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灿嘟】厨房(一、意大利杂菜汤)

*美食类同人文【x

*灿嘟only,偏嘟

*伪现实向

*本文食谱相关均来自网络



一、【意大利杂菜汤】

都暻秀盖着被子坐在床头,背靠着柔软的棉絮枕头。床头台灯被调整成合适的角度,他就着光翻读手中的书。

维克多·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书买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当时却正赶上回归,通告繁忙。现在行程减少,闲暇的时间也多了,这才找到时间捧起来细细品读。

因为劫持爱斯梅拉达而被绑在广场示众的卡西莫多被围观者们肆意辱骂与嘲笑,口干舌燥却没有人愿意上前帮助。而唯一走出来的却是作为受害者的爱斯梅拉达,她不计前嫌将水送到卡西莫多的嘴边,让那看起来愚钝丑陋的人留下自责而又感动的泪水。

都暻秀不自禁地轻哼了一声,尾音上扬显现出了他的欣赏。他翻动书页正要继续阅读下去,卧室的房门却在这时候被人大剌剌地推开,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呼地朝他一扑,牢牢地扒在了他的被窝上。都暻秀眼疾手快把书收好以免惨遭横祸,反手对着来人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世勋你发什么疯,起来。”

手长腿长的吴世勋像只八爪鱼似的趴在都暻秀的床铺上,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暻秀哥,我饿了。”

都暻秀转头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三十多了。他伸手又敲了下弟弟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叫你别跟着钟大在晚餐前吃那么多零食的,晚饭又不好好吃了,结果现在又饿了吧。”

“我错了啦暻秀哥,给我做宵夜吃嘛。”

身高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冲自己撒娇,这场景真是很难形容。都暻秀无奈地叹了口气,拍拍吴世勋的后背:“起开,我去给你煮点汤。”

“暻秀哥最好了!我就知道暻秀哥最疼我!”

早已习惯撒娇拍马屁一整套流程的忙内十分熟练地从床上滚下去,兴奋地替都大厨拉开房门。都暻秀把台灯关掉,把书放回书柜里,这才慢条斯理地走出房门。



十点多对于他们来说还挺早,金俊勉和金钟大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张艺兴捧着中文入门书教金珉锡认汉字,金钟仁边伯贤和朴灿烈则扎堆在餐桌边联机打怪。都暻秀一边走一边把最近留长的刘海用卡子别好,提声问各干各事的队友:“我给世勋做点宵夜,还有谁要吃吗。”

客厅里立刻此起彼伏的一片“我我我”。一做又要做全员的份量,都暻秀有点担心食材是否充足。打开冰箱查看了一番,原本打算使用的鸡胸脯肉却已然告罄,鸡蛋也不够了。想好的计划被迫取消,都暻秀皱了皱眉。蔬菜倒是还有一些,虽然每种份量都不算多但胜在种类繁多。他想了想,伸手打开旁边的食品柜子翻了几下,心里便想好了新的菜单。

芦笋,迷你胡萝卜,西红柿,红洋葱,青豆,柠檬,还有长通粉。都暻秀一样样地挑好食材放置在料理台上,然后从冷冻箱拿出一板用保鲜膜蒙住的冰格,用小刀撬下几块蔬菜清汤的冰汤块。取出两只锅子煮水,一只放入汤块煮汤,一只放入长通粉。洗净蔬菜放入容器,芦笋切成小段,洋葱切块,西红柿切块。清汤关火,意面捞起沥干,放入碗中备用。

平底锅放少许橄榄油,倒入洋葱快炒。洋葱稍微变软后放进迷你胡萝卜、番茄块、清汤、月桂叶还有百里香,加入黑胡椒粉和红椒调味。都暻秀拿着木铲拨弄逐渐沸腾的汤汁,确认汤水沸腾后转至小火,盖上盖子焖煮。

原本打算趁着这个时候挤点柠檬汁备用,转过头却发现晶莹剔透的果汁已经挤好放在旁边了。都暻秀忍不住勾了下唇角,拍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朴灿烈,夸道:“干得不错,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吧。”

“你把汤块拿出来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朴灿烈笑嘻嘻地回答,语气得意的似乎想得到更多的夸奖。都暻秀冲他撇撇嘴,转身表达自己不会再多说半句话的立场。朴灿烈立刻服软,像只大狗狗似的凑上前从背后环住都暻秀的肩膀,摇晃着下巴轻蹭后者的脖子。都暻秀嫌弃地把朴灿烈的头推开,却没有推开他的怀抱。他微微朝后仰起头,看着朴灿烈的下颌线问道:“游戏打完了?”

“世勋接替了,因为我来给你打下手啊。”

“切,最后还不是只帮我挤了个柠檬汁。”

“那也是帮了。”朴灿烈义正严辞地坚持,把都暻秀抱的更紧,“不然你哪有时间被我抱着。”

“干嘛非得现在抱,一会儿弄完了再好好抱嘛……”

都暻秀条件反射地回道,说到一半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住口。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哪收的回来,朴灿烈愣了1.27秒后喜笑颜开,低下头想去吻都暻秀变得通红的耳尖,被后者一招手肘后击打退出了厨房。

“暻秀你怎么能谋杀亲夫!”

“滚蛋!”

耳朵和脸颊都充血通红的都暻秀逃避现实似的跑去料理汤汁,把芦笋和青豆放进汤水里继续煮。扒在沙发边上的朴灿烈哀嚎连连试图博取同情,被不厌其烦的金钟大一个抱枕给打了下去。打游戏打得正欢的吴世勋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扫了一眼自家没用的竹马,嗤笑道:“灿烈哥对上暻秀哥根本完败啊,也太没用了。”

“妻管严重症多半都是这德行,更何况嘟嘟武力值还点的那么高。”边伯贤接话继续鄙视朴灿烈,语气中包含着浓浓的不屑,“朴大个儿狗腿的属性太烦人了,我要是暻秀我也揍他。”

一旁全身心投入游戏的金钟仁同学突然灵光乍现,抬头一脸单纯无辜地问道:“那为什么不是暻秀哥在上?”

边伯贤闻言立刻被自己一口口水呛住,转头咳得要死不活的。吴世勋同情地拍了拍他伯贤哥的后背,严肃的思考了一下后看向金钟仁,曰:

“(身形)尺寸的原因吧。”

刚缓过气儿来的边伯贤立刻又被呛住了,肺都差点没咳出来。



加了青豆和芦笋后再熬五分钟就差不多了,都暻秀便关了火,倒入长通粉和少许柠檬汁。取了汤碗一碗碗盛好,都暻秀挑眉给了一旁待命的朴灿烈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忙不迭地拿出汤勺一个个分好,把汤碗端到餐桌和茶几上。

嗷嗷待哺的一群人立刻丢下手中的事儿扑向美食,一口下去后全是满足的哼唧声。都暻秀很是受用地听着队友不绝的夸赞,端起自己的那碗正要享用,视线的斜方却插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立时将他的视线霸住。

双唇被一对温热的柔软撬开,鲜香的汤水从对方的口中渡来给他。对方迅速含住了自己的舌尖还不断吮吸,这使得都暻秀吞咽的动作变的更加困难。他忍不住想要仰头,朴灿烈便顺势托住他的后脑勺继续深吻,右手搂紧他的后腰。

好不容易把汤汁咽进了肚子,都暻秀的脸也热得几乎快要沸腾。他不满地瞪了朴灿烈一眼状告他的罪行,却不知在朴灿烈的眼里显得更加诱人。血气方刚的朴灿烈先生立刻将心中所想付诸行动,低下头再度吻住都暻秀的双唇,甚至比第一次还要更具侵略性。

坐在客厅或餐厅里的队友在滋滋的水声背景音中一脸冷漠地站起身,捧着汤碗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蔬菜汤的香味在厨房里萦绕,带着一抹让人脸红心跳的味道。

评论(11)

热度(30)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