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灿嘟】厨房(六、香草大蒜薯条)

*美食类同人文【x

*灿嘟only,偏嘟

*伪现实向

*本文食谱相关均来自网络



六、【香草大蒜薯条】

“暻秀哥。”

都暻秀合起书,推了一下滑落的眼镜,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怎么了,钟仁?”

因为自小练习舞蹈而身材均衡的弟弟耷拉着眼皮,折下修长的身子窝到都暻秀的身边。都暻秀抱着书往旁边挪了点位子,好给金钟仁让出足够的位子。金钟仁窝起腿坐进沙发里,双手环住都暻秀的肩膀,头抵在他的颈窝里,像小猫似的摆着头蹭了蹭。金钟仁的头发又疏又软,撩在都暻秀的脖子上有点痒痒的。都暻秀从金钟仁的怀抱里抽出一只手,按在后者的头上揉了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虽说金钟仁小他整整一岁,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这种撒娇似的举动已经几乎消失殆尽了。突然又重出江湖,都暻秀深有感慨的同时也有些担心。

“没什么,只是练习累了。”

金钟仁含糊不清的回答,脑袋往都暻秀的怀里又钻了钻。深知弟弟是不愿意多说,都暻秀便也没有多问,只是顺手把金钟仁揽进怀里拍了拍。正在苦恼怎么让金钟仁心情好一些,房间门口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朴灿烈一如既往的大嗓门。

“暻秀啊,我们俩出去……金钟仁你在干什么?!给我从暻秀怀里出来!”

被弹劾的正主还没有反应,争斗的源头倒是先不高兴了。都暻秀一记眼刀就朝着朴灿烈甩了过去,用眼神勒令这傻大个闭嘴。妻管严患者朴灿烈不甘心地闭上了嘴,走上前试图继续自己维护正义的行为。金钟仁闷闷地抬起头看了他灿烈哥一眼,没精打采地发出了一声鼻音。好歹朴灿烈和金钟仁认识的时间比都暻秀还长,这一下子朴灿烈就看出了这小黑娃的不对劲了。

但是金钟仁心情不好是一回事,他在都暻秀怀里吃豆腐就是另一回事了。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朴灿烈立刻头脑风暴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完美的解决办法。

他把金钟仁从都暻秀的怀里刨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住他的脑袋。

金钟仁一脸MDZZ,嫌弃地从灿烈的怀里挣脱开来。朴灿烈咧开嘴冲着金钟仁和都暻秀傻笑,提议道。

“我们去租电影来看吧。”



看电影倒的确不失为一个解压的好办法,都暻秀看着在货架前兴致勃勃地讨论要看哪一部的朴灿烈和金钟仁,忍不住轻轻微笑起来。

一番激烈的角逐后,三人选定了三部漫威的漫改电影。返程的路上,金钟仁扒在副驾驶座上朝外张望,突然叫着要暻秀哥停车。

“我们去买点薯条,看电影的时候吃嘛。”

“现在买了等开始看电影都软了,不好吃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都司机没踩刹车,看着眼前的路面回答,“回去宿舍我给你炸薯条吃,正好昨天买了马铃薯。”

“真心?暻秀哥脆骨!”

金钟仁小朋友十分的开心满足,所以暗暗担心着他的都暻秀和朴灿烈都松了口气。然而朴灿烈松了口气以后立刻开始在心底碎碎念。

哼唧,暻秀可是看在你不开心才会这么温柔的,并不是他宠你多过我!不是!

遗忘了自己年龄的朴灿烈先生如此这般安慰自己。



回到宿舍,金钟仁去捣鼓读碟机和放映机,都暻秀便和朴灿烈进了厨房,着手准备看电影时的零食。

掌勺炸薯条的主厨是都暻秀先生。都暻秀首先将马铃薯的皮削去,然后切成适宜大小的条状。接着他把马铃薯条全部放进清水里,好滤掉薯条表面多余的淀粉。朴灿烈从食品柜子里找出莳萝、鼠尾草和迷迭香,还有一整颗大蒜。他清洗香草的同时,都暻秀手里的薯条也过好了水,便取出来擦干净水,然后裹上一层强力粉。

准备工作做好后便到了正题。都暻秀拿出平底锅,把薯条均匀地铺在平底锅里,薯条的上面则放上洗净去水的香草和没有剥皮的几瓣大蒜。他拧开橄榄油的瓶盖,直接从锅子的上方倒油下去。橄榄油淋过香草和薯条后淌进锅底,直到略微漫过最底层的薯条。随后开火。

香草和大蒜的香味很快便在高温下散发了出来。在等待薯条炸好的时间里,都暻秀和朴灿烈也没闲着。两人动作很快地从冰箱和食品柜里翻出一大堆东西,好制作不同口味的薯条蘸酱。

都暻秀制作的是牛油果酱和手工番茄酱。用勺子把牛油果的果肉挖出放进碗里,然后挤进差不多半只柠檬的柠檬汁,混合后捣成泥状。捣好后加入少许切成小丁的洋葱,再次搅拌捣匀。最后加入黑胡椒和海盐调味。牛油果酱做好后便做番茄酱。都暻秀拿出小锅,把洋葱末加少许水沸煮三分钟,然后放进去皮切块的番茄,加少许盐和适量白糖。小火煮开后再煮片刻,最后中火收浓便完成。

朴灿烈做的则是起司白酱和芝士肉酱。朴灿烈拿了锅子用30g左右的奶油炒熟一小匙洋葱碎,接着加入两大杯牛奶煮开,然后放入用水调和好的玉米淀粉拌匀。他把奶酪片的包装撕开,拿出10片奶酪撕成小片投进去,并不断搅拌直至奶酪片完全融化。最后用黄芥末粉和白胡椒粉调味,完成了这道起司白酱。芝士肉酱的工序则要费时一点。朴灿烈将洋葱末和绞肉炒熟,然后加入面粉炒香。接着放入芝士片并倒入¼杯水,煮开后用盐和糖调味。

四种不同口味的蘸酱做好后,都暻秀便把它们一一盛进了四个烤杯里。炸好的薯条去净油,均匀撒上海盐,盛进铺了油纸的碗盆里。朴灿烈拿了三个高玻璃杯,放入冰块后倒进冰茶,还贴心地塞了吸管进去。两人端着零食和饮料来到客厅,早已等候多时的金钟仁立刻点开放映机,蹦到沙发上迫不及待地拿起了一块薯条。

一样不落地把四种蘸酱尝了个遍,又往嘴里塞进去一块不蘸酱的薯条,金钟仁满足地哼哼了几声,赞叹道:“果然不愧是暻秀哥,做什么都那么好吃。”

“那是钟仁你不挑。你看世勋,成天缠着要我做吃的,做了他又嫌弃不合口味,多难养。”

金钟仁乐呵呵地傻笑了起来,凑到都暻秀身边问他:“暻秀哥,那我是不是好养多了?”

都暻秀笑着点点头,伸手戳了戳金钟仁的脸。坐在一旁深感自己被话题抛弃的朴灿烈不甘示弱,一把将金钟仁揽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手臂隔开他和都暻秀。

“你不就是能吃点,不挑食,有什么好得瑟的。快看电影啦,租金还是我付的,你给我打起精神好好看完啊。”

金钟仁撇撇嘴,但还是乖乖地在沙发上坐好。都暻秀仰身靠到沙发背上,转过头,视线越过坐在中间的金钟仁,和坐在另一头的朴灿烈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只要金钟仁能够排解掉一些压力,好好振作起来,再怎么累也没有关系。

毕竟他可是他们都疼爱着的弟弟。



“钟仁睡着了?”

都暻秀点点头,伸手冲朴灿烈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他小心翼翼地拿起遥控器,关掉了放映机上吵闹的电影。躺倒在沙发上的金钟仁翻了个身,鼻子里哼哼了几声。

都暻秀仔细确认金钟仁没有被吵醒后,直起身子对朴灿烈做了几个手势,然后指了指里面的房间。朴灿烈点点头,蹑手蹑脚地钻进里屋,抱了一床毯子回来给金钟仁盖上,还为他掖好被角。做好这一切后两个人同时向对方比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而后便小声地收拾起了客厅和厨房。

因为怕吵醒金钟仁,都暻秀没有清洗厨具,只能把它们堆在一起用掺了洗洁精的水先泡着。朴灿烈拿了抹布把料理台整理干净,收拾好后看向都暻秀的方向,却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他现在才发现,都暻秀居然一直围着炸薯条时围上的围裙,完全忘了要解下来。朴灿烈捂着嘴偷笑了几声,在都暻秀发现之前靠过去,帮他解开围裙的蝴蝶结。腰后突然多了一双手摸来摸去的,都暻秀却也不意外,只是安静地等着朴灿烈解好围裙。

朴灿烈帮都暻秀脱下围裙,叠好放到一边。结束了清扫工作的他舒了口气,转身把检查厨房的都暻秀抱进了怀里,凑到他的耳边说道。

“辛苦了,暻秀,要不要也去休息一下?”

都暻秀摇摇头:“明天要录歌了,我还想好好看看乐谱。”

“好。”

朴灿烈答应道,低下头和都暻秀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我陪你一起。”


评论(11)

热度(19)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