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维勇】Promise(八)

·中篇连载

·灵感来源《惊爆学园》,没看过也没关系,特殊设定文中会解释

·其他部分选手出场有,可能有极少量奥尤,注意避雷

·表面普通傻白甜老师学生,实际有另一重身份这种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所有军火相关如有BUG还望包涵,因为我也不太懂

·求小天使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qwq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八.

斜前方突射而来的子弹处于盲点之中,维克托直到它已近在咫尺才反应过来。拔刀格挡或是倾身躲避在这个距离下都不现实,他便把端在手里的枪抬高。来势汹汹的子弹狠狠撞击在步枪狭窄的枪托上,通常情况来讲它是有可能贯穿木质的枪托并直取后方持枪者的性命的,然而不幸的是任何一把维克托他们使用的枪械,枪托都不可能是普通的木头。子弹没能穿透枪托,它甚至没能嵌进去,只是在乌黑的枪托上留下一个坑就自行掉落在地。

维克托在甩出一把小刀扎进偷袭者的眼睛之后,面带惋惜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突击步枪。

“你得知道,虽然AK-47这种枪型已经人尽皆知得似乎有点烂大街了,但不代表我不会因为一把重金定制的步枪被毁掉而生气。”

尤里端着M16A2给瞎了眼的倒霉家伙补了一子弹,提醒维克托:“那把枪只是枪托被敲了个坑而已。”

“任何不是我给它加上去的痕迹都会破坏它的美感。”维克托把剩余的子弹打出去,转手把枪也扔了出去砸在一人的脑门上,“而我不需要我的所属物带上他人的痕迹。”

尤里呸了一口表示鄙夷,克里斯则摘下了护目镜对维克托语重心长道:“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占有欲太过分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

“我不否认我有占有欲,但大部分时候它在我这不叫心理疾病。”维克托笑目盈盈,从背后拔出一把Uzi冲锋枪。崩掉一个低吼着冲上来的无谋勇士,维克托转过头对克里斯继续道。

“它一般是作为调剂生活的情趣用品。”

“我真的非常同情勇利。”克里斯比了个十字。

维克托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我和勇利的关系很健康,它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的。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个。”

“我没有在怀疑你们的关系,实际上我觉得这跟你们的关系没什么联系。”克里斯换了个新弹匣,“我只是单纯地为被恋人单方面的心理状态限制住了的同事表示伤感,仅此而已。”

“None of your business,”维克托说,“而且我得说,勇利一点也不觉得被限制住了,我相信他和我一样,都很享受。”

克里斯摊摊手表示自己没有更多废话要说,尤里则暴躁地对准他俩身后一阵扫射。

“你们是要先干掉眼前这堆杂鱼还是继续聊那些无聊的生活体会?顺带一提,如果答案是后者的话,我就先给你们一人一子弹清醒清醒。”

尤里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过来,所以两人理智地举了下双手表示同意。克里斯和维克托对视了一眼,没有成功掩饰住眼底的笑意。

“青少年。”克里斯摇着头评价。

“正处于对情爱话题躁动的青春期。我们要主动理解。”维克托附和。

尤里一子弹擦过维克托耳边的空气射进一位敌人的脑门:“我听得见!”

不管是不是因为青春期导致了尤里暴躁的性子,至少他有两点说的很正确。一是他们得尽快解决眼前这些杂鱼,二是他们确实只是杂鱼。

灭掉全员是一个不靠谱的作战提议,所以三人退而求其次杀出一条血路,从包围圈里脱开身去。源源不断指派过来的援军没干掉对方三人中的任何一个,甚至连一个伤残都没打出来。而对方游刃有余地灭掉他们数个巡逻小队后顺利脱离了他们的包围圈,好像枪口和刀尖对着的不是携刀带枪的武装人员,只是一片稍微有点恼人的灌木丛。

不论哪一点都足以让这些用防毒面具遮住脸的士兵们恼羞成怒,于是他们一方面锲而不舍地追着逃开的三人不断射击,一边对对讲机怒吼着让其他小队去到前面包抄,妄图来个瓮中捉鳖。

跑在三人中最后面的克里斯一边反击一边观察着追兵,很是满意地对另外两人报告:“看来他们完全没有发现米奇他们的踪迹,重心全放在我们身上了。”

维克托专注着思索逃跑路线,抽空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之后也发现不了了,我觉得至少大半的兵力都被这群智障叫过来了。”

“也就等于,米奇他们所面临的威胁就更小,也能更简单地完成目标了。我们这活干得不错,看来我们挺适合当诱饵的。”

“别把我算进去,我才该是那个端着枪杀到主谋者前面的人!”尤里对克里斯大叫道,拒不接受对方擅自给他安上的头衔,那很明显对他而言是一种耻辱,“不该是奥塔别克他们!”

维克托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你想食嗟来之食?让他们为你吸引火力,好让你畅通无阻地跑去完成目标?哇哦,尤里,我必须承认你的志向相当远大。”

十五岁的高中生相比二十七岁的成年人在许多方面都要弱得多,很明显的一点就是辩论辩不过。尤里气的满脸通红却找不出话反驳,只好转过身嗒嗒嗒嗒地扫射,在敌人身上发泄愤怒。克里斯罕见地对维克托投去了敬佩的目光——虽然他十几岁的时候天天都是用这目光看后者的,但成年后就没再这样了,毕竟对他们双方来说都觉得那太恶心了。

维克托没对粉丝回坑的行为表现出满足,因为他的耳机里传出一阵充斥了倒吸冷气的喧闹声音。米拉和承吉貌似离话筒有点远,在电波的作用后饶是维克托的听力也只能听到意义模糊的一阵喧闹。而披集没发出声音,只能听到一大串鼠标和键盘敲击的声音。它们很剧烈,说明披集虽然暂时还没尖叫出来,他也差不多要这么做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维克托开口询问,披集抓起话筒大声吼了起来。

“维恰,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向上帝发誓,你真的对此毫不知情吗?!”

维克托皱起眉头,转身跑进一个拐角,按照地图,他们会进入一个较大的仓库,可以在那里肃清一下烦人的追兵。他抓紧话筒,毫不客气地回应道:“你们在说什么?如果是今年的优秀教师的话,评委会还没开始工作,而且那也不值得你在现在问我。”

“那个能力者!被发现的那个第三方势力!”披集抓着话筒几乎是在咆哮了。

维克托跑到仓库大门附近,好视力告诉他门没有锁紧,所以他抱起枪托准备撞门:“我应该知道?提醒你一下,披集,我和你之中貌似你才是那个收集情报的人。”

话筒那头的披集明显犹豫了:“你真的不知道?毫不知情?”

“我不知道。”维克托撞开仓库厚重的大门闯进去,环顾着四周寻找良好的制高点,好给追上来的杂鱼们从上至下的剧烈打击,“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最好再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这么笃定我一定要知道。难道他是我学生吗,比如上个星期被我没收游戏机的那个胖小伙。”

仓库里有不少位置很高的窗户,维克托打量了一下它们的位置,觉得追兵从那里出现的可能性不大,便放心地选了一处窗户底下的货箱跑过去。尤里紧随其后跑进仓库,克里斯断后,站在门口又扫射了一阵。

披集捏紧了话筒:“不是你的学生。比那个要严重多了。”

头顶的窗口突然一阵剧烈的敲击和玻璃破碎声,带着一种孤注一掷般的气势。维克托抬头去看,月光在一片枪击声中依然静好,从背后照来映得那突然出现的身材精瘦的年轻男子像是剪影。

然而尽管他的五官不甚清晰,维克托还是在一瞬间就认出了他。

因为他是那个化成灰他都认得出来的人。

因为他是……

披集的声音非常擅长把握时机,它在这一刻响起,语气难以置信却不容置疑。

“是胜生勇利,维克托。”

“是你的爱人。”

·

实际上,勇利感觉特别无辜。

他从来算不上真正自信,更不要说自负了。他清楚自己哪怕是徒手登天,一个人也是干不过一大帮子人的围攻的。不管他的身体素质再如何非人类,他也依然是人类的一员。没有长第三只眼睛或是第三条胳膊,所以一定会有自己顾不上的地方,成为自己的弱点和把柄被敌人用来威胁。因此他一直非常谨慎,大部分时候都采取不引起注意的方法悄悄完成目标然后迅速撤离。

然而今天似乎不宜执行任务,至少不宜执行秘密任务。

本来藏身于阴影中的勇利打算趁部分兵力被调离的机会,快速通过那一块区域的。然而没想到原本守在这里的被调走了,其他的地方的兵力却冲了过来。勇利被撞了个正着,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举枪回击,坏了一直以来低调行事的规矩。虽然命令是去支援大部队,但也不能放过送上门的袭击者,于是当机立断拨出一批人来追击勇利。

勇利转身就跑。他立刻就明白了,那个能力者团队可能是仗着自己团队人多,分成了几队人马分头行动,其中一队负责吸引火力,好给其他队创造机会。

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勇利心想,行动敏捷地避开后方追兵的袭击一梭子打回去。他不是打不过身后追来的这批人,只不过是不想惹更多麻烦。他是独自行动的,没法玩调虎离山的把戏。干掉身后这一小批人不难,但要在消灭他们阻止任何一个人可能的通报就不那么简单了。招来更多的人对他而言只是消耗体力,还会绊住自己的脚,所以不如就这样吊着他们,反正逃跑中也可以继续寻找真正的交易地点。

然而那伙负责吸引火力的小队似乎玩的实在兴起,支援的兵力根本拿不下他们,只能叫来更多的支援。原本只有身后一拨人在追着的勇利接二连三地撞见其他的巡逻队,几乎被360度全方位攻击过来。他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选择了一条并不想选的路。

他本来就是一直在建筑的高层活动的,地理位置本身就高。他左躲右闪暂时避开追兵,对着一扇窗户打了两发子弹,抬脚踹碎脆弱的玻璃。追兵听到枪声追过来,勇利已经先一步射出了攀绳枪,向旁边的另一栋建筑飞跃过去。

从外形来判断这建筑似乎是仓库的样子。勇利在空中调整姿势,靠着重力加速度一脚踹开仓库上的窗户,扒住窗口停在窗沿上。他下意识地低头查看情况,视线里撞进来一个银发的人影。

一个他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的人影。

勇利一愣,一阵灼烧般的疼痛击中他的右侧小腿。连一声痛呼都来不及发,他身体一歪,倏地从高高的窗口向仓库里摔了进去。

·

耳机里传出一个让所有人惊愕的名字。克里斯吓得差点忘了换弹匣,手忙脚乱地捣鼓着手里的枪,嘴巴却被惊得怎么也闭不上。

不是没有想过身边的熟人可能也是“这一边”的同类,但克里斯真的从未想过,这个人会是胜生勇利。在维克托刚和勇利在一起的时候他确实怀疑过,因为那几乎是职业习惯,他连楼下扫落叶的大妈都怀疑过。不过在以维克托的朋友的身份,拜访过一次勇利之后,克里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勇利的眼神太纯粹了。尤其是在看向维克托的时候,他眼中的爱意根本不需要明说,只要是视力完好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这一边”的人流露不出那样干净而热烈的爱慕神情来,克里斯相信。所以克里斯把身边的人怀疑了个遍,却再也没想过勇利的可能性。

不过看来他信奉的理论在今天晚上可以被扔到垃圾场了,毕竟披集确认了,而且他在听到这件事的下一秒就看见了正主,穿着懂行的装备端着枪踹开了玻璃蹲在离地面几米高的窗口上。哇哦,他那双靴子的鞋底肯定是加厚了,可能还加了点金属在里面。坦白说那靴子还是挺帅的。

克里斯条件反射地想对身前的维克托说点什么,尽管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张开了嘴,刚要发出点什么意义不明的感慨,就看见那人一把丢开了手里还有不少子弹的冲锋枪,大步朝勇利所在窗口的方向冲过去。

黑发的青年貌似被什么人偷袭了,控制不住地从空中摔下来。维克托卯足了劲冲上去,把身体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致,对着勇利用力张开了双臂。

——不带一点顾虑和防备,就那样再自然不过地将自己相对脆弱的胸腹展露出来。

克里斯叹了口气,麻利地关上仓库的门,为即将到来的事情拖延时间。

“看来他自己做好了决定。”

“真是愚不可及啊,爱情这种东西。”

——因为面对勇利,维克托需要的不是防身的武器和架势。

——他只会献上自己的拥抱。

·

大概是追来的人里有擅长远距离狙击的人在。勇利在蚀骨的痛楚中抽了空得出这个结论,无法控制身体的自然反应,从窗口软倒了下去。

他当然认出了地上站的人是谁,对此他没法思索,因为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开始思索。

维克托居然是能力者?自己这样不是暴露了?接下来会怎么样?

无数的问题像气泡一样争先恐后地在他的脑海里沸腾,勇利无法抑制地恐惧起来,旋即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害怕。

他在害怕自己和维克托之间的感情。

他爱维克托,发自内心的,用尽了全力地爱着他。

维克托是他的救赎,就算他不像自己曾经想象的那样纯洁无暇,他也依然是自己的救赎。

勇利害怕的不是发现自己的天使沾染了污秽。

勇利是怕被天使抛弃,哪怕维克托也许根本就不是天使。

他吓得万念俱灰,连基本的自保姿势也忘了做出,对自己将要毫无防备地从两三层楼的高度摔到地上一事都忘了似的。他慌乱地看向跑向他的维克托,大脑连分析对方跑过来的原因都做不到。

直到他看见了维克托的眼睛。

维克托的眼里,只有他。

那双碧蓝的眼瞳里,只有胜生勇利存在。没有疑惑不解,没有怀疑质问,没有伤痛悲苦。没有那些刀枪炮弹,没有什么危机局势,没有任何乱七八糟惹人心烦的事物。

只有勇利的身影存在于维克托的眼中。

勇利突然很想哭,于是泪水溢出了他的眼眶。他把手里的枪扔开,学着维克托的样子,毫不设防地张开双臂,放任自己坠入对方一如既往温暖的怀抱。

什么目标,什么疑问,什么痛苦,在此时此刻都不重要了。

他只是想要拥抱住这个人而已。

·


·我写这篇文就是为了这一章……爽……


评论(39)
热度(361)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