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维勇】痛感

·其实本来打算就上一篇那样完结的,但是好多小天使都要求后续_(:зゝ∠)_

·于是这是《预感》的后续,勇利冰场受伤设定,前文请走→萌萌的传送门Ծ♡Ծ

·OOC严重请谅解

·因为是第八集出来前的脑洞,所以私设很多,本文里SP勇利是最后一个上场的

·本人花滑门外汉,只知道点皮毛的知识,对于勇利的动作的一些描述是看原片一帧帧暂停连蒙带猜说的,有BUG的话欢迎大佬指出_(:зゝ∠)_



·

摔在冰场上的时候,很意外的,勇利并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疼。

联合跳跃之间的间隙时间很短,在前一个跳跃动作没完整结束时他就做好了后一个跳跃的准备。右后外刃落地起跳,左冰刀齿点冰,三周旋转,右脚落地后滑。作为六种跳跃动作里相对最简单的跳跃动作,后外点冰跳他基本没有担心过。哪怕这已经是在节目的最后了,勇利引以为傲的好体力大部分时间都不会让他失望。

4T+3T的联合跳跃是《Eros》的最后一组跳跃动作,紧跟着的联合旋转后之后便是衔接的接续步和Ending Pose,然后,这一届世界大奖赛俄罗斯站的短节目环节,他就完成了。

勇利是蛮有自信的,关于这一次的短节目。心态没问题,发挥很出色,表演的部分也没失了气势。

也许又能更新个人最佳所得分呢。

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表演服的设计虽说有考虑到御寒的相关问题,但为了美观实际上并不怎么暖和。冰面的寒冷穿过了黑色的布料侵入皮肤,勇利冻得一个激灵,刷的睁大了眼睛。

直到睁开双眼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浑浑沌沌地几乎失去意识了。

右手臂的手肘和肩膀开始向大脑皮层传达持续的钝痛,但比那更快一步的痛感就在头部的位置。勇利被迟迟袭来的疼痛激得忍不住闷哼一声,细弱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从半张开的嘴角露出。

疼痛和晕厥感让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他只能隐隐看到几团色块向他靠近了过来。嘈杂的嗡嗡声振动着他的耳膜,却没法让他理解是什么意思。勇利急促地喘息了几下,颤抖着强迫自己深呼吸了一口。

这似乎有效,他渐渐能听清耳边喧闹的声音,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清晰了起来。荧光绿色的马甲,是医护人员啊。对啊,他摔倒了,还摔伤了。医护人员都跑进冰场来了,看来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摔得挺严重的。

勇利混沌不清的思绪胡思乱想着,挪动着相对舒服一些的手臂将上身抬起来。旁边的医护人员惊呼出声要上前来扶,谁知勇利的状况出的更快,他只觉脑子里像有一壶不断回转的水,晃得他头昏脑涨的,嗡地一下一阵刺痛。他手臂一滑,倏地又往下摔下去。

一对手臂及时地揽住了他,牢牢地把他抱住。勇利闭着眼睛忍耐着昏疼的不适感,基本恢复的听力终于能够清晰地将外界的声音传达给他。

“勇利,勇利!你能听清我说的话吗?”

这个声音是……维克托。

勇利奋力睁开眼睛,微微眯起好让视线聚焦。银发的俄罗斯人和他离的很近,跪在冰面上环抱着他,惊惧担忧的面孔上布满了冷汗。

这是被我吓到了啊,勇利想着,嗯了一声回复维克托的问话。

“…现在,能,听清楚。”

见勇利意识清楚,维克托明显松了一大口气,但眉头依然皱得紧紧的。他动作尽力轻缓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帮着原本趴在冰面上的勇利坐好,轻柔地推着勇利的下颌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晕眩感还没完全消退的勇利乖巧地倚在维克托的身上,听着他和医护人员吩咐去拿绷带和纱布。勇利眨眨眼睛,感觉右脸颊一片黏糊糊的温热感,费力地抬起手轻轻摸了摸。

满手的鲜血。

“维,维克托……”

勇利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维克托的领子,却忘了自己手上还有血,把维克托洁白的衬衫领口染成一片赤红。

“快,快点扶我起来……我摔倒后,过了多久了?”

维克托默了一下,明白了勇利的意思的他却不想告诉他。旁边的医护人员则很快回答:“放心,你没有失去意识,到现在应该也就最多三十秒多。”

勇利立刻缓了口气,揪着维克托衣服的手捏得更紧了:“还来得及,我还可以继续比赛。联跳完成了一半摔倒,是外来因素的话,裁判是不是可以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

“勇利。”

维克托的语气瞬间严厉。

“你是说认真的吗,你还想继续比赛?说是没有失去意识,但也不能排除刚刚那一下没把你摔成脑震荡。继续比赛太容易出事了,我不会允许的。”

“放弃吧勇利,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

放弃。

勇利睁大了眼睛。

维克托在说什么。他居然想让我放弃。

放弃一直以来的努力,一直以来的坚持,一直以来的成长。在走到这一步的时候让他放弃?

放弃掉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一起成长得到的成果?

别开玩笑了。

“别开玩笑了!”

青年突然怒喝出声。

“维克托你才是,你是认真的吗!我们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只是因为受伤了就要我全部放弃?别开玩笑了!”

勇利的眼角又气又悲地极速泛红,却被他死死咬着牙不肯掉出一滴泪水。

“我才不会放弃啊!我要继续比赛,我要继续滑!”

他奋力推开因他突如其来的愤怒怔住的维克托的怀抱,一把握住旁边医护人员的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挣扎地站了起来。明明刚一站起来他还没能完全站稳,勇利却依然倔强地松开了医护人员的手,低头向半跪在地上的维克托大声叫道。

“让维克托的努力,让维克托的爱以这样的结局落幕什么的,我才不会让它发生啊!”

·

「日本的胜生勇利选手因为观众失手丢进场内的物品绊倒,比赛被迫中断了。」

「看样子伤的不算轻啊,冰面上都能看到残留的血。」

「这真是太让人遗憾了,在联跳的中途出事,哪怕前面的动作都完美无缺,短节目要求必须包含的双跳跃联跳也会因为第二跳没能跳跃成功扣除大量得分。而且胜生选手之后还有联合旋转CCoSp以及收尾的接续步,全部扣除本赛季就真的与GPF无缘了。」

「但如果选手受伤严重,为身体考虑还是退赛比较好。胜生选手目测头部应该是受到创伤了,如果有脑震荡的话,哪怕本人要求继续比赛裁判也不会允许的。」

「真的太可惜了,本赛季成功蜕变的胜生勇利可是世界瞩目的选手之一啊,更何况还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为他停赛一年担任教练的赛季,如此结束实在太令人不甘心了。」

「所以说没到最后一刻无法保证会发生什么啊,如此戏剧性的落败虽然让人惋惜,但并不代表胜生选手本赛季的表现真的止步于地区分赛了。」

「没错,不得不说胜生选手本赛季的表现让世界都为之眼前一亮。哪怕本赛季无缘决赛,但这种实力我们完全可以期待他在其他赛事,以及下一赛季的GP上的表现。」

「确实如此,胜生选手今年23岁,要说退役还算比较早的,所以……啊,胜生选手向裁判申请继续比赛了!」

「选手本人提出的要求吗?这么说检查证明伤势并没有严重到引发脑震荡的程度了。」

「裁判通过继续比赛的要求了!胜生选手选择继续参赛,乐曲将从1分35秒左右的时间继续播放,这就是说裁判组给予了胜生选手重新进行联合跳跃的机会!」

「胜生选手将继续比赛!医护人员已经给他做了紧急措施,包扎了头部和右手臂的伤口,他已经重新回到冰场上了。比赛中断时间并没有超过两分钟,胜生选手才能够继续进行比赛。只要这之后他能够发挥正常,本赛季的结果还无从知晓!」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胜生选手,加油!」

·

万幸临时检查没有检查出脑震荡,勇利一边滑行在冰场上确认重心,一边忍不住暗道一声庆幸。

如果医疗组确认他那一摔甩出脑震荡的话,自己就真的走投无路了。医生说摔倒时他下意识地护住了头部,所以哪怕额角磕破流血,实际上对大脑的伤害并不大。虽然因此右臂肯定淤了一大块,但总比伤到头部禁止比赛来得好。

晕眩感只是刚摔得那一下强烈,现在已经基本感受不到了,所以问题并不会太大。一会的动作里手臂的疼痛感可能会更加强烈一点,不过他的联合旋转里并没有弓身旋转,燕式旋转的动作也没有设计右臂高抬的动作,所以应该也不会影响太大。

勇利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振作气势。

能够继续比赛真的太幸运了,自己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现在的情况绝对谈不上好,但没到让人绝望的地步,结果还没人能说的清的。

他为自己鼓着气,视线控制不住地往场外瞟了一眼。维克托抱着贵宾犬造型的纸巾盒站在教练区,远距离让近视的勇利看不清他的表情。

维克托应该很生气吧,自己这样任性地选择继续比赛,而且还冲他大吼大叫了。勇利瑟缩了一下,觉得自己比赛结束后肯定要被好一顿说。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勇利努力把目光和思绪收回来,专注于即将继续的比赛。

他一定,一定要尽量完美地完成接下来的部分。

他一定要进入决赛,要拿到金牌,向全俄罗斯,全世界展现他的爱。

·

“Юрий!”

“Я смотрю на тебя*!”

·

赛场外,突然响起了维克托的声音。

他十分用力地,大声地,奋力地叫出勇利的名字,紧随着一串纯正口音的俄语。

场外听得懂俄语的选手教练一个个露出会心的微笑,尤里朝天翻了个白眼。离得近的观众发出善意的笑声,立刻也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对站在冰场中心的勇利鼓劲。

“加油!”

“勇利加油!”

“小心一点!加油!”

“你是最棒的!”

呜,维克托搞什么嘛,想惹他哭吗。

勇利鼻子一阵发酸,皱了皱鼻尖仰头把眼泪水逼回去。他深吸了一口气,举起双臂,随着音乐的奏响向前滑行。

——没错,差点忘了。并不是要展示我一个人的爱,要让世界看到的,是我和维克托的爱。

单膝下跪与冰面上向冰场边缘滑行过去,左脚刀齿点冰,右脚起跳。空中转体四周后右足落冰,紧接着右脚再度起跳。原本准备空中转体三周,中途额头一阵胀痛,迫不得已变成了两周跳,而且落地时一个酿跄,但最后还是勉强站稳了。

「原本预定的4T+3T联跳,最后变成了4T+2T联跳,看来头上的伤势对胜生选手还是有影响的。虽然这样基础分会不如原定动作,但是胜生选手因此并没有跌倒,不会多扣分数。而且一开始的4T圈数足够!虽然最后落地时不太稳定可能会影响最后的GOE得分,但这一次联跳胜生选手是完成了!」

——和以前的我都不一样,知晓了什么是爱,自己爱着谁,又被谁所爱的我,不可能无法令世界着迷。哪怕因为受伤没办法做到尽可能完美,但我的魅力并不会因此减弱!

左脚单足燕式旋转为联合旋转打开大门。跳跃换足蹲踞旋转,随着音乐变化逐渐起身,转换为直立旋转。晕眩感很体贴地没有在这时候找上门来,让他得以漂亮地完成最后的联合旋转。

「十分干净利落的联合旋转!这一段的表现非常稳定,旋转判级应该不低,基础分十分可观!」

——我的爱,维克托的爱,我不会吝啬任何一点,就尽情地全部展现给你们看。为我着迷,为我倾倒吧。拜在最美女子的石榴裙下,将是你们的荣光!

收尾部分灵活快速的接续步是最美的女子获得男人的爱情后便无情将他抛弃,在冰面上画出的正圆便是美女飘扬开来的裙摆,妩媚的Ending Pose是她来到了下一位男子的身边。右手臂的伤让他的动作略显僵硬,但身姿依然优美,丝毫不负第一美女的气势。

「完成了!继续比赛后没有巨大失误,胜生选手完成了节目的最后部分!哪怕是因意外受伤,他的表演依然优秀!不如说,正是他绑着纱布完成节目的身姿更加令人震撼!」

——看吧,这就是我的爱!

·

大奖赛俄罗斯站,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因为观众中的小孩玩闹而丢下的玩偶意外绊倒,比赛中断并且受伤。经过医疗人员简单检查和包扎后,他选择了回到冰场上继续比赛,并几近完美地完成了剩下的部分。

保持着结束动作的勇利站在冰场中心略微急促地喘息着,双颊微微泛红。他脸颊上的血上场前没来得及完全擦净,此时被皮肤上冒出的汗液融合,变成一道道暗红色的血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显得有些恐怖,却又有些扭曲般的美。勇利挥手向观众示意,有些摇晃地向K&C区缓缓滑去。

终于完成节目后他才切实的感觉到有多么疼痛。右手臂上酸疼的感觉让他作呕,额头上的伤口也突突地疼,折磨得他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他捂着额头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脚下的步伐也有些不稳。

一对可靠的手臂扶住了他,旋即把他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哪怕不去看,勇利也知道这拥抱的主人是谁。他柔和地笑笑,褪去场上玫瑰般诱惑而强势的气场,温和地靠在男人的肩头。体力消耗和伤口疼痛让他的笑容苍白虚弱,但他的眉眼间却一阵轻松和满足。

他轻轻回抱住维克托,用没有受伤的左侧脸颊蹭了蹭男人的肩窝。维克托小心地避开勇利的伤处将他拥紧,给他的冰刀套上塑料套,半抱半扶着帮他踏上边岸。

“你真是太棒了,勇利。”

“放心吧,我已经为你着迷。”

·

勇利呜咽出声,连受伤时都没曾流淌下的泪水终于决堤,染湿了维克托的肩膀。

“…恩。”

·



*:来自谷歌翻译,译为“我在看着你”。错了的话是谷歌的锅(。

·只是补全一个深夜脑洞为什么我写的比第一篇还多_(:зゝ∠)_


评论(12)
热度(293)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