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授权翻译】【APH&HP】智慧的代价(一)

原文作者:Phanfan925

原文名:The Price Of Wisdom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9983001/1/The-Price-of-Wisdom

授权书:



·

译者注:

这是我刚好两年前取得的许可,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搁置了,也没有发出来过……正好最近有点颓废,写东西略瓶颈,干脆把这个重新拾起来_(:зゝ∠)_

故事是亚瑟去霍格沃茨当了老师,时间基本是在凤凰社时期,全文粮食向。原作者称呼亚瑟的方式并不是固定的,所有的“英·格·兰”、“英·国”、“亚瑟”指的都是亚瑟,其他国家的角色同理。

至于各种语句不通顺等方面就请饶了我吧,同时欢迎各种对我的翻译的建议和纠错_(:зゝ∠)_

以下全部出自原作者

·

前言:英·格·兰决定在霍格沃茨任教,以便能时刻关注着大难不死的男孩。但是著名的三人组(哈利,罗恩,赫敏)开始怀疑起了他们的新教授……英·格·兰可以保住自己身为一个国家的这个秘密身份吗?而伏地魔又想从他那得到些什么呢?

PS:不多说什么,不过本文偏后的位置有一点加·拿·大x乌·克·兰出现。如果你不喜欢这对cp也别担心,就像我说的这会到很后面才出现,而且并不会占很多篇幅。

声明:我不拥有哈利波特与黑塔利亚的任何角色




一. 准备

·

赤红色。

这颜色是如此的美丽,并且让人惊叹。它是那么的漂亮……但是,它又实在是明亮得太过不讲道理,以致于双眼都要为之灼瞎似的。

一直以来,英·格·兰对赤红色都有着复杂的感觉,它代表了世界上所有好与坏的事物。爱意,感情,邪恶,牺牲,鲜血……全都被这一简单明亮的颜色所描绘了出来。

他再一次咳嗽起来,赤红飞溅到了他所俯身倚靠的水槽之中,而他的身体随着让人紧张的慌乱气息不健康地颤抖着。

这样是很奇怪的,他不应该会仅因为一次简单的攻击而产生这么过度的反应。这很不自然。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又是一片刺目的赤红。

英·格·兰用他那双流露出紧张,但更多是疑问的绿色眼睛查看向这些赤红。

那是他的血液。

为什么这会发生在他身上?

伴随着一声动摇的深深叹息,英·格·兰将水槽中的鲜血清洗干净,并把嘴角残余的这些深红的液体抹去,而后走到客厅里并重重的坐到沙发上。他疲惫地合上他那对疑云遍布的碧绿双眼,让自己专注于调整呼吸上。

呼出去……吸进来……呼……吸……

等到他的呼吸变得比较平静后,英·格·兰再次睁开眼睛并思考起他自己的状况。自上一周开始,他偶尔会突然这样剧烈的咳嗽,就像他刚刚在洗手间里忍受的那样。理所理当的,他实际上明确地知道这为什么会发生。这全是因为伏地魔那以屠杀“麻瓜”为乐的残忍行为而导致的(而那该死的没用魔法部压根连一件能帮到忙的事情都没做)。

但是,还是不对。

他完全理解造成他这种情况的因素,毕竟他能通过他死去的国民们的眼睛体会到他们的感觉并知晓发生了什么事……他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会给他造成这种程度的痛苦与煎熬。黑魔王最近一反常态的安静,一直隐藏在阴影中并保持低调,以避免引起魔法部的怀疑。所以要怎么解释他这一直重复的咳血的现象?这样巨大的反应要发生在一个国家的身上,一般只会在他或她遭遇到严重损失的时候,而不会只是任意一两位国民的死亡就会造成的。

英·格·兰再次叹息起来,站起身舒展他酸疼的肌肉。他可以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内心深处颤动着。

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

英·格·兰明白,在他的人民们不断身陷残酷的谋杀威胁时,他不可能只是站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当然,他对那位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的计划的干扰程度是有限的,可他至少要做点什么事。

英·格·兰激动的收紧了拳头,在心中怒吼道。

「如果我能杀了神秘人……」英·格·兰在心里低吼着,「不论怎样,至少我要去确保被选中的那个人起到了作用……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在想到了被选中的那个人的同时,英·格·兰那不符合他一贯的绅士风度的怒火全部消失了……更准确的说,是在想到那个身材瘦长,拥有着骨节突出的膝盖与乱糟糟的头发的15岁男孩,哈利·波特。自这个男孩出生的那天起,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就对他抱持了很大的兴趣。

“……我想现在正是我再一次拜访霍格沃茨的时候了……”英·格·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思索着,“已经有……是一千年还是更久了呢?或许有几年的偏差吧。总之,我需要时刻注意着波特,而还有什么能比成为他的老师更好的办法来照看这位小伙子呢?不仅如此,若是魔法大战当真迫在眉睫,在霍格沃茨当老师也更便于指引年轻的女巫和巫师们,让他们做好迎击那场终将成为过去的可怕战争的准备。”

英·格·兰点了点头,迅速站起身来,整了整他的衣服:“就这么办吧。现在我想我最好和邓布利多联系一下。”

·

当一只巨大的棕色猫头鹰猛扑进办公室,爪子上抓着一只信封并同时大声尖叫时,如果说邓布利多教授只是赶到惊讶的话,那实在是将事实轻描淡写了。邓布利多并不是那种容易受到惊吓的人,但他从未料到过会有一封信像这样,被一位吵闹的让人厌烦的生物在凌晨两点这样的时候送过来。

福克斯从它所休憩的地方抬起了它那布满羽毛的脑袋,好奇地注视着吵闹的猫头鹰,就好像连它都对这让人意外的莫名其妙的信件感兴趣一样。

“多谢你,我的朋友。”邓布利多一边轻声地道谢,一边从猫头鹰的腿上取下那信封。猫头鹰竖起了它的羽毛,飞到他办公桌的边上并站在了上面。

邓布利多很快打开了信封,抽出了一张方形的羊皮纸。羊皮纸上的字用翡翠绿的墨水书写,笔迹十分整洁优雅。


“给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的校长:

“我想和您讨论一下,有关助理教授职位空缺这件已经公开了一段时间的事情。如果您感兴趣的话,还请用猫头鹰与我联络,这样我们也许可以定一个时间来讨论有关我的条件和工资的事项。

“我明白您的第一想法会是礼貌的拒绝我的请求,但在此之前,我恳求您至少考虑给我一个机会。我向您保证我不会使您失望……

“亚瑟·柯克兰”


邓布利多若有所思的轻哼着,把信放在了桌上。这封信撰写得十分正式和严谨,但却也直接而简洁,开门见山地表明了他的意图。

一位助理教授?霍格沃茨很多年内都没有过这样的职位了。选择这种职业的人寥寥无几,因为并没有很多人愿意投入大量的工作,来专注于这样一个耗时的职位中。而他们的上一位助理教授最后就是在痛苦和混乱中死去的。助理教授,尽管它听起来非常的轻松简单,但那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一种工作。它需要的是能够胜任学院中所有所需课程专业的教授。一位助理教授会被作为备用的替代者,同时也要负责偶尔执行一些任务,而这些任务往往都是些很危险的挑战。

非常好,他会给这位“亚瑟·柯克兰”一个尝试的机会。

邓布利多抓起另一张羊皮纸,快速潦草地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回复。当他将回复绑紧在猫头鹰的腿上后,它便俯冲出窗,投入深夜的天空中。

恩……邓布利多仔细思索起来,他以前从未听过任何名为“亚瑟·柯克兰”的人……不过也确实,要说他知道整个英·国的魔法世界中的所有人听起来也太傻了……

·

英·格·兰在邓布利多尖锐的目光注视下不安地在椅子上动了动。

“我很高兴你今天能来,柯克兰先生。”邓布利多温和地开口,打破有些尴尬的沉默。

“非常感谢您能允许我的来访……以及考虑我的请求。”

邓布利多耸了耸肩膀:“本身我就挺好奇的,而且我也不能在没有听到您的理由前就轻易驳回您的请求。好了,现在让我们言归正传吧。”邓布利多从办公桌上朝前探了探身,用一种并不十分亲切的探查目光看着亚瑟,“我们来讨论有关于你工作的事项吧。我希望你能诚实地回答我:你能否胜任霍格沃茨内的科目教学?”

英·格·兰闭上双眼,后仰靠回他的椅背:“我在与神奇动物的交往与交流上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并且依靠我的研究,我已经确实取得了一些十分稀有的神奇生物的信任。”说着,英·格·兰打了一个响指。他那友好的小朋友——飞天薄荷兔随之现身,在他的肩膀上盘旋飞舞。

“嗨英·格·兰!你找我吗?”她叽叽喳喳地叫着,用她小巧的鼻子亲昵地磨蹭着英·格·兰本就乱糟糟的头发。

英·格·兰十分紧张地咳了几声:“那个,是她给我起的绰号,「英·格·兰」。”

邓布利多抬了抬眉,但是并没有说什么。校长并没有因为飞天薄荷兔粗心叫出的名字而询问他,这让英·格·兰宽慰地在心里松了口气。他最不需要的就是邓布利多的怀疑。

“我只是想将你展示给这里这位友善的先生看看,薄荷,我可爱华丽的朋友,”英·格·兰低声道,“如果你希望的话,你可以离开了。”飞天薄荷兔舔了舔英格兰的后脑勺作为离别,伴随着一团薄荷味道的烟雾消失在空中。

“这还真是让人震惊。飞天薄荷兔能为了人类而现身,并且没有逃走而是容忍了他的存在,这真是非常罕见的,更不要说与你交好而成为朋友了。”邓布利多说道,眼中闪烁着带有一丝敬佩的光芒。

英·格·兰感激地点点头:“非常感谢您的赞扬。并且我在黑魔法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呃,我的意思是指……黑魔法防御术。如果任课的教授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你应该不介意为我演示一下吧。”邓布利多礼貌地问道,脸上带着好奇的表情。

“当然。”英·格·兰回答道。他站起身,从外衣的口袋中取出魔杖。他抓着手里的魔杖,心里感到十分紧张。他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使用过这个道具了。他更喜欢使用一些较为原始的,形式上的那种魔法,而它们往往都不需要魔杖。为了这个工作的会谈,英·格·兰花了足足一个小时在抽屉里翻找他的老魔杖,就是那只被他抛弃到梳妆台里不知收集了多少年份灰尘的魔杖。而这也就是一只简单的九英尺长的橡木魔杖,里面用麒麟的尾巴毛作为内芯。

之后,英·格·兰施展了各种法术,其中大部分都是比较先进的。还有一些则是比较简单的魔法术式,比如昏昏倒地,障碍重重,火焰熊熊,爆炸咒语,一个具有完美肉体形态的呼神护卫以及一个解除咒语。还有一些不太一样的魔法,比如悬停魔咒,僵化束缚咒,遗忘魔咒和许多其他的法术。然后,英·格·兰将手中的魔法转换成更加复杂的防御魔法。

当英·格·兰结束自己的演示后,他自己也忍不住大吃一惊。尽管他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使用过需要魔杖的法术,但这些咒语他居然全都记得。

邓布利多鼓起了掌,拍出热烈的响声。英·格·兰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应了邓布利多给予的好评。

“非常好,柯克兰先生。”邓布利多说着,两眼放光。

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邓布利多继续询问亚瑟以知晓他的能力有多强。他询问了亚瑟有关魔药制作的经验,拥有的知识量,魔法界的历史,麻瓜们的生活习惯(英·格·兰在听到这问题时差点大声地哼出了声,但他告诫自己要记住,如果作为一个教授想要任教麻瓜研究课程的话,这是他必须要知道如何教授的事情。但尽管如此,那些小巫师们去了解他们那不拥有魔法的同胞的方式实在有些滑稽),还有他是否擅长天文与符文,以及他是否有与小孩们相处的经验。

最后,邓布利多放低他的眼镜,握紧双手以宣告它们完成了工作:“看起来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很完美了。从你今晚展现给我和你告诉我的信息来看,你确实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巫师,特别是在考虑到你的年龄之后。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你远远不止能成为一位合格的助理教授而已。好了,就像你知道的,这个职位需要你承担很多的责任。目前,曾担任我们的猎场看守和神奇动物保护课的教授鲁波·海格正在休假中,所以在他回来之前,你将会代替他的职位。并且,如果有哪一位老师因为临时情况无法履行他的职责,学校也会要求你暂时代替他授课。而若某些教授需要你在他授课时提供帮助,你也将不得不发挥这个作用。至于你的工资,学校会每月付给你120个金加隆,只要你工作良好让人满意。如果你推脱掉一些工作或是变得有些懒惰的话,或许一些加隆就要从你的薪水中扣除了。所以……你觉得如何呢?”

英·格·兰轻轻点了点头,一双翠绿的眼眸因为下定了决心而凝滞了一下:“我接受了。”

邓布利多微笑起来,热情地握住英·格·兰的手:“欢迎来到霍格沃茨,柯克兰教授。在新学期开始的时候你将在这里报道并开始你的工作。我很期待在九月再次见到你。”

“这是我的荣幸,邓布利多教授。”亚瑟礼貌的回礼,站起身迈步离开了房间。

·

对于英·格·兰来说,他若是要在霍格沃茨教一年的书的话,现在还有一件不得不处理的事情,那就是英·格·兰在这段时间内无法尽到身为一个国家的职责了。他可以在霍格沃茨内挑空闲的休息时间来处理大部分的文书工作,但他需要某个人在他缺席的时间代表英国的位置,在与其他国家的会议中记录笔记。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亚瑟会在雨中站在了他的兄弟威·尔·士的家门前。

在木制的大门被敲了几下后,这扇房门被缓缓推开,露出了威·尔·士的脸。而那张脸在看到英·格·兰居然在他家门口发抖的时候,立刻浮现出了震惊和不敢相信的神情。

英·格·兰微微移动了一下,他乱糟糟的金色头发都被打湿了,软软的趴在头皮上:“我说,别傻站在这里把嘴张得老大了。你能先让我进去吗?这外面冻得要死。”

威·尔·士稍微慌乱了一下,勉强地将英·格·兰迎到屋里。

“所以你在这里干什么,亚瑟?”威·尔·士用他沙哑低沉的声音把所有的寒暄推到一边,直截了当地询问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亚瑟不情愿的承认道。

威·尔·士因为这句供认抬了抬眉毛:“你需要「我」的帮助。”他怀疑的重复道。

“是的,就是,一点点小忙……你看,我打算要离开一小段时间——”英·格·兰紧张的开口道。

“你要去哪?”威·尔·士好奇的打断道。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我要在霍格沃茨工作。”

“呃,这倒是意想不到……你并不像是会教书的那种类型啊。”

“我会处理的很好的。总而言之,就像我刚说的,我需要某个人在我离开的时间里代表英·国出席世界会议。”

威·尔·士碧绿的眼睛不禁抬了抬,他抓了抓下巴的胡茬若有所思地问道:“……那为什么不去问问爱·尔·兰,或者苏·格·兰?”

“因为最近斯科特(注:苏·格·兰)和诺斯(注:爱·尔·兰)好像养成每天要喝一杯这种愚蠢的习惯。而且你知道他们喝醉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不会比你更糟的。”威·尔·士毫不客气地指出。

“闭上你的嘴。我就像对待瘟疫一样避免酒精的。”英·格·兰斥道,脸颊却忍不住略微发红。

“随你怎么说吧。”威·尔·士微微嘲讽地说,但并没有心情和他的兄弟吵一架。

“而且我不能完全信任北·爱·尔·兰,因为你知道他那种浮躁的个性,有时还挺鲁莽……至于苏·格·兰,他绝对会把尼斯(注:尼斯湖水怪)带去一起参加世界会议的……”英·格·兰不寒而栗地说。

威·尔·士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考虑着他兄弟的提议。琢磨了一会儿后,他问道:“斯科提(注:斯科特的昵称)知道你要在他的学校授课吗?”

“什么叫做他的学校。”

“嘛,毕竟是在他的领土范围……”

“这学校就是我的学校,和他一样。”英·格·兰气呼呼地说。

“嗯哼,随便吧。所以他知道了吗?”

“他当然知道了。他说他完全不在意我在那教书。”

说完这句话,两人都没再继续说话。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沉默萦绕在这对兄弟之间,而无论哪一位都并不确定要如何和另一人相处。在过去,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好好相处过,不过最近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关系倒是有少许升温一些。

“所以,你会帮我这个忙……吗?”最后,英·格·兰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呃,行啊。我会用猫头鹰把所有你需要的,还有我参与的会议文书送给你的。”威·尔·士耸耸肩,说道。

“非常感谢,威·尔·士。你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英·格·兰说着,声音都透着被拯救后的感激。

“是啊是啊。”威·尔·士咕哝道,对被自己的弟弟这样诚恳的感谢感到不习惯,“好了,现在离开我的房子。你的衣服把我的地毯都弄湿了。”

·

此刻,英·格·兰正在世界会议当中,听着他的外交国家们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斗嘴争吵。如果是在其他的时间场合下,英·格·兰估计也会加入这种毫无意义的争吵之中,不过今天他显然更加认真严肃,并且并不像以前那样容忍世界会议中这些通常的废话。

“你怎么这么安静啊,安格勒特(注:即英·格·兰)?”法·国询问道,手臂慢悠悠地在一脸庄重的英·格·兰面前晃荡。

英·格·兰不耐烦地一掌拍掉法·国的手,双手撑着桌子站起身,全然无视掉法·国的问题。

“打扰一下,各位,我能占用你们一小会儿的时间吗?”他大声道。

没有人理会他。

英·格·兰叹了口气又试了一次,但依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喂!请你们安静一小会行吗!”

场面终于安静下来了。基本上房间里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英·格·兰,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为他这次异常的愤怒而吃惊。

“多谢。”英·格·兰满意地嘟囔道,“我有一件事情要通知。我想我需要告诉各位,在一个月内我将会缺席所有的会议,并无法关照到那些……纤细脆弱的国际问题。不过,我的兄长威·尔·士将会代替我。在我缺席的时间内,我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来找我……我指的就是你,美·国。”英·格·兰带着警告的目光瞪着美·国,而后者正因此撅起了嘴。

“但是,英吉!你要去哪啊?”美·国问道,并将他不满的情绪显露出了些。一些其他的国家也低声的询问着。

“跟你无关。而且别想着来找我,小伙子,我需要点单独的空间。你在旁边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安宁祥和了。”

美·国没因为英·国那不友善的话语或那粗暴的态度而显出任何一丝狼狈。他看起来甚至完全不为英·国的话感到伤心。

“那好吧,我想我们应该尊重你的想法,英·国。”德·国应道,同时还有些其他国家同意和应允的声音响起,“我们希望你那项问题能尽快解决,这样你也能尽快再次回到我们之中。”德·国礼貌地补充道。

英·格·兰感激地点点头。

「希望如此吧……」

·

第一章·完




PS:最后那段德·国说的英语我真是……23333。“we”发成“vee”,“well”发成“vell”,“that”发成“zat”……不知道怎么用中文表现出来的我好纠结啊_(:зゝ∠)_

PSS:以及TAG这样打对吗_(:зゝ∠)_


评论(17)

热度(57)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