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咩都冇,又穷又样衰

关于

【岚无cp】时空修正司(第一卷 · 第三章)

*山风全员无cp,正剧向

*我居然在日更,我一定是个假的凉茶_(:зゝ∠)_

*全文走:【时空修正司】


第一卷. “本源受损,万物倾覆”

·

第三章. “再聚首”

·

这两日,小城里发生了一件相当不小的事情,稳稳包揽了好几天的谈资。

城西边寡妇庚娘相依为命的小儿子,出城逛了几天弄了一身伤回来,可也得了件无上的宝物回来。他的体内出现了灵力!

人类不比花草树木,不比飞禽走兽,不依傍自然而居,而是伐林垦地,开拓疆土。不顺自然而行,人类享受到了自然无法给予的繁荣昌盛,却同样受到了来自自然的惩罚。花草走兽只要年岁够长,轻而易举便能感悟和吸收世间灵力,修炼肉身精神,延长寿命提高实力。但对于人类来说,随便就想感悟吸收自然灵力根本不可能,只有体内本身便存有灵力,内外兼修,方才有一探灵力奥妙的可能。拥有灵力乃万中无一的上天馈赠,若是父母都具备灵力,孩子的确有很大可能天生具备灵力。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除非气运傍身偶有奇遇,灵力就是终身可望不可即的宝物。

而那纹小子正是外出时面迎奇遇,竟然突兀地有了一身灵力,可以像世间灵物一样修炼成长,吸收天地灵力,成为人人敬畏寿命悠久的高手。消息一传开,小城里不少年轻人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恨不得也跑出去碰上一次地龙翻身,好换来一身灵力,好不容易才叫各家长辈拽了回去。

身边的议论纷纷大野智当然是知道的,但他没去理会,只是一心按照二宫和也给的指示行动。他先是去找了老城主,求得城里代代相传留下的一本灵力修炼功法一阅,随后便按部就班修炼了起来。

这样的边陲小城能有的功法当然不可能是什么上好秘籍,充其量只能算是个中下等的入门,一些细微的地方也有着不少漏洞,导致它的价值不高。但现在除了这本功法以外也找不到其他的,大野智只得一边修复完善功法,一边扎实地修炼。

身为见识过不知凡几各式功法的修正官,之所以要委屈自己修炼这劣等的功法,是为了不刺激世界本源。每一个世界与位面的发展阶段不同,承受力自然也是天差地别,若是擅用超过本源能承受的功法招式,有很大可能会伤害到本源,那就与修正官的目的相去甚远了。所以为了安安全全地维持好位面世界应有的平衡,大野智只得抱着一本以往只会拿去垫桌脚的功法,用心地一遍遍研读体会,学习修炼。

这次的任务中,就数大野智魂穿的身体死得最为凄惨。小远是病死的,除了身体羸弱并没有其他问题;熊妖库玛虽是被卷进了天地异动,但毕竟是修炼几百年的肉身,损伤并不算特别大,没修复前都能随意驱力赶路;石孟和越轩被兽妖拍死,死得是不能更死了,但受的主要是内伤,外表还好,至少还没缺胳膊少腿或者变成一滩肉泥。但纹则不一样,他的死因和库玛相同,也是被卷进了天地异动。他在山丘上时遇上了地震和山体崩塌,摔得四肢错位不说,那些被震动带起的飞石往他身上这么一通招呼,他的尸体没被砸个稀巴烂都实在万幸。所以大野智魂穿时,还不等他自己兑换善功修复身体,修正司已经先一步出手帮他做了最基础的修复。不说别的,至少得有个人样吧。

因为这个原因,大野智意识清醒后第一反应,就是从里到外彻彻底底地把这身体好好修复一顿。因为纹的死状几乎可以回炉重造,完全就像一张白纸似的,所以善功修复身体时附带的那些改善效果,居然一点不剩地被这身体全数吸收了。他的肉体强度已经可以比拟一些修为尚浅的兽妖,几乎是全新构建起来的肉体不仅对善功的吸收效率很高,对世间灵力的吸收也是事半功倍,让他的灵力修为突飞猛进。要不是二宫和也要求大野智暂时隐藏实力,他这修炼的速度早就要招来一堆消息灵通的高手来收徒了。

时间飞逝,一晃两年时间过去,大野智的灵力修为进步飞快,但外在显示则很平庸,是他有意为之。二宫和也身体好转,长高长壮了不少,虽然比起同龄人还是稍显矮小瘦弱,但起码不会错估他的年龄了。

阿纹性格一向开朗大方,和小远的兄长遥关系很好,因而也和小远关系亲密。在旁人眼里,小远身体好转,阿纹得到奇遇后,两人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阿纹还时常带着小远一起锻炼身体,助后者强身健体。看着小远的身体渐渐强壮起来,小远的父母对大野智是感恩戴德,三天两头给他和庚娘送东西,弄的大野智很不好意思——二宫和也的身体强壮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那全是善功兑换的效果。二宫和也只是把他拉出来当挡箭牌,他那能坐绝不站着,能躺绝不坐着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和他一起锻炼啊!

不过这话只能在心里腹诽几句,大野智是不敢说出来的。

这一日,大野智正在自家小院里修炼功法,忽然察觉到有人走向家门。他上前开门,来拜访的人被抢先开了门也不吃惊,显然已经习惯大野智能早早知晓自己的到来这种情况。

来人是城主的儿子,寒暄几句后郑重地对大野智说道:“燓炎城下任城主携亲信去往领地内各个城区探视,大约在五日之后会抵达本城,届时也将有几位高手陪同。父亲让我来告知你一声,你是我们镇子里唯一有灵力修为的人,到时候还要劳烦你一起接待一二。”

“我知道了,明日便去府上详谈。”

送走了城主之子,大野智关好院门反身,原本待在里屋的二宫和也出现在院子里,正坐在一把小木椅上,优哉游哉地晃着小腿。

不等大野智开口,他便摆摆手:“几年内都没有城与城之间交流的情况,以往更是没有继承人上任前便四下探视的先例。看来他们应该就在燓炎城里,而且身份一定不低。”

大野智给他倒了杯水,席地坐到他身旁,问道:“我要显示真实实力吗?”

“那是当然,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二宫和也晃了晃杯子,看着杯子里晃荡不平的水面轻道,“已经两年过去了,想必他们那边也该准备得差不多了。等了这么久,是时候放开手脚了。”

·

还没进城,纹章还没提示前,樱井翔和松本润就明白他们要找的两个人都在这座小城里。

两年前一位少年外出后偶有奇遇得到灵力,能以修炼功法,这个时间点实在太巧,而且传言中他返回时伤势不轻,由此判断必然是一位。而吩咐下人搜集情报后,得知同一时间,城里一自小羸弱的孩子熬过了一场大病,从那以后身体逐渐好转,且和那得到奇遇的少年关系亲密。听到下属简单几句汇报,樱井翔和松本润对视一眼,眼中都扬起了笑意。

找到他们了!

两人当机立断,立刻准备前往!

到了抵达的那一天,身为护卫队队长的相叶雅纪走在最前,远远地便看到了一个样貌普通的少年,安安静静地候在城主府的门前。察觉到了相叶雅纪的目光,他抬眼看过来,立刻便扬起了相叶雅纪极为熟悉的柔软微笑。

是小大!

相叶雅纪的心里已经开始欢呼雀跃,面上却不得不维持一张不苟言笑的面瘫表情。松本润是此行的主角,被重重保护在核心位置,与大野智目光汇聚不过几秒便移开了视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地和小城的城主寒暄。樱井翔两年前跟随松本润进入燓炎城后,不久便成为了贴身保护松本润的高手,这一次自然也是守候在松本润左右。不过因为他只是一介保镖,用不着应付那些官场礼仪,也不用太过在意自己的动作表情,一见到大野智便毫不掩饰地笑开了,对着大野智笑着眨了眨眼。

大野智对他们三个一一点了头,十分低调地跟在城主身后,引众人入府。

这世界没有国家的概念,尚还能居住的区域被几位大城主瓜分,划出一片片领地来。大城主居于领地心脏位置的主城中,拥有若干相隔或近或远的小城存在于领地之中,实际上与其他位面世界的国王大同小异。

燓冰城正是这一片领地的主城,越轩的父亲也不是某一小城的城主,而是堪比国王地位的大城主。作为他的直接继承人,松本润也就等于是储君,是太子,身份自然十分高贵。这等贵人巡视领地,身边也不可能只带护卫士兵,几位身体还很健壮的长老也随行左右。

只不过跟随巡防的长老究竟是想要帮助松本润,还是想给他使点绊子找点茬,这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是什么世界,权利争斗永远都是高层不会缺失的一环。

松本润是储君,是继承人,但在这些长老心里他可不一定会成为下任城主。他们这些长老多多少少与城主都有亲缘关系,城主的交替也确实没有要求一定世袭,这些长老的儿孙也都有一定可能成为下任城主。

既然是这么个传统的话,怎么可能会没有人蹦跶着想找机会把这位储君拉下座呢?就算大部分时候只敢做些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但就算是恶心一下竞争对手,他们也能心情好转不少。不过这次的巡视也差不多将要结束,不在主城内,他们做什么对松本润也影响不大,对此倒不是那么热衷了。

一通客套后城主将松本润一行人引进宴厅。樱井翔和相叶雅纪作为松本润身边两大好手,本身地位也不低,因而随侍左右。大野智算是东道主一列,和城主等人坐在一起。二宫和也身份不够,提早讨了个斟酒端菜的活儿,在厅里进进出出,和樱井翔他们三人也都偷偷打过了照面,互相颔首示意过了。

酒席过半,气氛活络了些许,一位性格粗犷的长老拍了几下桌子,嚷着要让小城里难能一见有灵力修为的那位出来露两手。大野智傻兮兮地笑着走上大厅中心,一个一个给诸位主城来的大人物打了招呼,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庸的村野农夫。诸位身份高者顿时有些不喜,尤其无灵力修为的几位更是咬牙切齿,觉得这人粗俗愚昧,只是狗屎运得了一身灵力,实在是暴殄天物。而且大野智表现出来的修为也十分平凡,根本不是这些长老能看得上眼的。

一位没有灵力修为的长老并不掩饰一脸的不屑,冷哼一声:“看来还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空有灵力,却无相衬的实力气势,实在可惜。”

城主听得嘴角发僵,什么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句话把阿纹和小城全骂了一遍!可他再不爽也没有意义,只得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面上还得赔着笑。

松本润眼中同样闪过一丝恼火,大野智可是他的队长他的大哥,虽然他们不知道,但他也不能容许这种货色随意辱骂他。他和城主不一样,可不怕这些长老,当即便开口道:“此言差矣,此处不比燓炎城,资源匮乏,又没有上好功法和师傅相助,他能达到这种程度已能证明潜力上佳!更何况眼见方为实,这位小兄弟还没展示过他的实力,如何能断言他实力低弱,上不了台面?长老实在狭隘独断了。”

那长老被这么直接地一通反驳,心中气恼,暗地里已经是咒骂连连。他面上竭力维持平淡,呵呵干笑两声,道:“少主言之有理,只是这人周身灵力微弱,确是平庸之辈。得到灵力却如此荒废,是忍不住叹声可惜。”他没有灵力修为当然是感受不到大野智身边的灵力到底是弱是强,那都是他身边亲信偷偷告诉他的。

这下松本润的表情反而变得似笑非笑起来。他拿起一枚水果凑到嘴边嚼了两口,含糊不清地道:“我倒与你意见不同。我看这小兄弟处事稳重,不卑不亢,是心性优秀之人,想来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可就是光明正大和自己叫板了啊。长老脸皮抽搐,冷声道:“看来少主眼光独特。但确实眼不见不能为实,不如让我这下属向这位讨教两招,也好比个清楚。”

城主听了这话差点没骂街——你那属下是什么等级,阿纹又是什么等级?让一个身经百战的侍从和修行不过两年的少年相斗,这人脸皮也太厚了吧!

城主心中又怒又忧,其余围观者也在心里觉得这老家伙的做法太有失身份,已经提前替大野智哀叹起来。然而厅内却有四个人忍不住偷笑,几乎要掐自己大腿才能止住脸颊肌肉的抽动。

还就怕你不提出来!

松本润没吭声,算是默认这场临时的比武。那位下属走上前来,满脸轻蔑,丝毫没把大野智放在眼里,只想着如何出招能让这小子输得更难看一些。大野智从头至尾保持沉默,抬眼和厅内的另外四人一一对视了一遍,得到四个“上吧利达干死他!”的眼神,不禁噗嗤一笑。

与他对武的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被吓傻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大野智没理会对方的眼神。他看似随意的划开架势,对对手柔和一笑。

“请赐教。”

·


评论(8)
热度(20)

©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