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维勇】Promise(六)

·中篇连载

·灵感来源《惊爆学园》,没看过也没关系,特殊设定文中会解释

·其他部分选手出场有,可能有极少量奥尤,注意避雷

·表面普通傻白甜老师学生,实际有另一重身份这种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所有军火相关如有BUG还望包涵,因为我也不太懂

·求小天使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qwq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

六.

“时间过去多久了?”

米凯莱走到披集的躺椅旁边,蹲下来看扶手上一个小晶屏里显示的数字。

“还剩差不多两分钟。二十分钟肯定够他们弄完了吧。”

萨拉百无聊赖似的搬了张椅子到承吉的身旁,一边戳着韩国小哥平日里绝对不会让自己碰的脸颊,一边回应着哥哥说的话:“但是披集说过,这个空间里可能会设置有提前触发自毁模式的陷阱。说不定他们能更快回来呢。”

奥塔别克从厨房端了几杯水过来:“是自毁模式的话还是敬谢不敏吧。”。

跟在他身后抱着薯片走过来的尤里满脸坏笑:“维克托那老家伙说不定就会踩到一个。”

萨拉转过头,刚想教训尤里不要乌鸦嘴,她身边的承吉突然眉头一蹙,紧闭着眼剧烈地颤抖起来。离得不远的米拉和克里斯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身体情况相较男性们略微弱些的米拉反应尤其剧烈,甚至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身体颤抖的像个筛子。

等在旁边的四人一愣,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冲去这三人的身边。显示着众人各项生命指标的屏幕里开始滚动大量的数据,连接米拉的那一台甚至开始发出短促的警报声。萨拉扑到电脑跟前快速阅读着密密麻麻的数据,惊讶地叫出了声:“是意念侵蚀!怎么可能,这不是储存型的虚拟空间吗?为什么会出现和人形电脑对战时才可能出现的意念侵蚀?!”

“应该不是我们认为的意念侵蚀,很可能是自毁模式被触发,他们被能量冲击波及到了。”奥塔别克按住颤抖着的克里斯,盯着他的各项数据目不转睛,“但是维克托和披集没什么事?”

萨拉看了看尽管面色不好但还算平静的剩下两人,又看向他们的生命指标:“貌似没什么事,只是心率加快了。”

米凯莱点点头,收起了手里本来打算注射进米拉胳膊里的针剂:“披集没有强制退出也没有剧烈反应的话,事情就还不是十分危急。那镇静剂我先不给米拉打了,借镇静剂强制退出对大脑伤害太大了。”

“先观察着,反应加剧的话还是给她打了。大脑损伤也好过死在里面。”奥塔别克说。他转头看向按着承吉脸色难看的尤里,轻声道:“不是你的错,别自责。”

“靠,谁自责了,关我屁事!”尤里嘴硬,阴沉的神色还是没能化解多少。萨拉凑到米拉身边,看到好友满脸冷汗忍不住心疼,捏着袖子给她擦汗。身后躺着维克托的设备突然发出“叮”的一声,随后立刻响起了俄罗斯人微喘着的声音。

“好险——这陷阱藏的地方真有技术性。”

像是宣告胜利的号角,维克托话音刚落,另外三台设备也相继响起了“叮”的提示音。刚刚痛苦挣扎着的三人疲惫地睁开眼睛,颇为虚弱地长出一口气。等候着的四人终于放下了高悬着的心,欣喜地帮同伴们解下设备,扶着他们坐起来。

尤里阴沉的脸色终于好转了点,蹭到维克托跟前问他:“还有一人呢?”

“披集说要在他自己的虚拟空间里彻底解析得到的情报后再出来,所以我们先出来了。”维克托揉了揉眉心。虚拟空间的战斗极具耗费精神力,饶是强大如他也禁不住泛起一阵阵困倦和疲劳。尤里看他脸色难看,轻哼了一声,但还是拿了杯温水放到他手上:“你们提前触发自毁模式了?”

维克托讪笑了一下:“恩,没想到拿出真正的钥匙这一行为也会触发陷阱,也可能是我取钥匙的方式太粗暴了。”

“靠,果然还是你的错嘛!”

·

回到深街的时候,天色早已经浓得像墨,只剩下街角星星点点的灯光尚有温度。

漆黑的轿车缓缓停在离酒吧没多少些距离的一处建筑前,两位西装革履的男士从驾驶座和副驾驶的位置下了车。一人打开一柄深色的雨伞,一人则小心地护着怀里的大衣。他们走去后座拉开车门,打伞的那位将伞支到车门上方遮过所有雨水,另一位把毛呢的大衣展开。勇利走下车,微眯着双眼让属下帮他披上外套,眉眼中带着一丝疲惫。

撑伞的下属亦步亦趋地跟在勇利的身边,微低着头保持恭敬。看似普通会所的门前站着两位门岗,见勇利走来,弯下腰为他打开了大门。

轻车熟路地避过旁人走进会所的后方,勇利穿过一条狭长的过道,打开了尽头的门。尽管进入的位置并不一样,但门后的房间正是几十分钟前他刚刚离开的地方。听到开门声的美奈子看了过来,立刻快步走向勇利,担心地扫视着他的全身上下。

勇利有些哭笑不得:“美奈子姐,只是去逼问一个情报而已,我不会受伤的啦。”

美奈子闻言立刻瞪了他一眼:“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说。这种事让属下们去做不就是了,你干什么非要自己去。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谁能保证不会出问题。”她漂亮的双瞳中涌出一阵悲伤,“如果连你也出了什么事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勇利踏前一步,将一直以来当做亲姐姐看待的女子拥进怀里,轻柔地抚摸她棕褐的长发安抚她。他放轻了声音,温柔的嗓音像细密的流水,一点一滴滋润美奈子心中的不安。

“别担心,美奈子姐。我向叔叔保证过的,直到深街的情况完全稳定,直到你的未来不再有后顾之忧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倒下,也绝不会轻易死去的。”他低头捧起美奈子的脸颊,轻笑道,“美奈子姐不相信我吗。”

“我怎么会不信你。”美奈子似乎终于被说服了,语气也软了下来。她替勇利拍了拍有些皱起的外套,眉头一皱想到了什么,语气又强硬了起来:“你对父亲做的保证绝对会做到,这我相信。但是勇利,你也为自己多加着想一下。如果在完成约定后就擅自死去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爸爸在九泉之下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明白吗!”

“是是,我了解了,夫人。”

勇利俏皮地应过,不带阴霾的微笑终于让美奈子肯放他一马。和她打了声招呼,勇利走出房间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

“维克托?啊,没什么事啦,我好好地在家里呢。我是想问,明天星期六的晚上,你有什么安排吗?”

“有空的话,要不要来我家过夜?”

·

尽管早已不是第一次去到勇利家里过夜了,维克托还是忍不住雀跃的心情,从早上起就浑身散发着让尤里嗤之以鼻的粉红气息。标志性的桃心嘴笑脸就一直没有从他的脸上消失过,终于等到了约定碰头的时间,维克托十分迅速地拿起准备好的包,旋风似的冲出了家门。

萨拉看着被大力甩开的门,用胳膊肘戳了戳另一位姑娘:“录音机设置好了?”

米拉遗憾地展开手掌,露出一枚纽扣式的小机器:“被他发现啦。”

“讨厌,这老毛子怎么这么无懈可击啊!”

意图偷听的两位女性的哀嚎维克托是听不见的,此时他早已驶上了开往勇利公寓的光明大道。他把车载音乐打开,挑了一首轻快的俄罗斯民歌《Шел казак》(哥萨克探亲回家乡),觉得自己就像是歌中弄湿了靴子的小伙子,正要随那善良漂亮的姑娘去到她的闺房。

到达勇利门前比约定的时间还要早了十几分钟,维克托兴致勃勃地摁响了门铃。门后边很快响起一阵着急的脚步声,门锁咔哒一声,穿着浅色围裙的勇利从门后探出头来,微红着脸对维克托笑起来。

“欢迎回来,维克托。”

“嗯,我回来了~”

勇利正在做晚饭,维克托就先去到客厅放下包。他轻手轻脚地溜进厨房,一下从后面抱住正在洗菜的勇利。勇利吓得一抖,有点害羞地推了推维克托,却没用上几分力:“你干什么啦,我正在做饭,不要来捣乱嘛。”

“不是来捣乱的哦,我是来跟勇利谢罪的。”维克托把下巴抵在勇利的肩窝里,语气很委屈,“家里的人非要我假期回去,否则就要过来抓我。对不起勇利,黄金周不能陪你去旅游了。”

勇利善解人意地笑了笑,右手在围裙上擦干后抬起来揉了揉维克托的头发:“没关系的啦,家族的事情是很重要的。不过今天你要洗碗哦。”

“嗯,我知道了。”

维克托凑上去吻了一下勇利的脸颊,走出厨房笑得很是开心。他坐到餐桌上撑着下巴,看着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着的勇利,浓郁的幸福感让他无意识地扬起极为迷人的柔和微笑。

只要和勇利在一起,他就能够暂时遗忘那些充斥着血腥与死亡的黑暗,能够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安静地享受似乎理所应当的平凡和幸福。这份从未想象过的专属于他的幸福,是他最爱的人给予的,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加美好的事呢。


微博 ←全文走这里


·明明开的这么优雅都要屏蔽,lof你好奇葩

·对不起之前各位给的小红心小评论qwq能再给一次吗(。


评论(8)

热度(241)

  1. LOVE❤LOVE凉茶书屋 转载了此文字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