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叶方】赌石(十一)

·诈尸

·下一篇正式进入大结局部分!离完结大概还有个……三四章?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如果说先前方锐和萧宇的比拼给这赌石会场带来了一丝丝热闹,这块微泛淡黄晶莹剔透的翡翠,就让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脆弱的寂静。

这寂静很快便被打破了。

“等会儿,什么种?你们刚刚说是什么种?!”

“开玩笑的吧,老坑玻璃种?!”

“又不是缅甸公盘,居然能出玻璃种!”

“色怎么样?诶老哥,色怎么样?”

“黄杨绿吧,可惜,要是更上一层就更绝品了。”

“王哥你那是极品看多了,玻璃种苹果绿和玻璃种帝王绿哪可能这么简单出现在公盘上。”

“黄杨绿玻璃种的话,现在市价一块指甲大小的戒面都绝对能卖六位数啊。”

“不亏是方锐,呼啸把他放掉真是亏大了!”

“哎,呼啸不是转战漆器了吗?”

“这可是玻璃种!他就是再干一年的漆器他也舍不得放掉这么一块啊!”

“玻璃种,”唐柔的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那一小面的晶莹,“这就是翡翠中最绝品的玻璃种。”

乔一帆好像被周围突然爆发的议论声吓了一跳,定了定神后也看向了那一小片的绿色,眼中浮现出了纯粹的欣赏,但并没有唐柔眼中的那一抹跃跃欲试。

“对,这就是玻璃种。”大概是浸淫多年养成的镇定,方锐很快便静了下来,没有乐得蹦蹦跳跳的。他无视掉周围蠢蠢欲动的围观群众,扒在石面上又看了看,再度画了几条线,操纵着切石机对准那几条线切下去。她的动作还是一如刚才的干脆利落,但围观的人的心情和刚才可大不相同了,一个个提心吊胆地看着方锐手中飞转的刀片。

这要是刮掉一点,每一点都是白花花的真金白银啊!

方锐今天可能真是回老本行示威的,运气和眼力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黄金右手的美谈他也打定主意要告诉所有人,他是实至名归。

不带迟疑的动作飞速将多余的石料剔除干净,刮吓得石料里不见任何一丝绿色。方锐抄起砂轮机,熟练地开始摩擦起翡翠表面的原石。一寸一寸的晶莹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重见天日,在会场明亮的白炽灯光下愈发透亮,愈发艳丽。

足足有半个小时左右,方锐呼了一口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此时躺在他手心里的早已不是方才崎岖不平的灰色石块,而是一块碧中带着微黄,通体宛如玻璃一般透彻的翡翠。当它被方锐举起,明晃晃地置于灯光之下时,所有人都下意识往前踏了一步,忍不住想要靠的更近一点,去仔细瞧瞧这块翡翠的芳容。

方锐轻松一笑,举起翡翠凑到叶修眼前,得意地朝他晃了晃:“怎么样,厉害吧?”

一反常态似的,叶修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重重地点了点头:“厉害!”

“嘿嘿,”方锐摸了摸鼻子,似乎是得意,又像是因叶修难得的直率有点害羞。他笑了几声,摆正姿态,认真地看向叶修,“怎么样,老叶,有没有兴趣重出江湖?哥们儿我友情赞助你,就这块玻璃种,你愿不愿意接手?”

叶修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看向他手中的翡翠,嘴上狠狠吸了一口香烟:“你想在我这赌雕工?”

方锐摇头:“搁你手里哪能叫赌啊。”

叶修:“对我这么有信心?”

方锐:“那必须的啊,对你我都没有信心的话,我还能对谁有信心啊。”

叶修又猛吸了一口烟,差点把自己呛着,在心里告诉自己,他相信的是自己的手艺,是手艺……

方锐期待地看着叶修,半晌那人却摇了摇头,把他的手推了回去。方锐不解,正要开口问,叶修抢先一步说道:“不是不愿意,我只是不知道要雕什么。你现在不做这一行的生意了,这块翡翠你多半是自己留着的吧?你不需要首饰,吊坠你已经有了,做雕件的话这块有点小了,而且也浪费。我估摸着你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样的,那你还是先自己留着吧,等决定好要刻什么再给我。我帮你雕刻,给你打个友情价。”

方锐心里想我才没想那么多呢,我只是想让你能拿到好料子做玉雕,不过面上还是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拜托了卖出这块翡翠原石的摊主要了个容器,方锐把翡翠装好,然后暂时交给会场的工作人员拜托她们保管。现在时间还早,他还不打算立刻就走,那拿着这块翡翠就有点碍事了。大会主办方能够帮忙保管翡翠和原石,安全度是很高的,不然他的公盘也办不起来,所以方锐给的很放心。

至于萧宇?他已经被所有人遗忘了。

中国人是爱热闹的,方锐解出玻璃种算得上大会目前为止最热闹的事,但毕竟也是别人的事。在翡翠公盘,不论是多大的热闹也比不过自己赌石来的重要,见方锐打算把翡翠留着,周围人又聊了几句,很快便散开了。

没了看热闹的,这里一下便空旷起来了。方锐伸了个懒腰,抬头看向唐柔:“小唐,我记得你说过想赌石玩玩的,对吗?”

唐柔点点头,表情跃跃欲试地很是兴奋。叶修摸了摸下巴,突然开腔:“我也想赌一块。”

方锐有点吃惊:“老叶?你怎么突然想赌石了?”

“玩玩嘛,反正都到这儿了。”叶修随意地笑了笑,上前拍了拍方锐的肩膀,“这一行我是个外行,只能凑热闹,到时候还得麻烦方先生帮我过过眼,把把关呐。”

“嘿,那你就放心吧。”

方锐朝他龇牙,一口整齐的牙齿明晃晃的白,笑得张扬又自信。

“有我在,还能让你赌垮了不成。”


和鸡血石那次类似,方锐全程没带着他们去看过半赌的原石。乔一帆路过的时候偷看了一下,然后被旁人说的百千上万吓了回来,乖乖跟着三人不再探头探脑了。

给唐柔数了几个看样子不差的摊子,方锐便没再多嘴,放任唐柔去挑原石了。乔一帆不打算赌,叶修便让他跟着唐柔,毕竟是个女孩儿,有个男生跟着还是安全点。

然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拉着方锐到处走了。

虽然主要原因是这个,但叶修还是做足了姿态,表现出了对赌石浓厚的兴趣。平时拽的四五八万的家伙露出一副虚心听讲的嘴脸来,方锐颇觉受用,一时也就忽略了那些不太对劲的小细节,拉着叶修一边逛一边给他解说,教得不亦乐乎。

在场里逛了大半天,方锐已把基本的知识和会场里大大小小的摊子都说了一遍,把所有进入他视线的摊子都评头论足了一遍。方锐的声音没有刻意放大,但也没缩小,时不时便会让摊主人听到。不过哪怕是被他损了一顿的摊主也不敢表示不满,毕竟方锐是谁啊,这场里走来走去的人可能不认识他,这些摊主人能不认识吗?再说刚刚那一场比试,看似闹剧一般的起因和开头最后竟然是以玻璃种作结,这样的赫赫战果可没有人敢跟赢得它的方锐叫板。在会场里绕了半天,方锐俨然被衬托出一股老大哥的气魄来,举手投足仿佛都在跟叶修说这里是我罩着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方锐一晃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小说里的主角,在自己擅长的场合勾搭女神。虽然叶修和女神是很不一样,但他抱持的那点小九九和主角心里见不得人的想法绝对是殊途同归的。

想到这里方锐有点怂,觉得自己冒出这种念头简直对不起拉他入行的二叔,竟然在他们这崇高的事业场所遐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然而他哪里知道走在他身边这人和他根本就是一个打算,而且比他还不堪点。方锐只是一时想岔了,叶修可是从一开始就打着这主意。

这两人走得愈发心不在焉,哪里还有仔细挑原石的想法。看走得差不多,方锐强打精神挑了几块他看着不错的原石让叶修选。叶修随便扫了一眼便敲定了要买的那一块,原因是形状顺眼,那是这几块里最圆的一块。

虽然叶修挑的很敷衍,但方锐挑原石时是打起了精神的,他对这些挑出来的石头都有一定自信,不然他也不会摆到叶修的跟前。见叶修确定了,方锐也没废话,又给了摊主小十块,让摊主帮忙把原石拿到解石区那边。

兴欣没有解石机,不管是什么石料,都必须在场地这就解开。

走到了解石区,方锐有些吃惊地看到唐柔和乔一帆已经等在了这里,而且还不是空着手,而是一人怀里抱着一块毛料。唐柔手里的石料比较小,表面没有松花,但有藓有蟒,皮也是细皮的。乔一帆手里的石料要大得多,看起来也挺重的,他干脆扶着石头蹲在地上。这块石料表现比唐柔手里的要差,没有蟒带,皮壳似乎也比唐柔怀里的那块要差几个档次。

原本站在空地等待着的唐柔和乔一帆看到方锐和叶修走过来,立刻往他们走来。方锐指了指这辆块石料,忍不住问:“这些都是小唐你看上的?”

“对啊,”唐柔点点头,“我感觉这两块还可以,问了价格也没有特别贵,就都买下了。”

方锐看着乔一帆推过来的石头咽了口唾沫。这么大一块的翡翠毛料,哪怕是按照最低的基础价格来卖,这一大块也能直接吞掉一个普通年轻人几个月的月薪,更不要说再加上唐柔怀里那块表现还挺不错的料子。就这还叫不算特别贵,轻描淡写的就买了。方锐吸了口凉气,突然感觉自己大大小看了这个笑盈盈的年轻女生,这姑娘的身份恐怕一点都不普通啊。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瞟一眼叶修。老叶还真行,那边把蓝雨当年发家的大功臣挖了过来,这边还有个家底不一般的漂亮姑娘给他当徒弟,这手段真要命。方锐又转念一想,自己也算得上圈子里一流的人了,也被这家伙几句话就挖了过来,真是不服不行。

脑子里瞎想些有的没的,方锐粗略看了看唐柔买下的石头,问她是不是要拜托自己解开。唐柔点点头,给他递了瓶矿泉水朝他笑笑,道:“谢谢方哥啦。”

方锐挽起袖子:“嗨,小事,有什么好谢的。”

找了一座空闲的切石机,方锐首先把唐柔那块大点的推上了机器。小心看了看石头皮壳,方锐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唐柔开了口:“小唐,我也不瞒你。这块料子在我看来,哪怕出了货,成色和种水怕是也好不到哪去。按照这种量算算你买下它的价格,你这块就算出了货可能也会垮。”

唐柔一点不意外地点点头:“没关系方哥,这个我清楚,只要出了货我就满足了。本来我就是和叶修学玉雕的,这块翡翠要真的差,我拿去练手也是很好的,还没有心理负担,正好。”

方锐闻言一乐:“行,你能这么想就好,我一定帮你完整的解出来,绝不给你浪费一点珍贵的练手材料。”

大概半个小时的功夫,方锐把这块翡翠成功地解完了。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块翡翠无论成色还是种水都不行,是一块豆种的油青翡翠,表面还有些绵点,说直接点就是相当差劲。不过唐柔的表情淡定得很,看来确实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打定主意拿这块练手了。

而之后的第二块,可就是惊喜了。

本来依着方锐的预测,这块出绿应该是可以的,不过种水成色不好说,谁知解开来的翡翠让方锐都大跌眼镜。单纯从种水来说,这是糯冰种,不好不坏;从颜色来说,这是翠绿,也是不好不坏的成色。两者一起说的话,这块翡翠并不是烂大街的普通货,也绝不是上品,然而它一被解出来,方锐和叶修眼睛都是一亮,因为它并不是普通的糯冰种翠绿翡翠。

这是一块糯冰种翠绿飘花翡翠。

名字的差异只是多了一个飘花,其意义和价值就已经截然不同。普通的翡翠总是通体绿色,不是绿色的部分多半就是杂质了,只会降低它的价格。然而飘花翡翠不一样,它只含少量的绿色或蓝色,剩下的部分都是无色的。那些色彩呈一片片或一团团的形态,分散在无色的翡翠底子上,有丝线状、点状、层状等,就像是一片无垢的天空中飞舞盘旋的花瓣丝绸,朦朦胧胧,美不胜收。

方锐只是粗略地说了下这块翡翠的价值,唐柔立刻开心地凑上前去仔细打量。盯着方锐小心地把整块翡翠解出来,唐柔接过后爱不释手地在手里把玩了半晌,兴奋不已地说道:“我看这大小真是刚刚好,切开来可以给我爸刻个小一点的印章,给我妈琢对耳环坠子,好像还能给我自己剩个吊坠出来,多好。”

方锐看了看她手里的翡翠,应和道:“真的是刚好。小唐,这飘花翡翠市价不低,看着也好看,再由你亲自雕琢,令尊令堂一定会非常喜欢。”

唐柔笑着点点头:“嗯,我要更努力和叶修学雕玉了。”

一趟鸡血石一趟翡翠,方锐也算看清楚这气质不凡的姑娘手气眼力究竟有多好。鸡血石赌一块除了刚白地,翡翠赌两块出了油青和糯冰飘花,算下来倒成了百分之百出货的结果,而且总价值还不低,说出去谁能信这是个门外汉?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想当初他刚涉足赌石的时候,可不知道打了多少眼,交了多少学费呢。

不不不,应该是因为自己教得好。方锐安慰自己。我当初打眼是因为二叔也是半瓶子醋瞎晃荡,这才害得自己白白交了那么多学费。

“方锐?”叶修见这人愣在原地神游天外,上前敲了他脑袋一下,“傻在这干什么呢,大师,我这儿还有一块翡翠要劳烦你出手呢。”

“啊?哦,没事,走走神。”方锐把思绪从对二叔的怨念上拽回来,重新放到眼前的事情上。唐柔的两块翡翠已经解完了,他自己出了玻璃种早就功德圆满,剩下的就是叶修随手指的那一块了。把这块原石搬上机子,方锐伸展了一下胳膊,抓住了切石机的把手。

叶修的这一块原石上有松花,有藓有蟒,基本能出货的表现它都有,所以成果多半不会差。拿着切石机在石头上划了两刀,方锐拿起水桶一淋,一片绿中泛着微黄的玉石从灰白的石料中探出头来,透着一阵清澈的光泽。

“哈哈,又是黄杨绿!”方锐忍不住笑了起来,拿胳膊肘戳了戳叶修的侧腰,“真够巧的,我们俩都出了黄杨绿!虽然你这块种水肯定没我的好,不过也差不到哪去。怎么样,我说不会让你赌垮的,没说错吧?”

“那必须的啊,我完全相信你的能力。”叶修也笑起来,轻轻拍了他脑袋一巴掌,“对你我都没有信心的话,我还能对谁有信心啊。”

方锐拿着水桶的手微不可察地一抖,立刻抬头对叶修“嘿”了一声:“可以的,互相信赖,合作愉快。”

叶修拿出一根香烟老神在在:“合作愉快。”

不消片刻,方锐迅速把叶修的这块翡翠解了出来。果不其然,这是一块冰种黄杨绿,虽然比方锐的玻璃种黄杨绿差,但也可以说是非常高级了,毕竟玻璃种是翡翠的帝王,往下立刻就是冰种了。相比玻璃种纯粹的透明,冰种更带了一分寒冰般的冷彻,多了一丝朦胧的秀美。两块黄杨绿翡翠摆在一起,真是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叶修小心地拿起自己那一块翡翠,看了半晌后视线突然往唐柔那边偏了偏。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他轻笑了一下,把目光重新投回方锐的身上,手中的翡翠又握紧了一分,好像握着什么十分重要的宝物一般。


评论(18)

热度(81)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