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叶方】月台钟声(更新中)

·Gamebook文体

·一个剧情流写手彻底的放飞自我,小爷这次玩大的嘻嘻

·新坑不算新坑,是老坑翻新,但是换成一个不算特别新颖的模式。如月车站paro,不知道这个的可以百度一下也可以直接看,并不影响阅读

·文体是Gamebook的剧情选择种类,简单说来就是像文字冒险游戏一样,经过不同的选择推进不同的剧情,进入不同的结局。本来我还想真的做成游戏的,后来发现自己这个脑子没那个技能点,就算了……

·为了阅读体验分段发布,每段长短不一。请即便看到了后篇的也不要直接点击查看,请按照正确顺序阅读


·以下是必读的本文阅读方法:

①请按照文中给出的链接进行选择后继续阅读

②除了本篇开头以外,剩下的所有部分和选项都在子博。为了阅读体验,请不要直接阅读子博内除了所选选项以外的其他内容。欢迎点赞和评论,但请不要推荐和关注子博

③部分分段没有选项,单纯只是为了阅读体验分段。这一类的会在最底下附有下一段的链接

·感谢合作。都ok了的话,就让我们开始吧




【叶方】月台钟声


入夜后的城市,往往透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被夜色粉刷的楼房忽闪着五彩的光芒,眯起眼睛去看,光泽的边缘伸延出长长的触手,随着睫毛的摇晃像行星一样翻转律动。霓虹灯与道路上的信号灯交相辉映,在如墨的夜幕下点缀着本应漆黑的大地。

市中心的地面上是喧闹和嬉笑,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将专属夜晚的派对展现在人造灯光的绚烂之下。乌黑的影子从绮丽的灯光下悄然冒出,将不属于此时的黑暗隐晦地藏进怀里。

但是属于夜晚的,并不只有喧嚣。

方锐从袖子里探出冰凉的双手,凑在嘴边缓慢地哈着气。入冬后H市气温降得很快,更不要说满是金属质感的地铁站台。方锐再度拽高了几分领口,四下里看了看。

深夜的地铁站里几乎没有人。

有些疑惑地查看了一眼手机,此时差不多是晚上十点四十分。城市的这个时间按理说并不会这样寂静,但是如果用周末来解释的话似乎也勉强可以说通。

可能正好赶上了人少吧。方锐如此想着。

地铁站里的其他人陆陆续续上了各自的地铁,方锐也等到了通往兴欣所在地的地铁。习惯性地核实了一下列车的方向和路线,方锐把手捂在外套的口袋里,走进了地铁。

“叮——”

门关上了。


月台上没有什么人,地铁里的人自然更是少的可怜。挑了离门比较近的一个座位,方锐扶着把手坐下去,立刻被金属座椅的温度激地打了一个寒颤。他僵直着肌肉愣了好一会儿,直到能勉强适应这股寒冷,这才渐渐放松了肌肉。感觉到冰冷不再似方才那样刺骨,方锐的心神也松弛下来,在座位上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从兜里翻出了手机。

从这里到兴欣附近的地铁站口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随便刷刷微博打发下时间就过去了。

现在兴欣的大家估计都还没睡,可能还在训练。方锐走马观花地看着微博的首页,偶尔因为刷到了有趣的内容噗嗤一笑。

之所以大家都还在兴欣,唯独他不在,其实是因为家里的一些事。以前出国的表哥终于觉得自己闯出了个样子,于是便带着金发碧眼的表嫂和混血的小侄女回家探亲。家里的人决定趁这个机会聚一聚,便一通电话把方锐召唤了回去。虽然方锐看在自家老妈的面子上的确回了家,但他也没有停留多久,毕竟退役后当起了教练的他还需要回去看着兴欣战队的几个小崽子。全明星周末快要到了,联赛也正是进行之中,他没有那么多闲暇的时间去陪着家里。

方锐漫无目的地刷着微博,手指在微凉的屏幕上点击滑动。拨拉了半天,他的鼻尖皱了皱,有些疑惑地把视线从微博的内容往右上角的时间移动过去。

感觉已经过去有好一会儿了,车还没有到吗。

视线移到了显示时间上,方锐登时被吓了一跳。

居然十一点了?

他是四十分上的地铁,开车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地铁还没到站?

方锐一惊,难道自己刷微博刷的连车停都感觉不到了?他连忙抬头去看车门上方的路线图,代表着途经站台的光点依然停留在了方锐上车的那个月台,没有在其他地方显现。

这应该是说明还没到?

虽然对这趟车耗费的时间有点不解,但确定并没有坐错车后方锐还是放宽了心,重新把目光投向了手机,悠闲自得地等候着。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


仔细地看清楚了手机上的时间,又回想了一想上车后自己对时间的感觉,方锐吸了口气,知道这既不是错觉也不是手机故障。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十一点十五分。

离方锐上车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十五分钟,列车,依然没有靠站。

三十五分钟,再怎么样的情况,地铁也不可能拖到这个时候还无法到达。方锐又一次去看头顶上的路线图,却在看清的一瞬倒吸了一口凉气。

路线图的灯灭了。

不知道是不是故障,路线图表示已经过站台的光点已经消失不见,显示着站台名称的光字也忽闪个不停,一个接着一个灭了下去。

方锐看向窗外,从三十多分钟前就再也没有更改过的黑色隧道在此时显得格外诡异。黑色的背景使得方锐能从车窗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再熟悉不过的那张脸上无疑已经带上了明显的焦虑。

努力让自己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生平没遇到什么类似事件的方锐没了主意,打开手机翻出QQ,给熟悉的人发去信息。


【方锐】:在吗?

【苏沐橙】:恩,怎么了

【方锐】:你帮我看看现在几点

【苏沐橙】:11:17,你的手机坏了吗?


时间并没有错。方锐深吸了一口气。


【方锐】:我觉得有点奇怪,我这班地铁到现在还没有靠站,一直在跑

【苏沐橙】:你什么时候上的车?

【方锐】:十点四十左右,四十刚出头

【苏沐橙】:你搭对了车吗

【方锐】:路线和方向我进车时看了一次,之前也看了一次,没错的

【方锐】:不过现在好像出了故障,路线图的灯都灭了


苏沐橙那边沉寂了几分钟,而后才又发来一条信息。


【苏沐橙】:你别着急,我去帮你查查车次表,你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可以问的

【苏沐橙】: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

【方锐】:行

【方锐】:你也别着急。没什么大事,别紧张


方锐把手机的提醒铃声调到最大,转过头去看车厢里的其他人。

车厢里人很少,包括方锐在内只有四个。一位身着长裙的年轻女子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得斯文,在如今这个各类智能终端横行的时代,她却还捧着一本纸质书阅读着,看上去格外文静。和女子同一排位置上坐着一位婆婆和她的小孙子,小孙子有些昏昏欲睡的,老婆婆便把他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哄他入睡。还有一位青年则站在门口的柱子边上玩着手机,他塞着耳机的耳朵上满是各式的耳钉耳环,裸露在外的手臂上还刺了花纹狰狞的纹身。

方锐看着这些镇定自若的乘客,心里多少没有那么紧张了。


略微想了想,方锐站起身走到那位看书的女子身前

方锐站起了身,走向那位哄着小孙子的老婆婆

方锐轻轻咳了两声,小心地凑到青年的旁边

不过思考了一会,方锐还是没有上前询问


PS:后续会顺着子博一路走的,打tag的只有这个开头。全文快要写完了,先放个开头大家看看,这种模式有没有兴趣w


评论(28)

热度(58)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