也结束了课程去找他的时候,发现这人蹲在自己后院的荷花池里,拿一根树枝和细线配合不知哪个首饰上的一截,做了个简陋的小鱼竿逗荷花池里的金鱼。

二宫和也无语地扯了扯嘴角,让跟来的下人全部出去,上前一把抢走大野智手里的鱼竿,啪叽一下把那树枝撇断了。

大野智怒起:“nino你干嘛!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形状长短都适合的树枝的!”

“就是因为你好不容易找到的才要掰断,你随便拿来的我直接给你扔了了事。”二宫和也毫不客气地拍了他一巴掌,扯着他的胳膊把大野智往屋里拉,“过来啦,差不多到晚膳时间了。我刚来的路上联系上了小翔,和他定了今晚聚齐的事。我让你宫里的人摆上一桌,小翔他们也会偷偷拿点饭菜和酒水过来,一会儿就来。别闷闷不乐的一副死相了,我有让厨师切两盘切鲙——今天刚捕的新鲜鱼。”

切鲙就是生鱼片,大野智终于感觉得到了一丝丝安慰,嘟着嘴跟着二宫和也走进屋里。

长公主宫里的厨师佣人做事那叫一个麻利,不一会儿就把菜品接连端上了桌。为了不打扰到之后的交谈,二宫和也让他们直接一次性上齐后全部分退出房门,没有吩咐不得入内。下人们听话地掩上了门窗退出去后,二宫和也抬起右手,驱动了纹章。

金光闪耀过来后房间里便被加上了兑换得来的效果,无论是谈话还是场景都不会泄露出去。做好了这一切二宫和也才拍拍手,唤道:“搞定了,出来吧。我已经闻到酒香了,这长公主府里的酒本来就不错,你们还带酒来,是想喝成什么样?”

“酒这种好东西,每到一个世界都要好好尝尝,只喝这宫里的有什么意思。”

虚空中传来松本润的声音,就像白天在淳于苍房中的那幕一样,一阵空气扭曲后现出了男子的身影,只不过这次足足有三个人。

没办法,长公主的住处相比一个庶出皇子的住处当然防守严密得多,不兑换隐身他们根本走不进来。

为了不被发现一直憋着气的相叶雅纪脸都憋通红了,一看能解放了连吸了好几大口空气,被呛得咳咳了好几声。好不容易喘匀了气,他立刻迈开腿朝大野智和二宫和也扑过去,一把把来不及躲的二宫和也和根本没想躲的大野智报了个满怀。

“小大小和这次好漂亮!恩恩,身上也好香好香!”

“fufufu,爱拔酱这次也很帅!”

从来和相叶雅纪脑电波对头的大野智坦率地回抱相叶雅纪,给二宫和也一个空隙脱离熊抱的苦海。二宫和也踹了相叶雅纪一脚,跑到屋内看起来最舒服的座椅上一屁股坐下去,转眼间就坐没了个坐相。不过楼子昕外形很好,虽然二宫和也一副颓废的抠脚大汉模样,看上去却硬是显出几分慵懒妩媚。

樱井翔看着天然二人拥抱眼睛都像在冒星星。他的脸在这次的任务中最为出色,此时却浮现出混杂着欣慰和一点诡异的母性的表情,看得松本润一个寒颤。他浑身抖了抖,右手往一张空桌子一挥。紫光迭起,纹章自带的储物功能发挥作用,桌子上立刻被许多酒坛铺满了。

看年龄最小的弟弟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四人连忙停下了原本的动作聚到桌边。樱井翔和相叶雅纪的纹章同样闪起亮光,把京城中买来的知名吃食端上桌。松本润拿着碗勺自觉地给另外几人舀汤,樱井翔四下看了看,轻车熟路地拿过一旁小桌上一壶晶莹剔透的玉露酒,把精巧的琉璃杯分给几人后,依次给他们满上。

“我没记错的话,这玉露酒还是附属澜朝一小国的特产。”樱井翔晃了晃手里那个透明的琉璃酒壶,壶里晶莹的酒液在屋内明亮烛光的照射下荡漾着纷彩的光泽,“原本玉露酒的酒精度其实不低,不过大概是想着献给公主的,这瓶的酒精度就与献给皇帝太子的差去甚远了,只能尝尝味道,助不了兴。”

“宫里的酒本就来大多都是细腻精致的琼浆玉液,不拿个价值连城的琉璃杯品酒装逼都掉价似的。好喝是好喝,但感觉不够爽快。”松本润拿起一坛他带来的酒,掀开那酒坛的封口朝四人一笑,“这是盛德楼享誉盛名的状元红,要说喝酒,还是喝这个过瘾。”

酒坛被揭开,浓郁的酒香立刻弥漫了整个房间,引诱得相叶雅纪好大野智像小动物一样扬起头嗅了嗅,鼻尖耸动几下。身体是男性的三人自觉地一人拎过一个坛子,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则接过松本润一同带来的古瓷杯,暂且只尝一杯。他们俩在这的身体都是高贵女子,虽说平日应酬时也算尝过天下佳酿,但这种生猛刚烈的烈酒却是从未品尝过,不一定接受的来,还是先少喝点看看。

状元红不愧是京城盛德楼第一的好酒,入口芳香浓烈,冰冷酒液咽入腹中后顿觉灼烧,酒劲儿又快又猛,轰地一下便敲在脑壳上。直接拿着坛子喝的三位男士不约而同地大呼了一声“好爽!”,毫不犹豫地拎起酒坛子往嘴里海灌。公主和小姐的身子被烈酒一烧,劲头的效果更猛,登时便让这边的两人的脸上现起一片酡红。不过因为这世界男女教育趋近相同,皇家和丞相对子女的教育抓得又牢,淳于挽柘和楼子昕身体素质都不错。虽然脸上被酒熏得一片桃红,感觉上却还很舒畅,意识清楚,只是浑身有些发热而已。

发现身体可以接受,大野智和二宫和也都开心了,和另外三人一样,一人抢过一坛状元红抱进怀里,不顾仪表姿态就那样捧起豪饮。经刚刚那一试他们已经拿捏出了身体对酒精的承受程度,在达到那个基准前自然是怎么爽怎么喝。反正房间里被他们下好了禁制,他们就算把衣服脱光了泡酒都不会有人发现。

当然了,他们绝对是不会脱衣服泡酒的。

·


评论(11)

热度(13)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