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灿嘟】厨房(五、樱桃酒&青梅酒)

*美食类同人文【x

*灿嘟only,偏嘟

*伪现实向

*本文食谱相关均来自网络



五、【樱桃酒&青梅酒】



例行的大扫除被比格line称作“发现回忆的痕迹”活动,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这什么玩意黑乎乎的还臭……卧槽这不是我哥送我的袜子吗,谁塞到冰箱下面的?!”

“我的帽子!我从巴黎买回的帽子!为什么在书柜里!而且还在俊勉哥送给暻秀的人际关系下面?!”

“灿烈你踩着这个,把那个东西拿下来,对就那个……靠这不是三个月前找不着的酒起子吗,怎么弄上去的?”

每日早晨都会自觉大扫除的金珉锡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冷漠的嘲笑这些无用的凡人们。而相比其他还算轻松的队友,EXO敬爱亲爱并爱戴着的队长里兜大人金俊勉同学,就要惨的多了。

“呀……就这样大概整一整就好了嘛,我没必要弄成珉锡那种的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对不对,你看我就属于比较随性的那一种,我的生活方式也比较随性嘛,就不能要求那么多……我整成这样就可以了,也不会干扰到你们对吧,所以就干脆在这里停手……”

“想的美。”

金珉锡完全不被金俊勉的长篇而感动,并持续自己的冷漠然后拒绝了他。金俊勉满含热泪地望向队内唯一的哥哥,随后收到对方严厉地目瞪。

金俊勉HP-10,持续作业中……

最近由于个人活动基本不在宿舍里的张艺兴就呆在自己的房间门口,一边围观一边整理自己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他打开一个比较小的拉杆箱,猛一看去里面塞的全是报纸,全部团成一个个大大的纸球。小心的展开来后,才会发现里面全是裸装的酒瓶,明晃晃的全是中国国产白酒,净是世界知名品牌。

“艺兴哥这次买了好多白酒啊,拿来送人吗?”

完成自己的任务的金钟大凑了过来,大致清点了一下白酒的数量后有些吃惊。

“不是啊,拿来我们喝。”张艺兴镇定的否认,给出了一个让金钟大腿软的答案,“因为打折,就多买了。反正酒嘛,耐放。”

“那我们得花多久喝完啊,这么多瓶。”

“没关系钟大哥,我会负起责任喝光他们的。”

忙内的壮志被金钟大直接忽略。他拿起一瓶看了看度数,愁眉苦脸地说:“过一段时间有活动,我们也没太多机会喝酒。而且这还全是白酒。”

“钟大不喜欢白酒吗?”

整理完厨房的都暻秀和朴灿烈走了过来加入讨论。钟大摇摇头,解释道:“不是不喜欢,但是白酒又不像红酒果酒,也不好每天喝一点,聚餐时我们一般喝啤酒,感觉不会怎么喝的样子。”

“唔,那就把它变成果酒好了吧。”

沉吟片刻的都暻秀抬起头,给出了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建议。

“正好世勋家送了很多的樱桃来宿舍,我们来做樱桃酒吧。”



都暻秀去仓库搜刮了几只干净的高玻璃瓶,广口的,消毒后放进沸水里煮,随后用风干机吹干,放到干净的地方备用。

世勋家里送来的樱桃全部去蒂洗净,也用风干机快速吹干,然后用水果刀在每一个樱桃口上都划开一个十字。把准备好的瓶子拿过来,放入⅓或½的樱桃。因为都暻秀也不确定成员的口味,于是就用了两只玻璃瓶,一只放进⅓,一只放进½。随后放进适量的冰糖,注入适量的白酒,封好瓶口。

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等待过程中定期摇匀酒液就好。因为张艺兴拿回来的白酒确实很多,哪怕都暻秀又做了两罐樱桃酒还剩下不少。都暻秀想了想,又差遣朴灿烈去水果市场买了两袋子新鲜青梅回来,做青梅酒。

青梅同样首先去蒂洗净,然后在煮沸的清水中迅速地过了一遍便捞起,用冰水降温。过了水的青梅用风干机吹干备好,并拿出玻璃瓶消毒晾干。

接着便把青梅放进瓶子里,同时还要放进黄冰糖,按照一层梅子一层冰糖的顺序。放好后便慢慢注入白酒,加至八九分满,随后封口。

青梅酒和樱桃酒一样,需要定期摇晃。不过樱桃酒最快一个星期就可以饮用,三个星期左右味道便会升至最佳。而青梅酒至少需要三个月的酿造,甚至有人会等上一年之久。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成员们颇有些失望,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都暻秀把装着樱桃酒和青梅酒的瓶子放进柜子里,满心期待着日子快点过去。

一个星期后,向来贪吃的金钟大和吴世勋便按耐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吵闹着要先开一瓶樱桃酒试试。都暻秀拗不过他们,只好挑了一瓶比较少的樱桃酒,启了瓶封。

上佳的白酒配上香甜的樱桃,在充分的发酵后散发出了迷人的香气。都暻秀取了很有sense的高脚杯,为队友们一一斟好暗红似葡萄酒一样的樱桃酒。

樱桃酒鲜甜醇香,不复白酒的辛辣猛烈,又添了樱桃的甘甜可口,十分讨众人的喜欢。要不是经纪人的及时制止,不仅这一瓶会被喝光,这群年轻人很可能还会一直喝下去直到过瘾。



果酒的度数不算高,对身体也有莫大好处。朴灿烈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心情愉快的去厨房倒水喝。走到了厨房,有人比他起的更早,已经开始准备早餐。朴灿烈进去一看,在料理台前忙碌的果然是都暻秀。

抱住都暻秀亲了亲算是一句早安,朴灿烈洗过手便上前帮忙一起制作早餐。拿酱油时不小心开错了柜子,朴灿烈看着柜子里摆放整齐的樱桃酒,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樱桃酒真的很好喝呢,现在还想喝。”

“现在可不能喝。”

都暻秀忙着切蔬菜,也不忘制止朴灿烈无知的行动:“人体早上的血液比较粘稠,这时候并不适宜喝酒。果酒再好喝,它的酒精含量也不容小觑,那可是拿中国白酒泡出来的。在早上喝这个,你身体还要不要了。”

“好吧。那中午喝可以吗?”

“行啊,当作佐餐的酒水就是了。”都暻秀把吐司扔进面包机里,在平底锅里倒上橄榄油煎蛋和培根,“那中午做西餐吃吧。今天我们俩和钟仁伯贤不是都没有通告吗,午饭我们就自己做好了。”

“其实我更希望只有我们俩没有通告。”朴灿烈把牛奶和果汁从冰箱里拿出来,装出闷闷不乐的语气抱怨。都暻秀转头斜了他一眼,手上动作很快地把番茄片生菜叶放在吐司上,挤上沙拉酱,铺上芝士片,煎蛋和培根,将早餐的三明治做好。现在起床的只有他们俩,队友中有三个人已经出发工作了,除去一整天空闲的四个人,还有两个人很快也要起床准备了。于是都暻秀做了四人份的早餐,用保鲜膜封好其中的两份,他和朴灿烈的就端上了餐桌,并配上朴灿烈端上的牛奶和果汁。

首尔早晨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透过朦胧的窗帘洒进房间。朴灿烈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果汁,抬眼看向桌子对面的都暻秀。

明亮的光线在空气中旋转成精致的光芒,轻柔地倾洒在都暻秀的身上,这使他的眉眼间都带起了一丝温暖的色彩,让那张面孔显得比平日还要柔和。朴灿烈呆呆地盯着都暻秀看,喃喃地开口。

“喝酒喝太多的话,是会醉的。”

都暻秀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当作回答。朴灿烈看着直视着自己的那双明亮的眼睛,没经大脑便说出了埋藏心里的话语。

“但是,如果只是想要醉倒的话,哪里还需要喝酒呢。”



“只要看看你不就够了。”


评论(6)
热度(15)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