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Acorn】蝴蝶花

·社军同人,但写着写着好像变成了刘军的个人向【。

·短,原作设定半架空,大概是军军喝下咖啡后的时间线

·全部来自脑补,除了名字和原作的他们没有半点关系(x

·艾特原作者  @长长长长长青青 ,斗胆一发acorn tag_(:зゝ∠)_

·如果是以为我更新了的盆友们……点开了的话就当原耽看吧()


·

比清晨的光芒来的更早的,是额头一下柔软温热的触感。

刘军微微皱了皱眉,轻轻睁开双眼。

拉起了窗帘的卧室里开了一盏小灯,柔和的暖光没让他觉出刺眼。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逐渐凝聚的焦距让身前人的面容清晰起来。

那张熟悉的笑脸上不是以往暗带不羁的神情,眉眼中的温柔既自然又纯粹。刘军愣了一下,踌躇地发问:“……社长?”

愣神的人变成了对方。阿尔萨德诧异地怔了怔,随即又扬起那柔和的笑容来,语气宠溺得甚至有点肉麻:“怎么了,突然来了兴致要和我玩社员play吗?不过那也放在晚上再说吧,现在该起床咯。”

他是半跪在床头边与刘军说话的,语毕又探过头来,在后者额头上再度印下一吻:“早上好,亲爱的,今天是想要在卧室吃早餐吗?”

刘军没怎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下意识摇摇头。阿尔萨德便轻笑着站起来,将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放到他的怀里。

“那就快点洗漱吧。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去买只宠物吗?”

男人穿着从未见过的居家服离开了卧室,刚刚递过来的衣服暖烘烘的,低下头闻一闻,像是蕴藏着太阳的香气。刘军掀开被子,缓缓地从这张双人床上站起来,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已经有点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泼洒在刘军的身上。他不自禁地因为耀眼的阳光眯了眯眼,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怀念又悲伤的弧度。

这又是新的一天。普通的,温暖的,新的阳光。

被他抱在怀里的衣服不小心滑落了一件,将刘军的思维唤回。他蹲下身把衣服拾起,素色的料子十分柔软,衣服的款式也是低调却讲究,很像是阿尔萨德的品味。刘军拿着衣服愣了半晌,才恍然大悟似的,回想起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和阿尔萨德住在一起,分享着大概可以定义为恋爱的感情。

·

说是去买宠物,想要买什么小动物却没有定下来。于是阿尔萨德先开车到了普通的宠物商店,拉着刘军的手走进去,随意看看有可以抱回家的小可爱。

体态娇小的母猫缩成一个毛球窝在角落里,懒洋洋地晒着太阳,鼻尖边的胡须随着她的呼吸一颤一颤。单纯呆萌的大狗站在笼子里,只要有人靠近便兴奋地把鼻子探出笼子,兴致勃勃地了解着走进的人们。小巧可爱的仓鼠带早精致的小柜子里,抱着坚果专心致志地啃着,两个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的。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们在人类制造的房子里生存着,吃着自动奉上的食物喝着干净沁甜的清水,不必担心天敌或是他人的袭击。他们憨状可掬的模样十分讨人类的喜欢,引得不少人围在他们身边连声称赞着可爱。

刘军看着左右两边的小动物们,被阿尔萨德牵住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几分。走在他前面一点的对方感受到了这股手劲,转头来只是对他笑着,问他想不想挑一只喜欢的小动物抱抱看。

刘军看向了身边的笼子——那只活泼的金毛犬就住在这里面。它的毛色鲜艳又光洁,黑宝石般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它努力地把鼻尖从笼子的缝隙里探出来,拱到刘军的手边嗅了嗅,又伸出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

刘军惊诧地缩回了手,想了想又鼓起勇气摸回去。大狗柔顺的毛发十分温暖,在刘军抚摸的时候享受地发出一串咕噜噜的声音。刘军站在原地摸了它很久,看向阿尔萨德时却摇了摇头。

“我不想养动物。”

分明是毫无理由的任性发言,阿尔萨德却二话不说地同意了,从未退去的温暖笑容也一如既往。他上前揽住刘军的侧腰,环抱着他往商店外走去。

“不养动物的话,我们要不要去养盆花?”

这个主意倒真是不错,再说植物也比动物好养活的多。跑去花鸟市场转了几圈,刘军左挑右挑看中了一盆水仙,数着芽尖结成的小花苞不愿撒手。阿尔萨德见状便自觉地掏出了钱包,好让刘军能小心地把这花抱回家里去。

回到了屋子里,给花浇了水,摆到了阳光温暖的窗户边。刘军搬了把凳子坐到窗户边,扒在窗台上盯着那几个可爱的小花苞。阿尔萨德看他这模样忍不住发笑,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脑袋。

“这花要开还早着呢,干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刘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小花骨朵。

“我不想错过开花的那时候。”

走到厨房泡咖啡的阿尔萨德听到这句话,无奈又宠溺似的叹了口气,端着泡好的咖啡回到刘军身边。

“这样子的水仙不会现在就开的,最快也是明天早上了。放心吧,如果明早上它开花了的话,我一定会叫你起床的。”

他把温热的马克杯放进刘军的手心里,弯下腰亲了亲刘军的唇。

“出门到处跑了半天了,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

刘军点点头,捧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

咖啡的苦涩和醇香蔓延在了脑海里。

·

张开双眼的时候,耳畔回响着火车轰隆轰隆的前进声。刘军抬手揉了揉眼角,眼神茫然地投向身侧的窗口,只看见色彩浓重的夜晚。

暗红色的天空与墨蓝色的树木,枝桠的形状狰狞且破败。刘军疑惑地眯起了眼睛,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却递到他的眼皮底下,带着熟悉的苦味和香气。

递来咖啡的男人坐到他的对面,轻声笑道:“睡醒了?怎么样,睡得还舒服吗。”

刘军捧住杯子,看着对面的人眨了眨眼睛:“阿尔萨德……”

“诶?亲爱的这是怎么了,这么主动。”男人有些惊奇,让刘军觉得似乎不怀好意的笑脸看着果然有些像是变态,“还没听过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呢。”

像一盆冷水迎面泼洒在了脸上,刘军猛然反应过来。他连忙摇摇头,用自己睡懵了的理由解释突如其来的亲密。他在阿尔萨德一脸的遗憾中垂下头去,握紧了咖啡杯的手柄。

那是一场梦。

他还是刘军,却不再呼吸阳世的风,不再目视耀眼的光,更不会在一株水仙旁与阿尔萨德相吻。

他所处的地方是地狱,体内流淌的是边境的槲寄生与月桂。手中的镰刀彰显他死神的身份,脚踩上的道路分割开生命与死亡。

他行走在世界的边缘,身边萦绕的是冰冷的暗光。

槲寄生在他的血管中成长,在心脏处绽放。橙黄色的花结下浑浊的果,枝芽扎破心房和肺腔,吮吸着他碧蓝的血,啃食着他破败的骨。那娇嫩的花朵绚烂欲滴,花瓣颤抖着张开,任那一颗晶莹的血滑下花芯,直落进深渊。

月桂在他的肉体中扎根,延伸出蓬松茂盛的枝条。翠绿的叶间冒出淡黄色的花,紫褐色的果实悬挂其上,拉扯着蕊柱将它撕碎。蔓延全身的枝蔓穿梭于他的骨肉之间,从每一寸细小的缺口中钻出,以身取代他曾为人类的证明。

它们是火苗,拯救了刘军的意识,也燃尽了他的血肉。

月桂为赞美,为和平,花语却是截然相反的蛊惑。槲寄生乃希望,乃丰饶,其枝条却刺穿了奥丁之子的胸膛。

他的体内生长着寓意幸福与死亡的植物,供他的精神苟延残喘,却也吞噬着他最后一丝存在的生命。

刘军闭上了眼睛。

昔有庄周梦蝶,醒后道不清是人梦为了蝶,还是蝶幻作了人。

但他不是庄周,亦没有分不清梦境与现世。因为他是明白的,他已经没有了奢望那种平凡的资格。

从阿尔萨德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原先的轨道就已经被尽数斩断,磨成分崩离析的状态。战场中残破的身躯被异界的力量修补完好,崭新的齿轮随着他崭新的身份出现,与另一个世界的零件相互咬合,直至他被彻底融入这一处的空气里。

月桂散发着清香,槲寄生摇晃着浆果。

手中握住的不是灼热的枪炮,而是冰冷的镰刀。商店里鲜活的小动物们属于另一个世界,是被死亡缠绕的他无法触及的存在。常伴身侧的男人总爱亲密地唤他,却不代表便有任何实际上的心动。

蝶已幻灭,人已身死。

刘军明白的,在这漫长的未来之中,一场柔和的梦境已是莫大的恩泽。

只是可惜了。

那娇嫩的小花骨朵,真想亲眼看看她开放的模样啊。

·

END

·


·感觉最后一部分写的好像有点莫名其妙的(。

·以及告白长青太太,月桂和槲寄生的选择真是太赞了……超级合适的……


评论(6)

热度(23)

  1. 长长长长长青青凉茶书屋 转载了此文字
    何德何能看到这般同人,我刘某死而无憾(你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