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叶方】外套

·突发的超超超超短打,无意义,语言不通

·绊倒的那部分来自本人亲身体验

·叶方,垃圾话当情话说,把叶修大大写成一个奇奇怪怪的人是我错,我忏悔

·是说我觉得我还挺高产的(。)


【叶方】外套


方锐这两天走路偶尔会突然有点磕磕绊绊的,姿势颇为别扭。既不像是伤了腿那种,一条腿拖着一条腿的走法,也不是崴了脚那样,歪歪扭扭重心不稳的路数。要真说起来,感觉有点像是脚踝被什么玩意撞了一下,短暂的钝痛中稍稍偏离重心,但很快疼痛感散去,便又会回归正常的感觉。

照理说这都是生活中再细微不过的小插曲了,但实在是这情况发生得太多次,偶尔还是伴随着当事人脱口而出一声“卧槽”开始的,真是想不注意到都难。陈果有点担心,这要只是一次两次,那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让脚踝磕到了桌角什么的,可是方锐这频率是每天固定至少一次,这情况也太不合常理了。

操心操惯了的陈老板娘活得越来越像老妈子了,无论是细心的性格还是发散性的思维都有着向大龄女士发展的趋势,当下忧心忡忡地去找了苏沐橙和唐柔:“你说方锐这个样子,几乎每天都会这样一下,难道说其实他的脚出了什么问题,只是他隐忍的好,看着才像是只被磕了一下?或者,他这样每天都要被磕到,是不是那什么,肢体协调能力出了差错?我百度了一下,这是不是小脑管的……”

眼见着陈果煞有其事的好像方锐下一秒就该被他们叫个120送去医院休个长假,苏沐橙骨子里那一点点的蔫儿坏突然冒出头来,让她也跟着正经地附和:“果果,你还真别说,我也觉得呢。我一开始还以为方锐走路姿势古怪是不是因为什么私人原因,可是他每天都这样,这就太奇怪了——叶修哥又不是每天都回H市。”

“可不是,叶修又不是……这关叶修什么事?”

看着陈果都被苏沐橙带进沟里了还不知道这为什么是条沟,唐柔良心地发话了:“果果你太爱操心了,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虽然那么频繁地被撞倒是有点怪……我们去问问他不就好了吗?”

“万一他真有什么事,我们怎么好开口啊。”陈果担忧道,合着还是没抛弃最开始那个“方锐发现自己身患恶疾但为了队友着想为了大局着想决定隐忍不报自己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的剧情走向。

唐柔对此颇感无力,转而看向苏沐橙:“沐沐,你最近带她都看了些什么啊。”

苏沐橙笑嘻嘻地一手来一个韩式比心:“秀秀推荐的,女主角患了渐冻症,超可怜的。”

“就是啊,那小丫头太傻了,也不想想这种事瞒得住吗!”陈果怒其不争地一握拳,突然又被对话中的某个词吓到,“渐冻症?渐冻……”

“停,”唐柔无奈地举手,“我去问问他,现在就去。果果你别瞎想了,沐沐……你下次挑点不那么催泪的韩剧再拉果果看吧……”

“知道啦知道啦,你去问吧。”


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担任过一次韩剧女主催泪担当的方锐先生本人,突然被队里的美女队友找上来正儿八经地询问身体问题的时候,他是有点懵的。

“我?我身体没事啊,吃得香睡得好,”方锐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不信柔妹子我下楼给你抗个快递上来?”

方锐坐在桌子前,唐柔站在旁边微低着头看他,这人一对杏眼黑白分明,从上而下的俯视角度和茫然的表情导致他看上去格外无辜。天气最近冷了,有时候在室内他们也不脱外套,方锐这段时间就一直把自己裹在一件军绿色的长款夹克里,竖起来的领子挡住他一点点下颌,某些角度看真是像极了广告片里会被人捧着手递热奶茶的演员,还是后面一定会被别人帮忙围围巾的那种。唐柔默默在心里庆幸了一下,这要过来的是陈果,可不知道那满腔的母性和操心要怎么汹涌而出,指不定一个激动就要给方锐围围巾递奶茶,拉着坐上去医院检查的出租车。

把对自家老板娘兼闺蜜的腹诽赶出脑海,唐柔发挥她一贯的风格直截了当地询问:“最近感觉你好像很容易撞到腿?经常看见你好像磕到什么了,走路都吃痛的样子。果果有点担心,就让我来问问你没什么事吧。”

“啊,这事啊……”方锐闻言有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唐柔看了看他的表情,像是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该不该说的犹疑。这下原本满怀信心的她也有点拿不定了,方锐真有事?

虽然感觉说出来感觉自己会显得特别蠢,方锐犹豫了一下,看在队友和老板亲切关心的面子上还是清了清嗓子,迟疑地把自己那件夹克的下摆拉了起来:“不是我有什么问题,其实是这个衣服……”

唐柔疑惑地歪了歪头,定睛看去。方锐穿的这件夹克,在腰部和尾部有类似松紧带的设计,就是衣服里面藏着一条细绳,绳头挂着个金属环那样。如果想要紧一点,可以把绳子拉出来一点,绳头打个结什么的。

方锐拎起一根尾部的绳子,拨了拨上面的金属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是这个,就这个小圈。咱战队的这个电脑椅椅座下边不是空的嘛,边缘有圈拦着,我每次坐下的时候这个绳子就落到椅子下面,等我要站起来的时候,它就被往前带,勾到椅子下面这一圈。它这么一勾,我没反应过来,就一下被拉得绊着了,有时候还会坐回到椅子上……然后脚就特别容易磕到椅子腿桌腿啥的,反正的确挺疼的……”

唐柔愣了好几下,这才问:“可你经常那样啊,你明知道这个可能会勾到,还是会一直中招?”

方锐表情更不好意思了:“主要是他这个环特别奸诈你知道吧,有时我想着先把它拉起来,看着是好了,结果我一站起来它又不知道怎么的跑下面去了。那我警惕下降,一个不小心就又……”

“……你没什么事就好,我就是问问,”唐柔没什么表情地对方锐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回去给陈果和苏沐橙一说,陈果长舒了一口气拍着胸脯说还好还好,苏沐橙那七窍玲珑心,眼睛眨了眨,率先发现了盲点。

“这件衣服方锐也就是最近才穿的,以前从没见他穿过,最近也没见他网购什么衣服或者家里人送来什么快递,唯一一次休假还是和叶修哥一起过的……这衣服是他自己买的,还是某人送的呢?”

苏沐橙对着唐柔和陈果对她投来的惊讶敬佩的目光嫣然一笑,总结道:“这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明明被那衣服害了一次又一次,还是坚持不肯换一件了吧。”

“挺有道理的,”陈果心满意足地评价,“沐沐你要是电视剧编剧的话,一定能很好看的。”


要不说这世界上除了你的敌人这种相爱相杀的存在以外,距离越近的亲人朋友越了解你呢。苏沐橙不愧是苏沐橙,毕竟是荣耀论坛腐版叶方cp版主S女神,目睹了全程的苏小姐对这俩人谈恋爱的套路真是无比了解,猜什么玩意都能猜得八九不离十。

那件夹克就是叶修送给方锐的,方先生收礼的时候还感叹了一句在首都工作就是不一样,气氛精神的都充满了主旋律,连挑衣服也主选军绿了。叶先生对此的回应是先点着了一根香烟,然后虚心听从意见地提问要不要给他再买条大红的围巾搭配,中国红军旅绿,看着多正能量。

方锐表示圣诞节还早,而且兴欣已经有一棵圣诞树了,便谢绝了。

不过别看面上方锐大有把夹克拆开来一个线头一个线头给叶修数落的意思,收到礼物这人自然很是高兴的,一见天气冷了,迫不及待地就把夹克换上了。而这满腔的恋爱心情还同时蒙蔽了他的智商和判断能力,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衣服祸害后还是执迷不悟,喜滋滋地天天穿着那件外套。

他被蒙蔽了,算半个罪魁祸首的叶修可没有。这两天他休假,从B市一路跑来H市和方锐过。白天在兴欣里教导了小年轻几盘荣耀,又和大家一起吃了顿午饭,下午陈果很贴心地把方锐赶了出去,让他带着叶修好好玩玩好好放松,不想玩想干点啥别的也随他们,总之叶修来一趟不容易,让方锐好好招待。

方锐咂摸咂摸感觉不对味,这啥意思啊老叶就是去B市联盟总局上了个班回来咋就成珍稀物种了?还要他好好招待,又不是领导,不给他方某人升官。

叶·现在还真算得上是个官·修抽了一支惯例的香烟,沉声问道:“你想当官?”

方锐一点没诚意地点头:“想啊,铁饭碗啊。”

叶修高深莫测地吐了一口烟圈:“升官够呛,给家属升官这是严重的以公徇私,我给你买一打铁饭碗你过过干瘾吧。”

方锐啐他:“去你妈的铁饭碗,我一个不锈钢盆砸你脑袋上。还以公徇私呢,你以为你是古代大臣,还有人弹劾你啊。”

叶修阴测测地说:“这可不好说,能力越大,嫉妒你的人就越多。”

方锐:“你去买铁饭碗吧,我拿一个先吐一顿。”

要说俩不是三十出头就是在朝三十前进的康庄大道上狂奔的大老爷们能玩什么,那除了偶尔兴致好以外不就只剩下灵肉交流这一种玩法了吗。精神和肉体都和叶修谈了场货真价实的恋爱以后,方锐发觉这人真的有病,病的还不轻。一般来说,男人在床上不得是情绪越高大脑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就越衰退吗,嗨起来了连对方昨晚上才跟自己吵了一架把自己手机摔得粉身碎骨这种事都会选择性遗忘才对嘛。

可是叶修不,他相反。方锐第一次在被对方折腾的七荤八素时听到这人突然说了一句“你冰箱门是不是忘关了”的时候,觉得自己差点没软了。

平时看着挺正常一小伙子,怎么性致来了脑子都坏了?谁他妈会在跟人进行深层次的情感交流的时候操心冰箱关没关?!

叶修对于这种质疑的表示是,不是你说那是每天限量的冰淇淋蛋糕吗?

总而言之,作为法律暂时没认可的叶修的正统伴侣,方锐深知这人嗨起来的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别人是嗨得没了自制力,这人是嗨得性格大变,非要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跟他说些有的没的。

这一次,叶修大大也不负众望。

在高潮后短暂的休憩里,方锐有气无力地抱着叶修的胳膊喘着粗气,眼前的视线被热气和汗水蒙的看不清楚。叶修安抚地亲了亲他,手却顺着腿根一路往下,轻轻碰了碰方锐的脚踝。

例行的不知所云,叶修这次却是有备而来:“那衣服要真那么麻烦,换一件就是了。”

“啊?”方锐眼神恍惚地发出了一声疑问,虽然听起来很能挑动兴致就是了。不过叶修大大可不是一般人,把原话又复述了一遍,方锐迷迷糊糊地想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没……就是,嗯,我也还算喜欢那衣服的……”毕竟还和人零距离肌肤相亲,方锐说话说得断断续续的,“而且,冷嘛……刚好……”

叶修坏笑了一下,故意引导:“可你之前不是还嫌弃?”

方锐,一个属于正常人范围的男人,在这个时候理智和自制力是不达标的,竟也被引导出了叶修想听的话:“你……你送的嘛……难得……”

叶修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探身亲了亲方锐微微眯起的眼角:“老被绊倒算什么事?明天出门,我再送你一件。”

“明天?”智商debuff中的方锐大大迷迷糊糊地问道,“明天要出门吗……我以为还呆在家里呢……”

“邀请我?”叶修笑了起来,“没事,我今天就让你吃饱喝足了,明天给你放放假。”


至于第二天的方锐大大由于身体原因没能出门,那就是后话了。


对了,叶修后来还是送了他一件新外套。大红色的,充满了主旋律和正能量。


END


·我本来没想把叶修大大写成奇怪的人……怎么不知不觉就……

·我有错,我忏悔


评论(19)

热度(88)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