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维勇】Promise(一)


·中篇连载

·灵感来源《惊爆校园》,没看过也没关系,特殊设定文中会解释

·其他部分选手出场有,可能有极少量奥尤,注意避雷

·表面普通傻白甜老师学生,实际有另一重身份这种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所有军火相关如有BUG还望包涵,因为我也不太懂

·求小天使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qwq


·

一.

白板笔刷刷写下这一周的回家作业,勇利对哀嚎着求减免作业的学生笑骂了一句醒醒,略微整理了一下讲台上的资料后正好响起了下课铃声。周五的最后一堂课许多人早就没了听课的兴致,一听到放学铃声手脚比谁都麻利,刷拉几下就把桌上的课堂资料和笔盒一股脑地塞进了书包里。勇利提声对跑的最快的几个学生嘱咐下周上课不要忘了带教科书,微笑着和跟他挥手的学生们道别。喧闹的高中生们交谈着周末相约出门的计划,没一会儿就走了个空。勇利将所有的文件收好在文件夹里,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走向办公室。

老师们往往都要比学生们离开的慢点,办公室里还有不少人。礼貌地和碰面的几位老师打了招呼,勇利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要带回家里批改的试卷装进包里。周末的时间要好好利用来备课和批改作业和测试,学生们的卷子可是千万不能弄丢了的。

“胜生老师,维克托老师要我带话说他在学校后门那里等你。”

一位同事刚进办公室的门就直奔勇利走来,告知了传话内容后有些揶揄地拍了拍勇利的肩膀。

“怎么,出去约会?”

一向脸皮子薄的勇利刷的就红了脸,有些嗔怒地瞥了同事一眼:“是啊,怎么啦。”

同事笑嘻嘻地挥手表示没有任何问题。他们执教的学校是一所相当知名的国际学校,不仅国际学生多,校规和校风也比普通中学开放得多。除了师生恋还属于板上钉钉地不允许的范畴,学生间谈恋爱或者老师间谈恋爱都是随你们开心,异性还是同性就更加没人会在意。毕竟性向这种事既不招你也不惹你,不就是人家自己的事。

教授世界历史的胜生勇利老师和教授化学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老师是一对情侣,这也是学校里众人皆知的一件事情。据已经毕业的师兄学姐们说,这两人是在来到这学校执教后才认识的,一开始没什么关联的两个人有一年寒假后莫名其妙地亲密了起来,而且相处方式越来越瞎人狗眼。黏黏糊糊了将近一年后,在看到两人手上成对的金戒指后所有师生的反应都是“你们终于在一起了看得我们好累啊”,并且因为两人都具备的高颜值和好性格喜闻乐见地成为了学校里最受人关注的十对情侣之一。

两人对相恋的事情毫不遮掩,偶尔心情好了也还乐意和周围人聊一点。尤其是维克托老师,据说他在一年期末考前拿了一节课给带的一班学生放松,和四十几个小兔崽子聊了将近五十分钟的恋爱史,最后是被正好下一节课教课的胜生老师红着脸拽出教室的,留下一屋子的高中生一脸听够八卦的满足。

也就是因为那一次的闲聊,一条重要的情报也被学生们传了开来。

相处方式简直没法正眼看的维勇二人,实际上并不住在一起。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并不清楚,坊间的解释也是五花八门,不过并未同居是确实的事情,所以两人几乎每到周末和节假日就要出去约会。一些好事的学生和同事们旁敲侧击地问过不少次,但两人都没透露出半点可靠的信息,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说不定人家小情侣就是想玩这种距离恋爱的play嘞。

·

勇利的动作一向麻利,知道男朋友在等着自己就更加麻利了。

十分钟后,在学校后门的停车场等着的维克托笑着打开车门,让跑得有些气喘吁吁的勇利坐进车里。

“去哪吃晚饭呢?”维克托把着方向盘问副驾驶的勇利。

“还是老地方吧。星期五的晚饭就是想吃猪排饭犒劳自己啊。”勇利回答,期待地舔了舔唇。

“勇利还真是喜欢猪排饭呢,都快把自己也吃成小猪猪了。”维克托打趣,然后抢在勇利反驳前补充道,“就算吃成小猪猪了我也喜欢,小猪猪勇利多可爱。”

老外随时随地冒情话这个天赋技能真是太讨厌了。勇利把头扭到一边看窗外,但是红彤彤的耳尖却挡不住。维克托心情大好地笑了起来,一路驱车开往了常去的那家小饭馆。

念念不忘的猪排饭并不是哪家饭店大厨的杰作,而是一家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家庭餐厅的招牌菜。老板娘宽子女士的手艺顺利俘获了两个大男人的胃,引得他们每周五都要乖乖地跑过来。

温暖的小店,柔和的灯光,清香的绿茶和美味的猪排饭,对于勇利和维克托来说简直是至高无上的享受。一边聊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一边慢慢的享用猪排饭,两人吃到天色漆黑才走出饭馆。

周五的晚上一般就是一起吃顿饭就结束了。维克托把勇利送到他的公寓楼下,趁对方没下车前在他唇上偷了个香。

“晚安。”

勇利柔柔地笑着,轻轻嗯了一声。

“开车小心点。”

站在公寓门口看着维克托的车直到它消失于视线里,勇利这才转身走进公寓。回到家里稍微休息了一下,他起身把厨房和洗手间的垃圾袋都清理了出来,拎着下楼走去指定的扔垃圾地点。

刚下到一层的时候手机铃响了。勇利划开一看,是自己在学校带的实习老师给他打来的电话,便把垃圾袋换了个手边走边接通了电话。

“もしもし,披集くん?”

「晚上好啊勇利前辈,不好意思打扰啦。我好像把备课资料忘在学校了,要是你有的话可以麻烦扫描一份给我吗?」

“没问题啊,等我一会找找看。”勇利说着,把手里的垃圾扔进绿色的大垃圾箱里。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勇利前辈现在不在家吗?」

“在外面扔垃圾啦。”勇利转身走着,突然看到侧前边有一个刚刚不小心弄掉的纸盒,便走了过去。

「这样啊,小心一点哦,这两天似乎有新闻说晚上有袭击者呢。」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勇利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纸盒。

「恩,那晚安了。」

“晚安。”

勇利放下手机挂断电话,捏着纸盒站起身来。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一个黑影。

·

披集·朱拉暖挂上电话,深深地松了口气。

“太好了,被救了一命啊。要是我没备好课的话下周的公开课肯定要搞砸了,到时候教导主任肯定不会给我好果子吃的。”

“就算被骂了也是活该吧,谁叫你自己不收好的。”坐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尤里·普利赛题正在玩游戏,忙里偷闲堵了披集一句。

披集一脚蹬在桌子腿上,坐在电脑椅上呼地倒滑了几步,一把揉在尤里的金发上:“这位同学,怎么和老师说话的呢,下一次小测验是不是不想要分了?”

“你还是实习的!装什么逼!”

“Naive,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小测验的卷子都是我批的吗。”披集满意地看着尤里突然僵硬的脸色,“所以啊普利赛题同学,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噎了一把高中生后得到诡异满足感的披集心情很好,呼地又滑回了自己的电脑桌前,把一枚小巧的无线耳机塞进右耳朵里。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他看了眼被自己扔在角落的背包感慨道:“勇利前辈真是个好人呐,人又温柔性格又好,给维克托不是太便宜那秃子了吗,跟我多好啊,泰国总比俄罗斯要暖吧。”

“披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

一个悦耳的声音十分恰当地插了进来,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意。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维克托一身深蓝的夜行服,一边说着一边检查手里的一把USP45,语毕还冲着披集比划了两下。

披集双手举高投降,在嘴边比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表示悔改。

蹲在旁边玩游戏的尤里把游戏机一丢站起身来,也是一身深色调的夜行衣。他拍了拍腰间的枪套,狂妄地瞥了一眼维克托。

“你陪那猪约会浪费太多时间了,下次我就自己去了。”

“尤里愿意的话我是没意见的,就希望你不要太冲动捅篓子死在外边了。”维克托笑盈盈地把尤里冲他竖起的中指压了回去,转头对披集伸出手。披集从桌上抓了一枚和他戴着的相同的无线耳机放进维克托手心里,却忍不住多嘴:“不同居不见家长,每周五只陪人家吃顿饭,你也不怕人和你掰了。这样遮遮掩掩的要到什么时候,你干脆和人家说清楚算了。”

“说清楚?”

维克托脸上的微笑突然冷了下来。

“要我说清楚什么,他的男朋友实际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别妄想搞这种事,要是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害勇利沾染上任何一点这边黑暗的污垢的话,这把USP里所有的.45 ACP都会打进你的脑壳里,一颗都不会剩。”

他将乌黑的手枪抵在披集的太阳穴上。

“明白吗。”

披集斜眼看了看贴在脑袋上的漆黑玩意,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懂的,我就是开个玩笑。”

“不好笑。”

披集耸了耸肩,转过身点了点鼠标敲出清脆的声音,算揭过这页。

“这次的任务是窃取那富商藏在密室里的芯片,别杀太多不必要的人了。任务时间估算是45分钟,早去早回。”

一高一矮两个俄罗斯人随即离开了房间,披集微笑着坐在椅子上转了个个儿。他的电脑桌上摆着三台电脑的显示屏,密密麻麻的数据和窗口在屏幕上飞速滚动着。他随手端起一杯咖啡灌了一口,睁大的双眼里满是兴奋。

“那么,开始工作吧。”

·

月明星稀的夜晚,小区外一般是没有什么人的,尤其还是在最近有袭击魔出没的传言下便更是寂静。

月光照不到的一处角落里,手拿着匕首的壮汉瘫倒在地,头破血流不说粗壮的脖颈上还有一只明显明显是掐出来的手印,还是单手。他瘫软地倒在路边,嘴角冒着口水,却已是没了气息。

离这人的尸体不远处,穿着针织外套的勇利拿着手机照着自己的脸,看着下颌处的一处划伤不快地皱了皱眉。

“本来并没有要下这么重手的打算的,可谁让你伤到我了呢。维克托看到肯定要问是怎么弄的,说摔倒了被地上的石子划的听起来也太蠢了啊。”

他叹了口气,弯腰捡起被打落在一边的眼镜。晶莹的镜片被污臭的鲜血侵染,黑红污秽不堪。

“真是的,你看看,都弄脏成这样了。”

勇利有些不高兴的撇了撇眉毛。

“这下又要去配一副新的了啊。”

·


·我中二我快乐_(┐「ε:)_


评论(47)
热度(507)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