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维勇】Promise(十)

·中篇连载

·灵感来源《惊爆学园》,没看过也没关系,特殊设定文中会解释

·其他部分选手出场有,可能有极少量奥尤,注意避雷

·表面普通傻白甜老师学生,实际有另一重身份这种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所有军火相关如有BUG还望包涵,因为我也不太懂

·求小天使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qwq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

十.

在尤里抑制不住要把他们扔出去之前,维克托和勇利终于想起现在不是一个聊天的好时机。维克托让勇利靠墙边坐好,赶到尤里和克里斯身边询问现状。

“情况怎么样了?”

“根本没问题,这群杂鱼比随处发情的白痴可爱多了!”

维克托对准尤里的后脑勺扇了一巴掌,转头问克里斯:“全部清干净要多久?”

克里斯眼疾手快把尤里对准维克托的枪口推开:“他们还在往这里进来,全部肃清要花上一些时间。不过没关系,争取到的这些时间应该足够B队完成任务的。”

维克托闻言痛苦地按住了额角:“所以前提是我们得留在这做诱饵?”

“不然呢?怎么,你被尤里传染了啊,也想去争那个风头?”克里斯刚说完就猛然觉出不对,快速扫了一眼坐在后方的勇利,用见鬼了的眼神看向维克托:“你是想帮他?”

维克托两手交叉环在胸前,用“你很明白嘛”的表情看回去。

这回痛苦地按住额角的人变成了克里斯。

“大爷欸,你能不能清醒清醒?就算胜生勇利不会动我们,也不代表他就是我们的同伴啊!我说是敌人你肯定要揍我,那他至少也是竞争对手吧!”克里斯几乎要抓住维克托的前襟晃他,“给竞争对手送钱?你引以为傲的脑子和智商呢!”

维克托冷静地听克里斯叫完,伸出了两根手指。

“我只给两个选择,不然我现在就带上勇利离开。一,我们离开这儿,去找任务目标。二,你俩留在这里,我和勇利自己去。”

尤里闻言暴走:“撇下我们自己去耍帅?你想都别想!”

维克托对克里斯微笑:“好了,那你只有一个选择了。”

克里斯嗤之以鼻:“还选择呢,你真给我选择权了吗。”

虽然包括耳机那头听完了全程的其他几人大家都想揍维克托一顿,但毕竟单挑打不过他,群殴有失身份,只能憋着气把B队探查到的大概位置告诉了维克托。维克托拍拍尤里和克里斯的肩膀,示意他们开出一条离开仓库的路来,转回身去走到勇利身前。

他背对着勇利,在他身前蹲下:“上来吧,我们去找大Boss。”

“这么影响作战计划不好吧。”勇利迟疑地爬上维克托的后背,揽住他的脖子,“而且我可能帮不上忙。”

维克托轻轻笑起来:“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作战计划,尤里到现在还想和另一队交换,我正好给他个机会出风头。”

“另外,我可没有让你帮忙的打算。”他托住勇利的大腿,轻松地站起身来,“你受了伤,乖乖地待着就好。”

“我来保护你,还有完成你的愿望。”

·

大约从四年前开始,市场中出现了一种新型的战士。

他们自称为“能力者”。

这些战士全是尚且年幼的儿童,最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岁。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们组成几人的小队,杀伤力比经验丰富的佣兵还要优异。只要能够支付他们提出的报酬,杀人越货奸淫掳掠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任务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但凡有试图阻止他们完成任务的人出现,见人杀人,见鬼杀鬼,短短几年时间不知有多少条人命葬送在这些少年少女的手中,也让能力者声名大噪,一跃成为黑市中最为抢手的战士。

能力者们通常都有着非人的身体素质,经过地狱训练成就的战斗技术,以及在此之上某一点极为强力的能力。有的是视力,有的是反应速度,还有的是计算能力。就是这些普通人也拥有的,但他们有着比普通人强悍数百数千倍的质量的能力,让他们真正成为“能力者”。

然而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如今让人闻风色变的孩子们,实际上并不是真正优质的产品。在知晓真相或是部分真相的人口中,这些孩子只不过是“拙劣的仿造品”。

“以某一个已经存在或曾经存在的模板仿造出的,劣等品”。

因为他们的能力太片面了。

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这是人类的五感。仿造品只能拥有其中之一的强化版,但真品是同时拥有这五种的非人版本的。

真正的能力者大致分为三个不同的种类:感官型,力量型,计算型。每个种类可以分成不同个体的不同情况,比如计算型中的电脑型能力者,其特殊能力的强大就到了能被称为人形超级电脑的程度;或者是力量型中的爆发力强化者,瞬时爆发力带来的速度甚至可与音速媲美。他们拥有的能力比仿造品要全面和完善的多,然而却鲜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因为这些真正的能力者,数量稀少到被称为濒危也不为过。能够制造出他们的机构在十年前因为不明原因被毁灭了,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新的能力者诞生,原本的能力者们也像是和那机构一起灰飞烟灭了似的,杳无音信。直到四年前仿造品的出现,才让“能力者”这个名词再度出世,但真正的能力者却再也没有公然出现在大众的眼光之下。

但就是这样稀少的存在,包括维克托他自己在内,他身边就有九位存在。他们伪装成普通的佣兵做生意,行事低调为人神秘,接任务的频率也很低,因此并不广为人知。但掌管了巨大情报网的少数重头却都对他们付出了大量的人力,试图找出他们的行踪来,并最终不约而同地达成了一个共识——这队伍的成员就是十年前销声匿迹的真正的能力者的残党。

因为他们执行任务的成功率,是连现在的能力者团队也望尘莫及的百分之百。任务总数虽然相比之下要小得多,但他们的成功率简直像是无视任务难度似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只要他们接下了,就一定能够完美的完成。

这样神龙不见首尾的神秘人物,又有谁曾想过会在同一所学校里任教或是在读呢。

勇利趴在维克托的背上,看着他和其他两人所向无敌地从被团团包围的仓库中脱逃,顺手还灭了对方至少四个小队的兵力,忍不住思索自己怎么就会一直都没注意到他们的真实身份。

虽然他自己也有着几乎同等级别的秘密,但还是想吐槽这些人藏得也太深了!

两天前他才给尤里布置过历史作业,在食堂排队时和克里斯聊了一会天,晚上和维克托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夜晚。而现在他在交易场所所在的码头里,维克托背着他的同时依然一路杀敌,尤里尽选那些杀伤力大的枪支爆头,克里斯拿狙击步枪当普通步枪那样抱着跑,精度却丝毫不变。勇利像身处龙卷风的风眼一样,身边风云大作却全牵连不到自己。

世界的变化真是太快了。他有些无力地想。

从仓库出来后他们一行人就几乎是直直地朝B队找到的目的地跑去的,遇上拦路的就像除草机一样直接碾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心上人在身边加了BUFF,维克托简直神魔附体,背着勇利也丝毫没被阻碍到分毫,反而更加厉害了似的。他们就宛如闯入无人之境一般,一路披荆斩棘直冲而去。

顺利的甚至让人有些起疑。

·

勇利想想,自己说的话实在没错。

世界的变化真是太快了。

原本顺利执行的任务戛然而止,耳机中萨拉的尖叫是被点燃的导火索,潜心掩藏在暗处的炸弹和陷阱随之爆发,阻断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这是一场针对他们的阴谋。

小心处理过的芯片是为了让他们相信,这场交易里确实有他们所想要得到的情报。看似严密但根本拦不住他们的兵力是为了掩护,不让他们太早发现事情的真相。而现在,当他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做下的埋伏终于暴露,开始全力回击向维克托他们。

追在身后数量庞大但实力低下的杂兵不知何时散了个干净,拦住去路的人们穿着学校的制服和精简的装备,年轻的脸庞上扬起的是疯狂和错乱的笑容。

是“仿造品”。

是现在的能力者们。

前一步赶到交易场所的B队没能见到进行交易的双方头领,等待在那里的只有数队新一代的能力者们。赶赴过去的A队被一伙高中生打扮的年轻人们拦下,领头的少女扎着可爱的双马尾,小巧的虎牙叼着一枚色彩鲜艳的波板糖。她针织外套的袖子里露出的指尖涂着粉红的颜色,制服短裙下的两条玉腿白暂粉嫩,光洁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

“大叔~”她咬着糖果口齿不清,“这么着急的样子,是要去哪里啊?”

她嬉笑着眯起漂亮的瞳孔,咔嘣一下咬断了嘴里的糖果。

“不如来陪我们玩玩吧❤”

糖果断裂的声音像是发令枪,在她身后躁动着等待的少年少女们猛然暴起,像倾盆大雨一般倾泻而下,狂啸着向维克托等人涌来。有人肆意地放声大笑着,有人冷酷地古井无波,却都拥有着同样危险和狂乱的眼神。

维克托瞬间紧绷起浑身的肌肉与神经。

只论个体战斗力的话,再强的新能力者维克托也能只用一只胳膊就把他揍飞。然而当巨大的数量和默契的配合作为填补加入战力的话,战局就会出现巨大的差异。

再厉害的人也是人,终究不是能只手遮天的神。新能力者再怎么比不上他们也是比普通士兵厉害得多的,群起而攻更是难以抵御。尤里和克里斯竭尽全力保护自身,而维克托还要顾忌一分勇利的存在。为了保护勇利,维克托始终将他护在自己身后,让他尽量不要过多的使用自己的伤腿。

然而战斗中分心一直以来都是大忌。

实际上并不是没有察觉到眼镜少年手中明晃晃的太刀,只是那个角度实在是太过恰好。恰好到只要维克托躲过了的话,那尖利的刀尖便会扎入勇利的后心,直截了当的地穿透他的心脏。

于是维克托做出了选择。

刀尖刺入皮肤破开血肉的声音对他们而言非常耳熟,原本背对着维克托的勇利动作一怔,猛然转过身去。喷溅出来的鲜血从维克托的腹部炸裂开来,不留情面地泼洒到了勇利的眼前。

视线被赤红色侵占。鲜血蒙蔽了勇利的双眼,似乎连他的所有感官也一同遮蔽了似的,让他在一片紧张的战局中愣愣的僵在了原地。

一枚不起眼的炸弹被扔了过来,落在了他的脚边。

下一瞬间,便是轰然。

·

疾步从爆炸席卷的范围退出来,留着一头莫西干红发的少年啐了一口,像猫科动物似的舔了舔自己血流不止的右臂,骂骂咧咧道:“靠,这群人还真够能打的,连大爷我都敢伤。”

与他搭档的金发女孩瞥了他一眼,冰山的小脸上露出不屑:“自己技不如人还嘴硬。”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脾气暴躁的少年扬起两手佩戴的金属利爪就要招呼上去,一把长刀叮地一声挡住了他下挥的双手。先前刺中了维克托的黑发少年推了推眼镜,厚重的镜片反射出一片模糊不清的光来。

“别浪费力气,那个炸弹能炸烂他们的装备,直接炸死不一定,还要上去补一击。”

他整理了几下领口,迈步向已经平息的爆炸地点走去。爆炸带来的烟雾和扬尘挥之不去,少年皱着眉头向前踏去,扬起手中的长刀,准备为随时会出现在视线里的敌人给予最后一击。浑浊的烟尘在一阵吹来的夜风下终于开始消散,少年握好手中的刀柄,视线转向地面时却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地板。他猛然瞳孔一缩,失声叫道:“小心!”

他的提醒很快,同伴们的反应速度也是一点不慢。但是有时候临场的反应再快也躲不过终该袭来的命运,而这命运的原因归咎到底,不过是实力差距这样浅显易懂的道理。

站在最外侧的少女刚一转身,手中的刀还没有来得及挥下,她的视线便是一阵天翻地覆。残留的意识让她瞪大的眼睛不禁扫视,随后诧异地看到自己被人切的平滑利落的脖颈。

她在最后一刻明白了过来,她被人斩下了头颅。

无声无息的,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位能力者便像鸡狗一般被人轻易砍断了脑袋。离她最近的少年猛吸一口凉气,刚忍不住要放声大叫,一阵冰凉的触感哧地穿透了他的太阳穴,破开他的头颅直捣脆弱的大脑。他拼命的叫声被削成了呻吟,在刀尖被拔出的一刹那间从他的喉咙中泄露出来,随着他已无声息的身体一同软倒在地。原本十数人的小队眨眼间便被清去了两人,悄无声息完成这一伟业的人在一片弥漫开来的烟雾中隐隐现身,漆黑的身影像鬼魅残影一般,下一瞬间便又失去了踪影。

原本表情一直淡然的金发少女见到此情此景,终于失声尖叫起来。其他的能力者们浑身一颤,猛地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全力戒备神不知鬼不觉夺走两人性命的袭击者。

然而他们怎么会知道,金发少女的尖叫只是一个开端。

沉重的靴子跑在地上却诡异的没发出一丝声响,纤细的人影纵身一跃,身体像不被重力牵连似的轻松跃上半空。因颈后异常的细风警觉地抬头的少女只看到了一抹乌黑,下一秒银色的刀光便直突向她的眼前。她迅速格挡想要防御,那刀光却更快一步扎入她的两眼之间,刀柄一转搅烂了她眉心后方的大脑。轻巧下坠的身躯只在地上震起一层薄尘,他身形灵活地一转,手中装饰朴素的MDK军刀唰地剁下了一旁少年的右手,一把夺过了他原本抓在手里的TMP冲锋手枪,反手便崩掉了这个倒霉的断手少年。

在一边戒备的同伴们听到了子弹的声音,立刻端起各自的轻兵器朝这位置扫射过来,全然不顾可能还剩下一口气的同伴。袭击者抓着身边两人的尸体作为防御,靠着他们的肉体和身上的装备免于被子弹打到。他扔掉刚得手的冲锋手枪,提着两具尸体便大步往其他人的方向冲了过来。最开始领头的双马尾少女当机立断,抓起一枚小巧的炸弹扔向来人,飞速地后退避开爆炸。轰然的声响再度带起一团尘雾,然而一个人影从那团烟尘中轻易地冲出,连衣服也没被爆炸伤到分毫。

来人几下便赶到了少女的眼前,速度比她所熟知的速度型同伴还要快上几分。旁边同伴射来的子弹被他准确无误地闪身避开,好像那些飞速旋转而来的子弹在他眼里都被放慢了,使他得以轻描淡写地全数躲开。少女抓紧手里的枪对准那人发射出去,他却在极短的距离内身形连变,柔韧的躯体折成不科学的角度,再次躲开了这直接的攻击。而在他完美逃过这枚子弹的同时,他本人也已经攻到了少女的眼前,抓着一把谈不上多么抢眼的军刀,带着一往直前的气势直直袭来。就好像他自己已经化身成为一枚无往不利的子弹,疯狂地携带着死亡的味道。

这人逼到眼前了,少女才看清楚他究竟是谁。与装备一般漆黑的发丝沾染了些许血污,酒红色的双瞳中瞳孔收缩到了惊人的地步,空洞的眼神里只有毁灭的神色将其渲染。他洁白的牙齿大力咬断咀嚼着几颗橙红色的硬糖,糖果的碎屑溅在他的衣领上,反射出与血光相似的猩红。

他是那个一直被银发男人保护着的青年。

在青年的刀斩下她的头颅之前,少女突然回想起了些什么。曾经不小心看到的机密文件里记录著一些失踪长达十年的特殊人群,他们被冠以和自己等人同样的名字,白纸黑字的资料却明明白白地显示出他们比自己要强上太多。

尤其是他们一项独有的特殊装置,通俗的名字是“火场的怪力”。人体为了维护自身状态会由大脑下意识限制大部分的力量,换言之通常人只能使出极限的一小部分力量。然而当人类遇到威胁生命的巨大危险时,这限制会放宽,让人类在短时间内爆发出肉体所拥有的极限的力量。正如在火场中扔开倒下的房梁那样难以置信的力量,在情绪的极端化下让肉体发挥出极限。

然而这种力量之所以会被大脑所限制,就是因为人类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反复或长时间保持极限状态。所以重要的是极限状态的时间。

而这些失踪已久的真正的能力者,他们的身体被改造成了可以控制这限定的极限状态。

以人类的五感为钥匙,通过特定的刺激打开“火场怪力”这个机关,并在他们的身体散架之前将其锁上。当他们进入这种状态时,体力、计算能力、反应速度都将达到巅峰,似乎没有科学依据的第六感也被大幅加强,能瞬间感知到危险的逼近。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心跳频率突破桎梏,确保肉体活动更快,反射神经更快。

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们的思维中不存在其他的信息,只有如何进攻的打算。没有恐惧也没有兴奋,充斥在胸腔里的激动情绪是童年时被深深植入灵魂的狂乱。

是少女他们望尘莫及的狂乱。

居然再度现身了吗,这群不是人的怪物。

少女闭上了双眼,在咽气前狠狠咒骂道。

·

港口外,面包车的后门大开,作为支援组的三人焦急地给已经逃了出来的B队的几人处理伤口。他们所寻到的所谓的交易场所其实离开始的地方不远,仗着一路搜索过去时了解到的地形构造,三人虽然都受了程度算不上轻的伤势,但好歹摆脱了追兵并都完整地回来了。米拉仔细地帮萨拉止住肩膀伤口的血,忧心地往港口里面望去。

“尤里……尤里他们联系不上吗?”

在承吉的帮助下包扎好了头部伤口,奥塔别克抓住披集的手腕,急切地询问道。正在帮米凯莱处理伤口的披集咬紧了牙关,皱着眉头轻轻摇了摇头。奥塔别克紧缩起眉,米拉紧张地攥紧了手里的纱布,再度将视线投往港口内时却突然捕捉到了几个小点,并立刻明白了他们的身份。

“是他们,他们回来了!”

在米拉忍不住惊喜地尖叫时,另外几人也已经看到了。奔跑过来的几人也是浑身挂彩,尤里看上去受伤较轻,半是搀扶半是拖拽着双腿受伤的克里斯。维克托看上去受伤最为严重,整个人都被勇利背在背上,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已经帮B队的三人处理好最严重伤口的几人连忙跳下车,大步往四人的方向跑去。

勇利的速度快得异常,很快便把尤里和克里斯甩在身后,背着维克托跑了过来。然而就在他要到达披集等人的面前时,他原本似乎精力满满的身体猛地一颤。疯狂的神色从他的眼中褪去,本就白暂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更加惨白,连双唇也失尽了血色。他踉跄地停下了奔跑的步伐,躯体像被人用强力电压电击了似的,难以自持地颤抖起来。他看着朝他的方向奔来的几人,虚弱地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汹涌的痛苦和脱力比他的意识更快,它们叫嚣着吞噬了他努力维持的清明,把他扔进无边的冰冷黑暗之中。

勇利微弱地呻吟了一声,噗地倒在了地上。

·


·至此第一部分结束,让各位等了很久真是抱歉_(:зゝ∠)_

·之后就要开始涉及几人小时候的事情了,放心,回忆杀绝对很短,顶多一章就会结束,不会占据更新太久的。以及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吧,勇利和维克托他们一样,也是失踪的那些真正的能力者。至于其他的细节,我们第二部分再见w


评论(28)

热度(245)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