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一卷 · 第一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一卷. “本源受损,万物倾覆”

·

第一章. “已然荒芜”

·

大野智睁开眼睛,首先感到的便是痛。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全像是被扔进沸腾的大锅熬煮过一般,被死气和痛苦尽数弥漫。大野智费力眨动双眼,视线所及之处却是彻彻底底的黑暗,毫无半点亮光幸存。知道这身体多半是瞎了,大野智苦恼地咧了咧嘴,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双臂。

都没知觉了,这人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啊。

心下叹了口气,大野智牵动心思,将这身体里没有散尽的生气全数引导到右手掌心处。一阵微弱的蓝光闪烁后,一股股柔和的生机从他掌心出浮现的纹章中流出,一寸一寸滋润这具刚死去不久的身体。

不过个把呼吸的时间,大野智的眼前开始有亮光浮现,他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又过了一会儿,等到已有气力握拳后,这才翻身从地上坐起。

席坐原地等待纹章将生机倾灌了个七七八八,大野智长出了一口气,缓慢地站了起来。原本溃烂的皮肤血肉已经完好,粉碎崩断的骨头也都长实了,大野智原地蹦跶了几下,感觉到这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气力最旺盛的状态了,这才分出精神,查看周围的环境。

其实在来到这世界以前,已经看过任务明细的大野智就多多少少能预料到此地的情况,现在一看果不其然。他所站着的地方不要说花草走兽,连土地都是龟裂焦黑,毫无生机涌现。昏沉的天空下笼罩着呛人的黑雾,大野智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的视力根本看不到百米开外,便只能将右手掌心覆在双眼之上,嘴里轻声念念起来。

不多时,他移开手掌,原本略带混沌的双目一片清明,甚至眼底隐隐流淌蓝光,看着精气神十足。他再度向周围看去,以他自身为圆心,方圆千米之内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丝飞尘都清清楚楚,再也没有刚才那茫然的景象。大野智满意地点了点头,夸赞了一句修正司的办事力度,手中光芒又起,这次则是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原本普通的血肉经脉在蓝光的洗礼下逐渐坚韧,甚至带上了十分奇异的妙用。大野智活动了一下手腕,检查了一番此时的身体强度后,没再犹豫,拔腿向着一处方向狂奔出去。

大野智所奔向的方向是通过刚刚特意加强过的视觉发现的,是一处稍显破败的城墙。尽管城墙上缺口烂瓦不少,但大野智还是察觉到城墙范围内有不少活物的气息,便直接向着那处跑了过去。跑过去的途中他也没闲着,蓝光流过大脑,激活刚刚修复的海马体,将这具身体的信息记忆尽数吐露出来。大野智一边细细看着,一边脚不停歇地向前奔去。

·

一醒来就被一位妇人抱在怀里哭得呼天抢地的,饶是经验丰富的二宫和也也没能忍住一阵呆滞。不过毕竟他经验丰富,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费力地抬起虚弱的双臂,轻轻环抱住妇人的肩膀。

“妈妈……”

羸弱细微的声音让妇人一愣,立刻惊喜交加地看向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孩子。尽管十分虚弱,但那双眼睛不复分秒前的死气,十分灵动,一看便知道这孩子至少精神无碍了。妇人惊喜之下泪水更是肆虐,却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轻手轻脚地把二宫和也放倒在床铺上,又替他盖好被子,这才软声道:“没事了没事了,远儿你没事了,妈妈这就去告诉爷爷爸爸还有你哥哥,给你找点药和水来,你就乖乖躺在这里啊。”

二宫和也乖巧地点点头,缩在单薄的被子里:“恩,妈妈不哭。”

“不哭不哭,妈妈刚刚只是被吓到了,妈妈不哭了。”妇人擦去眼角的泪水,只是满腔的喜悦和欣慰让眼泪还是无法完全停住。一时无法控制好情绪,妇人便连忙赶出门去,既是要告诉丈夫公公孩子没事的好消息,也是怕自己更加失态,让刚逃离鬼门关的孩子被自己的情绪波及,对身体极为有害。

听见妇人奔出门去,二宫和也轻叹一声,支撑着这瘦小病弱的身体在床上坐了起来。心念一动,右掌心一阵金光律动,很快让他虚弱的甚至喘不过来气的身体好转许多。二宫和也低下头,轻微活动了一下双手。一面感受着这孩子的身体状况,一面发动海马体回忆以往,二宫和也分析着得到的情报,快速在脑海中推算准备起来。

这具身体名叫远,并没有姓氏,应该是这片世界的习俗。刚刚陪在身边的妇人是他的母亲,名叫馨燕。远今年十一岁,然而因为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羸弱身体,不仅从小就病痛不断,外表看起来甚至只有八九岁大小。再加之这世界的本源受损,异动叠生,大部分生物都在一次次的毁灭浩劫中烟消云散,药草物资相当稀缺,更是没办法拿出来为远治疗。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年纪,终于还是没能撑过一次发烧,就此夭折。这孩子最后是死在母亲的怀中,去得十分安详,只是可怜了为他操心操劳的母亲,如果不是二宫和也为了执行任务魂穿介入,她恐怕要抱着孩子的尸体生生哭去昏厥。

二宫和也正思索着,听到门外一阵焦急纷乱的脚步声,连忙躺回了被窝里。下一秒,三位年龄不同的男人便接连冲进屋子里来,一见到二宫和也那对大睁着的双眼,情绪激动之下甚至差点落下泪来。年龄最老的那位老者须发皆白,行动还很利索,然而此时看着二宫和也,伸出去的手竟然颤颤巍巍的,像是无力支撑。

二宫和也见状,连忙伸出手去,主动握住了老人的手,轻声唤道:“爷爷。”

小孙子的叫声让老人一阵泪眼婆娑,握住二宫和也的小手连说了几声好,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二宫和也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又向另两位长辈唤道:“爸爸,哥哥。”

虽然样貌老成,但也就不过十六七岁的遥听到弟弟的声音,几日来的悲痛和折磨终于决堤,扑到床边便嚎啕大哭起来。做父亲的比儿子稳重点,但也是难掩情绪,伸出手去一遍一遍地摸着儿子苍白的小脸,双唇颤抖却说不出一言半语。

慢上一步的馨燕看着屋里三代人的激动,泪水又是淌落下来。但与这几日的眼泪不同,她哭着哭着便笑了起来。小儿子自幼羸弱,这次更是几乎被医师下了死刑,然而苍天有眼,终于没这么狠心夺走她的儿子。这次大病医师也说过了,如果远儿能活下来,那几年里最大的一坎就算过去了,只要尽力给他调养,日后身体能慢慢好转起来的。馨燕擦干净眼泪,走进屋里劝着家人该高兴高兴,却是劝着劝着又蓄起了泪,像是要把几年份的泪水全在今天哭完似的。

·

樱井翔看着眼前腥气浓重的生肉,嫌弃的表情完全无法控制。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办法蹲到一具破烂尸体旁边大快朵颐,几个起身远离了这里,找到一处静地后一脸肉痛地发动了掌心的纹章。

红光渐起,缓慢流进他的血管静脉,然而不论是光芒的明亮程度还是修复的速度都有些缓慢。樱井翔看着那光芒一脸无奈,他在刚结束的休假中为了找到一本书,不慎用掉了大半的善功。这既是修正官身份象征,又是一件绝佳法宝的纹章并没有那么好心,轻而易举地为他们修复魂穿后所用躯体的伤势病痛。不论是疗伤、治病、抑或增强特定体质或能力,都是需要他们用善功和修正司兑换的。樱井翔手头的善功并不充裕,为了之后的长远打算,他不可能在这时候就挥霍善功,治愈躯体。

他所魂穿的这具身体和前两人截然不同,竟然是一只百年熊妖的身体。在这世界中动物拥有灵智乃至修炼人形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区区几百年就能让这样一只黑熊修出人形。然而与之相伴的弊端也很明显,这世界里的人形妖怪并没有其他一些世界中的人形妖怪强悍,像这只熊妖也是因为肉体不够强悍,被一次天地异动波及,这才命丧黄泉。

虽说作为熊妖的身体可以靠吃食有灵力修为的动物血肉帮助修复,但现在在这身体里的灵智是樱井翔,那口感和味道也都是他在体会着的。樱井翔是谁?那可是在吃上从不肯亏待自己的主,让他去啃食放了几天的动物尸体,还不如直接杀了他算了。

然而全部用善功休养身体实在划不来,樱井翔几番思索,决定还是前去捕猎。然而这世界里的生灵早就死伤大半,有灵力修为的动物更是难寻,对这熊妖来说,普通动物的血肉已经没什么帮助,吃了也只有饱腹效果,没有灵力修为的动物吃来实在没有意义。像那具微微腐烂的尸体,就是这熊妖好不容易遇上的大好食物,所以才会舍不得丢弃,一直放在自己的洞府之中。

这熊妖没有老师也没有朋友,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能活到几百年还修成人形,真是令人真心佩服。可惜的是他的气运似乎也用到了尽头,最终还是丢了性命,让樱井翔接了过去。

在外边晃悠半天也一无所获,樱井翔垂头丧气地走回了熊妖的洞府,看着那具腐烂的尸体生闷气。他拿着木棍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尸体上的血窟窿,哀叹着就算是能有一缕下等灵火,他也能把这尸体上置其腐烂的细菌真菌尽数灭除而不损血肉。但是下等灵火的兑换需要的善功比他直接用善功兑换修复身体还要多,就算是蠢货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哀叹了一会,樱井翔还是无可奈何地准备直接兑换善功修复躯体。然而他掌心的纹章突然两闪,他的心中也是掠过两丝念头,顿时一喜。

这是身为同一支小队里的修正官队友的效果,只要达到一定距离内,他们之间就可以互相感应到彼此的存在。哪怕相貌身体尽数改变,也能在面对面时立刻认出对方来。而这次纹章直接亮了两闪,说明附近有两位队友。樱井翔立刻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跨过那具尸体,起身便向感应到的方向奔去。

只要找到了队友,临时借点善功,修复躯体那是分分钟的事情,更不需要他勉强自己去吃那腐肉了。

樱井翔越想越高兴,脚下速度更快,几乎化作一缕清风。

·

接过下属递来的疗伤草药,相叶雅纪心念微动,精神扫视了一番那制作粗劣的药丸,便明白这草药说得好听,实际上根本没多大疗伤效果。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世界的本源受损相当于人类的心脏出问题,大片生灵难以生存的当下,这些需要细心呵护的药草又怎能安然无恙。

心中叹息,相叶雅纪面上不动声色,微微点了点头便吞下了药丸,反正聊胜于无。他所魂穿的这具身体是一支护卫队的队长,平日里不假辞色寡言少语,他也就扮得一脸面瘫样,好不让亲近之人察觉出异样来。

这位队长名叫石孟,不仅武功不错,还凭借年轻时的机缘有点灵力修为。按理说这样的人物虽说不一定能出头,但自保多半无碍,却还是惨死,让相叶雅纪魂穿进来。原因便是他这护卫队要护卫的那位主子,同时也是松本润魂穿的对象,燓炎城城主唯一的儿子,越轩。

这越轩天赋不错,十七八岁的年纪灵力修为已经能在石孟手下挨过几回合。只是因为自小被宠着长大,心性不佳,眼光和头脑完全不够格。这次就是因为外出时不自量力,去挑战一只近千年的兽妖,被几巴掌拍死了。石孟忠心护主,比越轩死的还早。

然而万幸的是护卫队的其他人因为没有灵力修为,被兽妖最开始的吼声震晕了,并没看到他们被拍死的那一幕。所以两人魂穿过来后立刻修复了些躯体,扮成受伤逃窜的模样,叫醒护卫队的人们一路逃亡,直到脱离那兽妖的势力范围。

相叶雅纪看上去伤的更重,但毕竟是成年人,而且是护卫队的队长,只是稍做休息就开始下达命令。松本润的运气就比较好,反正也穿到了一个小少爷的身体里,一向识时务的松本润干脆学着耍耍少爷脾气,闭着眼在护卫们收拾好的歇脚处休息。拿过几枚要献给小主人的药丸,相叶雅纪吩咐让其他人到附近去巡逻查看,走到松本润身边蹲下来,通过身为修正官队友的联系,和松本润直接用精神对话起来。

互相交流了一下这两具身体的信息,免得在一些细节上出现纰漏。松本润坐起来,挠了挠脑袋,低声道:“这次运气不错,既然这是某位城主的儿子,得到消息肯定比普通人要简单的多了。”

相叶雅纪认同的点点头,又感叹道:“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

“反正肯定没事,没什么好担心的,”松本润轻轻一笑,“我就希望他们三个中有谁中个头奖,魂穿到兽妖灵物的身上去。我们在人类世界中搜集线索,他能在兽妖界中找些消息。”

话音刚落,两人的纹章都是划过一道亮光。两人一愣,微一沉吟之后,松本润掩藏不住脸上的喜色,哈哈笑了起来。

“竟然还让我说中了,这明显是百年兽妖的气息。虽然还不知是谁,但肯定是感应到我们了,正向我们这赶来呢。”

·


评论(4)

热度(22)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