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叶方】掉头发(下)

·复建更新,前文→方锐:我变秃了,也变强了(x)

·掉头发的后续来了,开头没忍住苏了一把,如果影响观看体验十分抱歉……我一向苏老叶都没苏过他的出身背景,让我苏一把过过瘾x

·话说之前那个点文评论基本分成两派,除了一位仁兄跟我要互夸文以外,一派要掉头发后续一派要赌石番外,问题是这俩我总有一天会发的啊,点文干啥不点点特殊的呢(#`O′) 

·你看月饼大佬就很特殊了,这哥们居然跟我点如月车站那篇,吓得我决定重写个短篇感谢他的赏识之恩


下.

按照叶修的意思,他是打算让方锐把行李放了就扯他去医院的。

往B市来的高铁上,认识的人陆续给叶修回了信,其中有一个给他介绍了自家小舅子,据说是某位知名老中医的亲孙子,长大后又去考了西医的医科大学,那一手医术堪称中西结合的三九感冒灵,啊呸,中西结合的大夫。虽然还不到四十算挺年轻的,但毕竟从懂事起就是看着医书识字的,给人看病的经验知识都不缺,随着医术被逐渐认可,近几年来名气也是越来越大。叶修把那个名字百度了一下,发现似乎所言不虚,便决定好了先去拜访这位年轻的三九感冒灵。

不过方锐没同意,跟着叶修回到他自己的公寓里把行李放下,方锐就一把拎起那两包补品,轻车熟路地出门叫了通往叶修老家的滴滴。

对着试图让他放弃去给叶家二老打招呼的叶家亲儿子,方锐义正辞严地搬出了自己老妈:“不管来干啥,拜访长辈当然得是第一站!我妈说的!”

你都搬出丈母娘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叶修耸耸肩,上前帮他拎了一袋。

公寓离老家其实不算远,但是B市的路况毕竟是世界驰名的堵。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中午快下高铁时吃的那点快餐早已消化得一干二净,把两人饿得是前心贴后背。翻出手机一看,嗬,这都晚饭饭点了,一下午时间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蹉跎过去了。

这个闲劲儿能打把游戏也是好的啊!两人都痛心疾首地想道。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叫叶家二老现在住得偏呢。当年方锐第一次跟叶修回家的时候,其实叶爸叶妈还不住在现在住的地方。当时他们住在特别符合方锐幻想的某间大豪宅里,院子大门到房子门口还有好远,哪怕是提前知晓了叶修家啥情况的方锐也吓得没敢往里头迈步,觉得自己沾了泥灰的鞋底不配踏进去,随后看到身边叼着烟的叶修优哉游哉地走了进去,还掉了一路的烟灰。

后来过了几年,叶家二老经朋友介绍买了一间三进四合院,花了大价钱把它里里外外全部翻新,还专门找了木雕师傅修复那些雕梁画柱,决定就在这古色古香的宅子养老,原来那栋大房子就留给叶秋娶媳妇用。已经自己买了房的叶秋婉拒了父母的好意,二话没说把房产证上的名字改成了叶修,后者知道的时候那脸上的嫌弃简直溢于言表,搞得旁观了全程的方锐很是怀疑他们说的到底是别墅还是一个巨型垃圾场,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

不过不管俩儿子怎么互相推三阻四不要那房子,二老都懒得管他们,开开心心住进了翻新好的四合院。乔迁宴那天方锐特意跑过去露了个脸,进到四合院门里边的时候又一次产生了几年前第一次看到叶修家大门的感觉,这才突然明悟,自己这情况怎么这么像小说里那些未过门的富家少奶奶……

啊呸,不对,什么少奶奶,真难听!

四合院和别墅不一样,日常清扫都要注意,所以家里请了些保姆阿姨,还没进垂花门就闻声过来了,还把方锐叶修手里的补品拿了去。跨过垂花门,走过石砖铺成十字型的二进院,正房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站了起来,快步朝他俩走了过来。

见了这么多面,方锐已经能很自然地面对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但气质截然相反的脸了,抬起那只没领着补品的手对他挥了挥:“哟,好久不见。”

叶秋也很熟地对他笑笑,指了指房内:“妈在厨房里和沈姨一块做饭,爸在里边下棋。老爷子最近棋艺上涨,我是干不过了,换人。”

“爸也忒上进了吧,都那水平了还往上涨呢,这我上去也是送人头啊。”方锐嘻嘻哈哈地应着,抬腿进了门。

叶秋把视线转向他哥,看到他没像平常那样叼着烟,哼了一声:“可算记得不抽着烟进来了?”

叶修瞟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赶路没来得及,这不就抽上了吗,着什么急啊。”

“我是让你别抽!”叶秋差点没端住上去踹他哥一脚,但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这人不管啥时候总是这样一如既往的欠揍呢。叶秋深吸了两口还没被廉价香烟污染的空气,在心里告诫自己要保持风度,不和烟鬼吵架,瓮声瓮气地问道,“怎么突然回来了?妈下午还在问呢,是出了什么事吗?”

叶修把烟点着了吸了一口:“也不是什么大事,带方锐过来看看医生。”

叶秋闻言关心道:“病了?”

叶修摇摇头:“算不上,一个小毛病。”

叶秋便没再追问,只是认真地看向叶修说:“要有我能帮上忙的,打我电话。”

“谢啦,”叶修笑了笑,叼着烟往正房里走去,“我一定不给你省事。”

·

在叶家吃过晚饭,又挨不住叶妈的邀请在四合院歇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吃过沈姨亲手包的包子下的面条,方锐一抹嘴巴跟着叶修又上了滴滴,驱车直往医院。

见到了叶修口中的三九感冒灵,明明比他俩年龄还大些,看着那是真的年轻,一对眼镜片戴着还显脸小,换个格子衫背个包就像大学生了。不过人家实力倒是实打实的,看了几眼方锐头上的情况就问他是不是已经接受过西医治疗了,还提了好几个专业的用药和治疗方案,和方锐搞过得那些分毫不差。方锐忍不住问他怎么知道的,三九感冒灵看了眼他的头发,道:“看你头发这情况我就能看出来了。”

那你是真的强。方锐服气了,叶修也松了口气,为找对地方在心里喝了声彩。不过感冒灵看了一会后却没给方锐病历本打开,而是放了笔,把椅子转向方锐叶修,正色道:“虽然我能提几个治疗方案,不过我的建议是你们先不要选,还是去找家医院做个体检,全面一些的那种。”

叶修被他说得心里一抽:“什么意思?是说他这情况……可能是身体其他问题导致的?”

感冒灵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光看着还有点像张新杰:“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虽然我个人的判断是应该只是有些发展成了全秃的斑秃,不过多加个心眼总没坏处。没查出来当然好,那你们立刻联系我,我给准备治疗方案。要是查出点什么,早发现早治疗,总是好的。”

这话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叶修略一思索就同意了。说了点真心实意的场面话谢过感冒灵,叶修便带着方锐离开门诊室,随手翻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播了个号码出去。B市的医院拿个号都等得要死要活的,见感冒灵没怎么等是因为有认识的人介绍,体检那可就不在人业务范围里了,方锐要是按照普通程序来今天肯定没戏。

电话里嘟了几声以后那头被人接了起来,对方也没打招呼,单刀直入地问:“要我帮什么忙?”

“联系个做体检的医院。”

“行,你们稍等会儿,午饭前后应该就能弄好,”叶秋答应道,又问,“怎么突然要体检,没事吧?”

“没事,”叶修捏了捏手心里方锐的手,把后者往身边拽了拽,“当然没事。”

承他吉言,确实没事,方锐不仅没查出毛病来,身体素质还表现颇好。叶修闲的无聊跟着查了几个却得出个亚健康的结论,被方锐好一通嘲笑之后苦口婆心地劝了半天,企图让叶修跟自己一样时不时去个健身房举举铁啥的,别老成天坐在电脑桌前。

叶修自然是十动然拒了,飞速转移话题给感冒灵打了电话,预约下一次的门诊和之后的治疗。

感冒灵也是效率挺快,立马就约好了第二天下午。再次见面,他推了推方片的眼镜,开口给两人解释起来。

“目前我推荐的方法是内服外用双管齐下,中药内服调理,外用梅花针搭配生姜汁,刺激头皮和毛囊,这样会是见效最快,也最有效的。”

对中药方锐没意见,顶多苦一点,但有个东西他可不太熟:“呃,医生,请问梅花针……是什么?”他脑海里冒出来的可是电视剧里那种淬毒的银针好吗,想想都要吓死了。

“就是个治疗用的小锤子,很常见的,”感冒灵说的云淡风轻的,“我给你找一把你看看,我这正好有。”

随后被感冒灵一脸平淡哄骗到的方锐看到实物的梅花针时差点把舌头咬断吞进肚子里。

这还真是个……长相潇洒的锤子啊!

不说他,叶修在旁边看到也被吓了一跳。这是一柄非常小巧的锤子,手柄细长锤头娇小,配上针头远看过去还有点像电器的插头。但插头上是金属条,这上面是针。短短的七根钢针固定在黑色的锤头上,远看似乎挺不起眼,但拿近一看,那尖利的针头在阳光下闪着冷冽的光,看得方锐差点一个寒战,仿佛已经被那玩意打到身上了似的。

方锐咽了口唾沫,瑟瑟地问:“这是用于什么治疗的?”

“针灸啊,这属于丛针浅刺法,对很多疾病都有效果的,”感冒灵回答,还献宝似的把梅花针塞进方锐手里,“还有个名字叫七星梅花针,你看上面是不是正好七根针?”

方锐都快被那针头吓怕了,哪有心情去管上面是不是七根针,它就是排成二十八星宿他也没心情去欣赏啊,只会被吓得更狠。

叶修看着也有点怕,忍不住开口问道:“拿这个敲在皮肤上……会很疼吧。”

感冒灵点头:“针灸肯定多少会有点感觉的,但这个的确是效果最好的。当然,如果不想采用这个方法的话我也有备选方案,不过那些的治疗效果是比不上梅花针的。”

方锐拿起梅花针放在眼睛前看了看,叹了口气把它还给感冒灵,点了点头:“就用这个吧,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因为怕疼不治疗也太傻了。”

感冒灵微笑着收起了梅花针,翻开了病历本:“那么,我就来详细地解释一下准备的方案吧……”

·

既然是中医的治疗方案,时间必然是不会短的。方锐原本以为的是只要买几包中药喝一喝擦一擦就行,没想到还要配合针灸疗法,这样一来他短期内就没法离开B市了。虽然治疗也不是每天都要去,但是赛季开始以后他若是要作为战队顾问,那就得随队到处跑,定期赶回B市进行针灸治疗就很不方便了。再说这样不仅麻烦,为了比赛搞得颠三倒四的作息也不利于治疗。

方锐还是担心队伍,他上网查了查,发现这个梅花针其实也可以自己买回家里去自己弄。不过这个方法被叶修否决了,因为这个还有配合的按摩等等,叶修觉得还是让专业人士来比较好,再说那个梅花针回去自己敲,他就不怕被其他人发现?这么一说方锐也没办法了,只好同意留在B市,于是叶修当即给老板娘打了个电话,帮方锐请了个长假,理由是自家爸妈要和儿媳培养感情,望老板娘看在他的面子上高抬贵手。

这么操蛋的理由老板娘居然许了,方锐知道的时候险些一口老血喷到叶修脸上。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反正是方锐要在B市休个长假了。叶家二老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还挺高兴,叶妈自从接受了大儿媳是个小伙子的事情后越看方锐越喜欢,毕竟这人是长了张讨长辈欢心的喜庆脸,尤其那对杏仁大眼神采奕奕的。再加上他嘴又甜,叶妈早把他当成小儿子看了,这下当即让方锐住进自家的四合院陪陪他们两夫妻,反正厢房空的不少。叶爸虽然没表现出来,其实也怪高兴的。他两个亲儿子一个日理万机一个成天泡网,就没一个愿意静下心陪他下棋的。方锐小时候在少年宫学过几年围棋,再加上为了讨叶爸喜欢重新钻研过,子辈儿的三个人里反而就他一个能陪老爷子好好下下棋。这下有了个长期陪练,叶爸是一点意见都没有,还顺便数落了一顿亲生大儿子,列举了一串后者不敬不孝不愿陪老父亲的罪状。

本来还想挣扎一下把方锐拉回自己房子去住的叶修弃甲投降,乖乖抱了行李和方锐一块过来住了。不过二老住得地方离医院更近一些,倒也算是个实质的好处了。

很快方锐的治疗就开始了,喝中药的部分还好,经验丰富的沈姨能变着花样给他做各种蜜饯糕点压苦味。可是针灸治疗的部分就难受了,不管再怎么说是浅刺浮刺治疗,那也是明晃晃的钢针啊,一下一下扎在细嫩的头皮上,那能好受得了吗。再说为了更好的刺激毛囊,医院除了生姜片擦头以外还要涂些刺激性的药水,痛痒不已的刺激感真是太折磨人了,但方锐还不敢去挠一挠拍一拍,万一把伤口抓大那就不好了。

前几次治疗方锐都是呲牙咧嘴地坚持完的,好在后来渐渐习惯了那种痛楚,他的表情也就没那么狰狞了,后来还有心情跟帮他针灸的护士小姐姐吹牛逼。与他相反,旁观的叶修从头到尾心情就没轻松过,后来还越来越难受。

一开始还就只是方锐叫叫疼,后来他倒是不叫了,可是头皮上坑坑洼洼的血口和伤疤结痂并不会消失,而且随着一次次的治疗数目还在增多。本来快好的伤口拿梅花针一敲一戳,表面结上的痂被戳到脱落,旧伤添新伤扯出丝丝鲜红来。他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疼,那方锐自己感觉得有多疼?

刚开始他还想着希望方锐这个突如其来的斑秃能彻底痊愈,现在只希望这疗程快结束。妈的,这也实在是太折磨人了,疗程结束就不治了,是头发茂密也好全秃也好,反正他又不会嫌弃,不治了!

“别介啊老叶,我好不容易有点起色你怎么急流勇退啊,”方锐反倒不同意了,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表情认真的叶修,“再说了,这一个疗程都要过去了,我要是不坚持下去把它彻底治好,那我之前受的罪不是白受了吗。”

叶修闻言不说话,只是颇为心疼地轻轻碰了碰方锐的头顶,看着上面浅浅的伤疤中冒出的一点点毛茬。方锐笑嘻嘻地拉住他的手,在他嘴上啃了一口,权当安抚。

“难得请了长假,我还想多休息会儿呢。四合院以前我没住过,这次要好好过把瘾。更何况,难得陪爸妈住一住,我要是现在跑了,爸妈肯定不同意,你信不信。”

“信,”叶修无奈的笑笑,搂住方锐的腰把他拉近了些,感受他身上从不会远离自己的体温,“你说的,我当然信。”

·

结束了公司今天的活儿,叶秋坐进自己的车里扯了扯领带,驱车前往父母的住所,而不是自家房子的地址。这两天家里有远在海外的亲戚回家探亲,是妈的亲侄女和她丈夫孩子,一家四口还在爸妈那四合院住了几日。明天这一家子要离开B市去另一个省市探亲,今晚上的晚饭叶妈和沈姨要亲自操刀,所以特意把他也叫上,让他一定要去一起吃顿饭。特意把工作高效率地了结了,他这便要赶去吃饭。

把车停好,要进门还得步行一段。叶秋把领带收起来,揣着兜悠然地往前走。尽管熟悉他和叶修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表示两人除了长相和姓名哪哪都不像,但其实私下里放松的叶秋和叶修还是很有些相似的。

敲了敲街门,听到动静的保姆阿姨过来给他开了门。笑着和保姆打了声招呼,叶秋走过一进院,还没迈过垂花门,就听到里院里一阵孩童欢喜的笑声,像铃铛似的清清脆脆。

叶秋往里面探头一看,叶修正坐在院子里的一张藤椅上,嘴里叼着一根细白的烟,却没有点火。表姐家的大儿子坐在他的腿上玩他的手机,玩了几下没了兴趣,一伸手抓住叶修叼着的烟,啪叽一下给他折断了,居然是香烟形状的糖果。小孩一点没在意表舅刚刚还叼着另一半,囫囵吞枣地把那半截糖果往嘴巴里一塞,嘎嘣嘎嘣地就啃了起来。

院子另一头的草地上铺着一张野餐布,方锐在那上面正襟危坐,听从表姐小女儿的指示接过她手里的玩具茶杯,特别正经特别入戏地抿了一口空气茶,笑眯眯地开始夸奖小女孩泡茶的手艺之妙。扮演妻子的小女孩像电视剧里角色一样捂嘴笑了起来,还啪地一巴掌拍到方锐的大腿上,嗲声嗲气地用小奶音说道,“讨厌啦亲爱的~”。

扑哧一下,叶秋没憋住笑了起来。

小孩子听到他的声音纷纷看了过来,一见是叶秋,欢呼着喊道二表舅二表舅我要吃糖就冲向了他,把叶修和方锐直接抛在了脑后。方锐端着凄凄惨惨戚戚的表情走到笑看自己老弟被围攻的叶修身边,语气怨怼地哭诉道:“你这小表侄女怎么始乱终弃,一看到有新帅哥就弃她老公于不顾了。”

叶修从兜里翻出一根新的香烟糖塞进嘴里过干瘾,瞟了方锐一眼笑得意味深长:“哟,难得听你夸我一次帅啊,今儿这是什么日子。”

方锐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俩家伙脸长得一模一样,他夸叶秋就等于在夸叶修了,当下撇撇嘴朝叶修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夸你了吗?我怎么没听见?老叶,现在这可是法治社会,事情要讲究证据的,你这一没录音二没人证的,没有说服力。”

“没事,”叶修突然揽住方锐的脖子把他往下一压,趁着没人注意的当口往他嘴巴上亲了一口,笑着伸手摸了摸被他突然袭击而红了整张脸的方锐的脑袋,轻柔地碰了碰那些新长出来的柔软而细密的发丝,“我听见就行了,用不着说服谁。”

·

END

·


·好歹把坑填了,苏的好爽

·我真喜欢四合院,想住,可是好贵qwq

·感觉叶方两人没怎么发糖,反而提了好多叶家人……快过年了嘛!一家人一起热热闹闹!xx


评论(6)

热度(94)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