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叶方】赌石(九)

·靠旁边的围观群众吹一波老叶,老叶对不住,我实在是能力有限,只能借他人之口表现您老二米八的气场和精妙绝伦的手艺(土下座

·然后又打了个预告,锐锐耍帅的预告……咳,下一章老叶也会赌石的,让这个生手玩一把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与昌化的鸡血石交易会相比,翡翠的交易会不仅更大更热闹,似乎也更加严峻。不过在里面转了二三十分钟,唐柔和乔一帆已经不止一次见到赌垮崩溃的和赌涨兴奋放鞭炮的。不大不小的会堂里人声嘈杂,四面八方传来的人声充斥着整个空间,明明身处同一个地方,所拥有的命运却截然不同,天差地别。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当切石机转动的滚轮落下,发出刺耳的声响时,切开的仿佛不只是一块翡翠毛料,更是旁边等候着的人的心脏一般。乔一帆看着不远处一个赌垮的人呆滞地坐到地上的模样,心有不忍地感慨道:“这真的是,太残酷了。”

“谁说不是呢,赌石的赌性确实太大了,会为之付出的代价也太过严峻。”方锐闻言转头朝他笑笑,“不过赌嘛,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

乔一帆点点头,心里却忍不住想着,自己没有方锐那样的经验和眼力,更没有那份敢于下注的魄力勇气,还是不要涉足这一行了。利润越大,风险越大。看着那些倾家荡产的人,乔一帆真是打从心底里赶到一丝恐惧。

与他不同的是,唐柔看着这会场里形形色色的人们,那对漂亮的眸子却越来越亮,表情愈发跃跃欲试起来。跟着方锐在会场里转了二十来分钟,唐柔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开口问道:“有看到什么不错的料子了吗?”

方锐听了忍不住失笑:“小唐着急了?行,那我们也不转了,直接干正事吧。恩,去那边那个摊子怎么样?”

方锐似乎随手指了一个摊位,其他三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很快便跟了去。那摊子的主人正在招呼一个打扮奢华的年轻人,余光看到方锐在他铺子前蹲了下来,开口正要顺便招呼一下这位新的客人,视线扫过去时却一下顿住了。他似乎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惊讶地提声道:“哎呀,方哥?!”

“哟,小孟啊。”方锐听人叫自己,也连忙顺着视线看回去,语气也有些惊喜,“这是你的摊子啊,我刚还没发现呢。”

“是啊是啊,我这两天刚从缅甸拉了一批,就搬过来摆个摊凑凑热闹嘛。”孟摊主朝坐在身边的小伙计摆摆手,示意他去招呼那位先来的年轻人,自己则凑到方锐跟前,熟络地跟他寒暄道,“倒是方哥你,我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你,咱也好久没见了呢。”

方锐随意笑了笑:“我毕竟也离开呼啸了嘛,要在公盘见到我确实会少了。”

“欸,方哥对不住,我不是那意思……”

“哎,又不是什么大事,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方锐笑着对他摆摆手表示没事,抬手指了指身后的三个人,“我这次带朋友来玩的,只能玩点小的,你可别嫌少把我们赶走啊。”

“方哥你这话说的,你愿意在我这摊子看是我走运,你就是不在我这买我也不能赶你走啊。”孟摊主笑嘻嘻地回道,这才来得及抬眼去看叶修他们三个,结果看到叶修的脸他又卡壳了,反应甚至比见到方锐还大,差点没结巴,“这,您,您是叶大师吗?”

叼着烟安安心心看方锐的叶修一愣,“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您了,哎呦您果真是叶大师啊!”孟摊主蹭的一下从摊子后边站起来了,两腿一迈从摊子后边跑出来,激动不已地握住叶修的手上下晃荡,“我前两年和朋友曾经见过您一面,我记得您的长相。我们家还请过一件您的手笔,被我家老爷子摆在大厅正中心炫耀,任何人进来都能瞧见。”

“那真是承蒙令尊喜爱了。”对面态度这么好,饶是叶修也乖乖的客套起来。

孟摊主一脸迷弟看见偶像的样子在那激动,从刚才起就被他扔给小伙计的年轻人皱了皱眉,似乎是不满他忽视自己,语气有些许不快地开口道:“孟先生,这两位是你熟人?”

孟摊主这才回神,忙不迭点头:“是啊萧总。哎,真不好意思,刚才情绪太激动了,忘了介绍了。”

他先转过头为方锐和叶修介绍道:“方哥,叶大师,这位是萧宇萧先生,是萧式集团的总经理。”随后他又为萧宇介绍:“这两位您可能没见过面,但他们的名字您应当听说过。这位是方锐方先生,这位是叶修叶大师。”

这年轻人似乎资历不深,听到他们的名字没什么反应,还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仿佛在疑惑为什么自己应当知道他们的名字一样。他没什么反应,站在旁边摊子前的人反应可就大了,当即便又惊又喜地猛转过头来,讶异道:“黄金右手和叶神?!”

“噗嗤。”这市井气极重的外号让旁听的唐柔一下笑了起来。叶修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转头看到的方锐却一脸自豪骄傲,还很亲切地主动招呼那位围观群众,“哎呀这位小哥也挺面熟,可能我们以前在公盘有过一面之缘呢,不知怎么称呼?”

叶修在旁边看的好笑。面熟个蛋啊,方锐才不知这人是哪来的阿猫阿狗。不过凭这人的态度方锐对他就很有好感了,交个朋友也不吃亏。

围观群众的声音有点特殊,嗓门又不小,周围好几个人都听到了,忙不迭往他们这凑了过来。一见到方锐和叶修几个人眼睛都亮了,这个掏烟那个握手的,态度友善的不得了。

被忘在一边的萧宇心里颇为不快活,但看周围人这反应,这两人好像还真是圈里一方人物。他坐上总经理的位置靠的是家里的裙带关系,比起其他人确实废了些,但这点最基础的眼力还是有的,忍不住问身边的人:“这两人真这么出名?”

旁边的人似乎看到叶方二人也有点激动,要不是得陪着这位年轻人在他早就想上前攀谈了,当下便给萧宇解释道:“这两位都是翡翠圈子里享誉盛名的人物。那位是叶修叶大师,师承苏裕大师,是现在玉雕四十岁以下者中最炙手可热的玉雕师傅。萧总您记得董事长去年在拍卖会上,拍回来的那块‘黛玉葬花’吧?那就是出自叶大师的手。最近这两年他似乎因为离开嘉世而有点沉寂了,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他。”

原本心里有点不以为意的萧宇惊得嘴都快合不上了。他们集团董事长是他大姐夫,那块‘黛玉葬花’的玉吊坠董事长有多宝贝,他是知道的。他也曾经见过那块玉雕,确实不负那价格和追捧。不仅是因为雕工的老辣熟练和出神入化,更是因为那玉雕的原料是一块理应被舍弃的废料。

众所周知,翡翠的价格最主要的便在种水上。玉身晶莹透剔,绿色纯正艳丽,这样的翡翠才是上品。然而很多时候采出来的翡翠并不会拥有多么高昂的价值,因为翡翠中很可能含有杂质,影响它的美观。

叶修雕刻出的,名为黛玉葬花的雕件,它的原料是一块表面富有大量灰白绵点的翡翠,翡翠通体完全不透明,而且本身的颜色也不够正,是带些油青的蓝绿色,就是放在外行手里都知道它不值什么价的废料。然而让叶修一经手,原本顶多要个几百块的料子,立刻在拍卖会上大受追捧,身价直接翻了万倍,拍出了数百万的价格。

要说叶修施了什么魔法,他也就是比常人更有灵感,也更敢干。那翡翠的绵点主要集中在表面,挖开一些底下便是深沉的绿色了。由于绵点本身就是灰白斑驳的模样,叶修没怎么动那些绵点,只是挖开了一些表面,勾勒出一位手执花锄花囊的窈窕倩影。随后他又在旁边略加点缀润色,让那些糟蹋了翡翠的绵点化为黛玉怜惜的桃红落花,一副栩栩如生的黛玉葬花赫然于玉上,不仅惊艳了圈里圈外的人,也成了众人口中叶修迄今为止最为杰出的三件玉雕作品之一。

对叶修的不满和轻视顷刻间便变成了尊敬,萧宇连忙戳戳旁边的人,问道:“那另一人呢?也是玉雕大师?”

能和叶大师同行的人,一定也很不简单!

“那位是方锐方先生,他倒不是玉雕师傅,而是专攻赌石的。他以前隶属呼啸,两年前呼啸在缅甸公盘切出一块冰种紫罗兰,只因重量略小而比该次公盘的标王略逊一筹,就是他看中的原石且亲手解出的料子。”

紫罗兰是紫翡的一种。紫色翡翠一般分为五种,皇家紫、红紫、蓝紫、紫罗兰,以及粉紫。在这五种中,紫罗兰是最常见的一种,算是紫翠里的标准色,紫色的深度往往是中等或较浅,饱和度和色调都不如排在它前面的三种。然而两年前方锐解出的紫罗兰是冰种的,这个种水瞬间让那块紫罗兰的身价一阵飙升。

紫罗兰一般都是绿色翡翠里带点紫色,形成春带彩的模样,哪怕是通体紫色的紫罗兰,也很少有有种有水的情况。然而方锐那块不仅有种水,还是仅次于玻璃种的冰种,那个身价和珍稀程度简直不得了。要不是当年有一块重量极大皮壳极薄的翡翠存在,方锐的那块翡翠恐怕还真能重现2010年缅甸公盘的情况,成为每公斤数千万的当之无愧的标王。

也就是那一次起,方锐的名头算是实打实地在圈子里落了地。不仅是那份运气和眼力,他亲自操刀解石的时候,那一手精准无比的手法,立刻就在圈子里流传起了黄金右手的美名。

解释的人说着,语气里忍不住流露出浓浓的钦羡。每公斤上达千万的冰种紫罗兰,这样的运气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这人说的钦佩,萧宇心里却没了听到叶修事例时的震惊和敬仰,反而升起一股嫉羡和不以为然。他虽然涉足赌石不久,但自认为对这个圈子了解不错。说什么赌石大师,还不就是比起常人更占了几分狗屎运?这玩意顶多考考眼力,跟实力八竿子打不着边,更多的不还是运气。运气用完了就没辙了,要不然呼啸哪里会放手,肯定是方锐已经没那个资格留在呼啸了呗。要让他说,这方锐可没有和叶修大师同行的资格。

这萧宇自己没见识,反倒自作多情评价起别人来了,甚至越想越觉得有理。他拿出名片凑上前去和叶修攀谈,明明方锐就站在一旁,却始终没拿正眼去看他。方锐虽然年龄不大,但社会经验比这年轻人不知丰富了多少倍,立刻就察觉出了这人对他几乎并不怎么掩饰的不屑,倒弄得他莫名其妙,不明白这第一次见面的人为什么对他有这样的敌意。

萧宇和叶修聊了几句,全被叶修客套地回答了。都是场面话,结果这萧宇还挺高兴,觉得自己入了大师的眼,似乎和大师挺聊得来的,当即便大剌剌地开口:“听说叶大师这两年离开了嘉世,想必情况并不怎么好吧。我们集团最近有涉猎玉石生意的意向,不知道大师有没有兴趣和我们集团合作合作?”

叶修原本只是随意应付他,听了这话倒觉得好笑了。这人什么情况啊,开口便说别人过得不好,然后毫无准备地就想拉拢他。不是叶修自夸,当今玉雕界里的一线人物,他是完全有自信能位列其中的。他若是想专门找个东家,用不着他说,不知多少珠宝公司的人会把他家门槛踩破。萧氏集团是做房地产起家的,对这一行又不熟悉,这人看样子也不是那集团里的一把手,是哪来的自信能把他拉拢过去?

叶修呵呵一笑,伸手拉住方锐的胳膊把他拽到自己身边,朝萧宇笑笑:“多谢萧总厚爱,不过我目前和他是工作伙伴,还没有跳槽的想法,抱歉了。”

萧宇有点着急,还有点不理解,扫了方锐一眼便道:“这位是方先生吧,我听说过你。叶大师,我们萧氏集团别的不敢保证,但待遇绝对不会差,而且最近也找了不少经验丰富的赌石顾问,一定能得到极好的玉石毛料,配得上您的手艺。”

我靠,方锐先前还不明白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下差点没气笑。当着他的面说自己那里有很多好的赌石顾问,就等同于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方锐的赌石能力这人看不起。靠,自己不就是垮了几把而已嘛,在这圈子里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被呼啸剔除也是因为有复杂原因在,并不单单是因为垮的那几把,结果眼前这个算不上内行的人还嫌弃上他了?

虎落平阳也轮不到这种货色来欺负他,更何况他还威风着呢。

叶修眉头一蹙,不快的神色登时在脸上浮现了几分。不说他暗暗喜欢方锐这件事了,哪怕是他一个平平无奇的同事,也不应该被别的人这样明嘲暗讽。他开口正要结束这场没营养没意义的对话,方锐却突然上前一步,饶有兴致地看了看萧宇,开口道:“萧先生貌似不太看得起我,看来是对我的能力并不认同了?”

跟在萧宇身边的人脸色一变,好像终于发现了自家这位年轻的总经理行事不当,张嘴就想圆场。然而这世上总是不缺猪队友的,萧宇毫不遮掩地用打量的目光扫了扫方锐,竟然轻哼了一声:“我只是觉得,方先生以往的运气不错。”

如果这是漫画,方锐相信自己头上一定冒火了。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了不屑,别说方锐不爽了,连旁边看着的一向温和的乔一帆都皱起了眉头,看向萧宇的眼神带着十分明显的不快。

NND,这什么人啊,还敢跟他说垃圾话?都被欺负到头上来了,今天不治治这狂妄的小子,他哪来的脸自称猥琐大师?

不过要让这人心服口服,对骂垃圾话是不行的,他得拿实打实的能力彻底堵上这人的嘴。

方锐轻笑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周围,道:“看来我这一手还入不了萧总的发言,您眼界高,我是没那个福气了,高攀不起。不过这合作伙伴做不成,不如交个朋友嘛。我这人交朋友有个习惯,若是在公盘上遇见的朋友,天时地利的,不如一起赌块翡翠玩玩?咱也不赌大的,就玩玩全赌,总共不过个把万的,对萧总来说也是小钱,权当怡情对吧。”

方锐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生硬和火气。

“不如我们来看看,谁的运气好?”


·顺便,关于黛玉葬花的玉雕是我杜撰的,但这个事例是真的。云南玉雕大师杨树明曾经用一块几百块的废料,雕刻出一件名为《风雪夜归人》的雕件,瞬间价值360万,算得上是玉雕界最经典的变废为宝的案例之一,也给了之后许多的玉雕家灵感,创作出踏雪寻梅,三顾茅庐等等的作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一搜,确实是不负盛名的绝品。


评论(24)
热度(51)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