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关于見つからない的结局,看到很多人给我留言说不理解,我就说说我这么写的原因好了。

其实我想表达的感觉已经写在原文里了,但大概不够清楚。对于在机场的勇利来说,确实所谓“一年前”和“一年后”的维克托出现在他面前不过相差一小会儿,对他而言可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对于维克托而言,他再次见到勇利的脸已经相隔整整一年。他在日本寻找了那么久,被悲伤和痛苦折磨的时候,同一时间的勇利正在和属于他的维克托谈恋爱。现在的维克托找到勇利的时候,勇利的哭泣不是为了他这一年的辛苦的痛苦,而是为了与他自己的维克托的分别的哭泣。

怎么说呢,就是虽然从客观角度看,两人之间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差,但这其中造成的心境的不同我觉得不能忽视。现在的这个维克托,他的爱人和他一样,也已经在悲伤和痛苦中度过了一年的时光。而现在的勇利和他的爱人,则刚刚品尝分别之苦。他们体会的心痛并不一样,因而无法共鸣,无法体会,从看到对方的时候就认定了对方并不是和自己相爱的那个人,所以选择了分离。

看到好多人和我说想君名里差了三年都在一起了,我觉得也不太一样。他们虽然相隔三年,但从感情上来说都没体会过时隔许久寻找不到对方的感觉。泷算起来就是一段时间的联系不上,但并不知道三叶是三年前的人而且已经死了,知道了以后的那种痛苦绝望也就一天时间而已,他就通过口嚼酒穿回了三叶的身体里。对三叶来说更是如此,在联系断开的那天实际上就是她死去的日子,人都死了更不要说感情了。之后的时空中彗星落下的日子晚了一天,泷对她而言是前天才互相沟通过的关系,今天就又见到了,更没有体会过分离之苦。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没有变化过的,所以可以再在一起,但我写的这个里面两人体会的情感已经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不一样了。所以我认为他们没办法安心地与同一时间线的彼此相爱。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和饼饼聊这个脑洞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虐BE,所以我所有的剧情都是为了圆当时想好的结局……ˊ_>ˋ

谢谢你看我叨逼叨看到这里ˊ_>ˋ

评论(2)

热度(17)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