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维勇】Promise(五)

·中篇连载

·灵感来源《惊爆学园》,没看过也没关系,特殊设定文中会解释

·其他部分选手出场有,可能有极少量奥尤,注意避雷

·表面普通傻白甜老师学生,实际有另一重身份这种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所有军火相关如有BUG还望包涵,因为我也不太懂

·求小天使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qwq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

五.

从记事起,维克托就已经和身边的伙伴们在一起了。到了现在,他年满二十七,记忆中与伙伴们共同渡过的时光,数来也有十五年了。

在这群年轻人当中,维克托是年龄最大的一位,也是最为可靠的那一位。年龄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他本人随性自由的性子也明显不会成为理由。他受伙伴们信赖并依赖的原因,实际上十分的简单。

因为他很强,非常强。

他们这个小小的团队里一共有九个人,简单形容就是各有所长。虚拟空间制霸的电脑型能力者披集,远距离射击担当的萨拉和承吉,中等距离攻击牵制的克里斯和奥塔别克,擅长近身搏斗的米凯莱、米拉和尤里,以及几乎全能的维克托。他的近战与远战能力出众且平衡,刀枪肉搏的战力也属于佼佼者。而且不仅仅局限于现实中非人的战力,他在虚拟空间里的构造力和战斗力也是变态般的强大。

用记忆深处的某个人所说过的话来形容的话,维克托是“最趋近于完美的实验品”。

之所以不是完美,大概是因为他没有披集所具备的探查力的原因。

轰开一只扑来的布艺人偶,披集往维克托的方向扫了一眼,眼神复杂地抽了抽嘴角。

本身就这么变态了,要再加上探查力,这老毛子还是不是人了。

引着大部分敌人的注意的维克托身形诡谲,被全方位围攻也丝毫不见慌乱。仗着优秀的构造力,他的双手中不断出现各式各样的武器,从军刀到枪炮一应俱全,轮番招呼在他身边推推搡搡只知道乱打一气的敌人身上。而他本人像没有骨头似的,柔软并灵活地躲过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

极速下蹲躲过前方熊宝宝的直拳,冲锋枪连射轰掉它的右脚让它往旁边的塑料猴子倒下去,构造出一把太刀从猴子的后心刺进去把这俩钉到一块。侧滚翻和前跃避开巨大洋娃娃扔下来的糖果,右手从虚空中抓出一条加重的棒球棍,挑着新扔下来的一块糖果打回去。洋娃娃被糖果打中额头,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两步。抓住这个机会跳上身边猫型布偶锤到地面上的手腕上,借着布偶急挥向上的手臂跳飞到半空中,双手相击搬出M202四联火箭,对着下方的洋娃娃和布偶们扣下扳机。四枚无控飞弹张狂地飞扑向仰起头的玩具们,轰轰轰轰四声炸烂数只玩偶可爱的脑袋。

身体被重力重新往下拽去,维克托把沉重的火箭筒扔开,硬生生在半空中扭转身形。一脚踩上被炸残的毛绒狗还未消散的身躯,将柔软的布偶作为缓冲,反跳开去让自己稳稳地落在地面上。他双手一翻,一边抓着一枚军绿色的M18A1阔刀地雷扔到身后玩偶群的中心。小小的地雷没有引起体型巨大的玩偶们的注意,不知其中的哪一只一脚踩上了引爆器,破片和内藏的钢珠瞬间喷发,带着恐怖的爆发力尽数炸到旁边高大的布偶身上。

凄厉痛苦地嘶吼从玩具们的口中爆出,但听不出来究竟像是哪一种野兽的吼叫。原本房间里大量的玩具几乎填满了这里,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就已经被清了个一干二净。房间中心一直没有表情的男孩终于现出一丝慌乱,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纤细的脖颈却被一只大手狠狠掐住。

借着爆炸的火光以及爆开的布偶碎片作掩护,维克托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男孩的身后。他死死掐住男孩的脖子,轻松地把他放倒在地上。男孩在维克托的钳制下痛苦地挣扎着,左眼中的泪水更加肆虐。他不断用瘦弱的胳膊和双腿捶打踢踹维克托,却被后者轻描淡写地无视了去。维克托丝毫不在意男孩的死活地加大手里的力道,一把扯下男孩脖子上挂着的钥匙,扔给了跑过来的披集。

“去吧,去开门。”

披集接过:“别弄死他了,万一有隐藏的毁灭模式就糟了。”

维克托笑得轻快答应了,一掌劈在男孩的太阳穴把他击晕。披集站在小门前捣鼓了半天,表情复杂地转过身。

“这把钥匙不对。”

“不对?”维克托不解,“你不是查过了吗。”

“我分析出来的是钥匙在男孩的身上,确实没有说一定是他戴着的这一把。”披集一把撇断了那根薄薄的银色钥匙,提醒维克托,“也许在他身上的其他地方,衣服内衬或者口袋什么的,你找找看吧。”

维克托托着下巴打量着昏迷的男孩,并不觉得钥匙会被那样简单地放在这孩子的身上。他的视线移到男孩被刘海遮得严密的右眼位置,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么有才?”他咕囔了一句,小心地探出手去,轻轻掀开男孩枯黄的发丝。男孩右眼的位置没有眼球,也没有眼皮。那一块表面的皮肤都已经腐烂萎缩,忠诚地展现出头骨眼部偌大的空洞。而乌黑的眼眶中,一枚淡金色的钥匙稳稳地卡在骨头里。

要想将钥匙完好地弄出来,只能破坏男孩的头骨。

维克托无奈地轻笑了一声,左手摆正男孩的脑袋,右手律动着缓慢活动着自己的指节。

“就算是我,做这种事情也不会完全不难受的啊。”

·

子弹空壳从手枪里弹飞了出去,落在瓷砖地面上敲击出清脆的铿锵声。昏暗空旷的房间里有不少人在,但除了手枪的声响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勇利卸下GLOCK 19的弹匣,数了数里面剩下的子弹,随后又把弹匣按了回去。他有条不紊地打开保险拴,给手枪上膛,随手往身旁开了一枪。旁边被人反手绑紧跪在地上的男人应声倒地,被胶带禁锢了的嘴巴没法发出清晰的哀嚎,只能从鼻子里发出痛苦虚弱的闷哼。勇利把枪口转而对准正前方的人,棕红色的眼睛流淌着血光。

“宫本先生,现在这只手枪里,还有三颗子弹。包括你在内的话,这间屋子里还活着的属于你的人,也只剩下三个人。”

“现在貌似终于可以面对面好好谈谈了呢。”

被枪口对准的男人坐在真皮沙发上,西装革履但脸色惨白。勇利抬了抬手,身边的下属立刻推了一只小沙发过来。他轻轻坐下,眯眼看着自己手里被随意把玩着的手枪,似乎并没在意对面的男人。冷寂下来的气氛让男人紧张地吞了口唾沫,他挣扎着清清嗓子,终于耐不住张开了嘴唇。

“你……到底为了什么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被偷走的那枚芯片里的,难道不是普通军火交易的情报吗,何德何能请动深街的少当家。”

勇利轻哼了一声,终于舍得施舍一些目光到男人身上。

“宫本先生真是说笑,我不过是一个衰弱势力的接班人,哪里够本让宫本先生这样言重。”

男人听着差点没忍住爆粗。尽管明面上深街这些年似乎确实不如以往,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深街这样历史悠长的家族式帮派延续这么多年下来,它的底蕴又哪是其他帮派比得上的。更何况,根据暗地里传来的情报,深街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衰弱的迹象。明面上的人手缩减和分崩离析有很大可能只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为的是转移重心建立起完全由深街自己一手把握的庞大情报网和交易网。

这一手做得隐秘又大胆,而发布命令的人再明显不过,只能是眼前身为预备首领的胜生勇利。男人忍不住又吞了一口唾沫,一时竟不敢再度开口。

勇利见男人神色连变,最后却只是铁青着脸垂下头去。好像终于看够了的样子,他放下手里的枪,抬头正视向男人。

“哪怕是普通军火,我们也是很重视的,毕竟这一笔交易的数目似乎并不小的样子。”勇利微笑着说,手指一下一下规律地点在茶几上,“不过最重要的原因确实不是这批军火。”

“宫本先生,你可曾听说过‘引路人’?”

“引路人?”男人疑惑,似乎是真的不知情的样子。

勇利点点头,继续问道:“看来宫本先生不是很清楚。那么,‘能力者’是什么,宫本先生就应该知道了吧。”

“是,是的……有所耳闻,”男人紧张地回答,“是近年来市场上出现的一种新型战士吧。因为身体能力远超常人而非常抢手,似乎连外国的军方都想要得到。”

“没错,能力者是一种新型战士。不过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其实现在出现在我们视线里的大部分所谓‘能力者’,实际上只是仿制的劣等品。”

“劣等品?可能力者的强大毋庸置疑……难道说,还有更加强大的能力者吗。”

“宾果,宫本先生的领悟力很高嘛。”

勇利微笑着认可道。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向落地窗外眺望出去。外头的风雨在叫嚣了一整天后终于稍显疲态,雨势减弱了一些。勇利缓步走到窗边,轻轻摸上冰冷的玻璃。

“现在的‘能力者’,基本上只有一种身体能力超于常人。有的拥有可与老鹰媲美的视力,有的能和猎豹比拼奔跑速度。靠着这些出类拔萃的某一种能力,这些‘能力者’们结成队伍,善用能力合作完成任务。但其实,真正的能力者是同时具备这些超常的身体能力的。”

他顿了顿,终于补充道。

“可是这种真正的能力者,在十年前已经停止生产了。因为能做出他们的机构只有一家,而它在十年前被彻底毁灭了。”

勇利转回身,慢慢走到男人的身前。他倾下身,没有扣紧的领口裸露出他形状优美的锁骨和胸口,但微微轻笑的面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让男人根本无心欣赏。

勇利曲起一腿,慢慢磨蹭着男人的大腿,抵到男人的两腿之间。昏暗的光线虽然影响了观感,但不可能让人连近在咫尺的身躯都看不清楚。勇利双手按在男人脑后的沙发背上,纤细的腰线和大腿赫然于他的眼前。

再明显不过的挑逗,男人的面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一样的神色。他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勇利微笑的脸庞,眼神中除了紧张,又出现了一些期待。勇利像被逗乐了一样轻轻笑出了声,于是给予奖励般向男人再次靠近了点。

“‘引路人’是找到十年前被毁灭的机构的重要线索,我非常需要得到它。而你曾经以为的那个简单的军火交易里,还藏有‘引路人’的信息。”

勇利低下身子,嘴唇凑到男人的耳边,每一个字都带着温热的气息吹进耳蜗。

“只要你告诉我一点简单的交易信息,我就不会亏待你。没关系,你可以悄悄的告诉我。”

要么坚守情报被杀死,要么投降逃过一劫,甚至可能还有机会品尝深街未来首领的滋味。男人并没有挣扎很久便做出了他的选择。他压低声音在勇利耳边说出一个地名,声音低微得不会让第三个人听见。

“非常感谢你的合作,宫本先生。”

勇利原本做戏的微笑揉进了真实的满足,主动窝进男人的怀里。他拥抱住男人比自己健壮的身躯,细长的手指探进男人衣服的下摆。

房间里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响起砰砰两声枪响。勇利拎着刚刚刺入男人心脏的小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有些嫌弃地甩了甩刀刃上的血迹。刚刚使用了勇利放在茶几上的手枪的下属走过来,恭敬地将还剩一发子弹的手枪递给勇利。

勇利把枪口抵在痛苦挣扎的男人额间,声音柔和。

“宫本先生,你似乎很痛苦呢。我允诺过不会亏待,我一向言出必行。”

“我来帮你结束这份痛苦吧。”

他扣下了扳机。

·


·各种设定差不多快说完了,下一章有短暂的肉渣还请期待哦www


评论(31)

热度(273)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