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授权翻译】【APH&HP】智慧的代价(四)

原文作者:Phanfan925

原文名:The Price Of Wisdom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9983001/1/The-Price-of-Wisdom

授权书:



·

前文:(一) (二) (三)




四. 未解之谜

·

——哈利

·

哈利从没来没想过他会像讨厌斯内普一样讨厌哪一位老师,但是乌姆里奇教授正在为他心中“最不喜欢的老师”的位置展开一场公平的斗争。不仅仅是因为她否认了伏地魔的回归,她还把塞德里克的死视为一场意外,并在关哈利紧闭的时候让他用自己的血书写刻字(哈利很确定这属于虐待儿童),而且她还不允许学生在她的教室使用魔法。

而与之相反的,柯克兰教授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亲和力。尽管哈利希望海格能担任魔法生物的教学,但他确实喜欢柯克兰的课程。在最初几周的课上,柯克兰带来了一个漂亮的、蓝色的、他称之为“优尼”的雌性独角兽。她是一只苗条而优雅的动物,精力充沛且生机勃勃。然而,令赫敏吃惊的是,柯克兰能够轻而易举地只靠摸摸她的鼻子就能让这只动物平静下来。他还能让男孩子们接近独角兽,尽管独角兽们通常都很不愿意停留在男性人类的身边。赫敏对教授与那只动物明显的亲近关系感到敬畏和崇拜。对于一位男士来说,能够成为一只独角兽的朋友是很奇怪的,而且那通常是不可能的。

“你们认识多久了?”她在一节课上好奇地询问柯克兰,他正在一旁轻轻地拍着优尼的脖子。

“很长时间了。”柯克兰含糊地回答,优尼发出一阵嘶鸣表示同意。教授和他在课堂上展示的生物之间的亲密是很明显的,在这方面,他让哈利想起了海格。

柯克兰给了全班同学一个机会来亲近独角兽,甚至包括男孩们,这是一个很酷的经历,因为去年男孩们没有机会和独角兽互动。当轮到哈利时,优尼一开始显得很紧张,而哈利则情不自禁地在心中赞美这只动物的美丽和优雅。她那细腻的毛皮上的光芒透过林中薄薄的雾气照在草地和她的腿上,那双犹具野性的眼睛里还有着一种温柔的神情。

柯克兰很快就安抚好了独角兽,并向她示意让哈利接近。哈利试探性地伸出手,将手指放在独角兽的额头上,平放在她太过闪耀而几乎让人看不清楚的金色独角下。柯克兰抓住哈利的另一只手,把他的手掌放在优尼的鼻子前面。当她嗅到哈利的气味时,她的鼻孔微微张开。随后,她做了一件令哈利震惊的事。

仿佛感觉到他比她更怕她,她探出了她的角,把它直接抵在哈利的心口上。尽管周围的空气寒冷而潮湿,但一股暖流随着那只独角进入他的体内,流过他的静脉,慢慢地包围住他的身体,让他逐渐温暖起来。哈利以往只有在与摄魂怪相遇后吃下巧克力时,才有这样的感觉。

与此同时,魔法史课仍然很有趣,至少柯克兰教授是这样教的。但是,即使宾斯接手,哈利和他的同学们也开始以新的眼光看待历史。他们现在可以在没有马上入睡的情况下聆听宾斯的嗡嗡声,其中一些内容甚至在他们把从柯克兰那学到的东西和宾斯所谈论的东西联系起来后也变得有趣起来。

在柯克兰的课堂上,他们开始讲述对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的暗杀,然后学习了奥地利对塞尔维亚的宣战以及德国和奥地利之间的联盟。然而,除了几个麻瓜出身的人(当然也包括哈利,他毕竟是德思礼夫妇抚养长大的),班里的学生似乎都对麻瓜武器一无所知,甚至他们也只知道一点从动作电影中看到的内容。这阻碍了大多数学生理解和明白柯克兰教他们的东西,并使他们处于不利的地位。“他说大公和他的妻子被‘枪杀’是什么意思?”一些学生提问道。得知这一情况后,柯克兰决定给他们做一些麻瓜武器的示范。

一天,柯克兰带他们离开教室,来到魁地奇球场。这里已被他暂时改造成了一个微型射击场,在草地的尽头有三个圆形的目标。在柯克兰面前是一个黑色的大箱子和一个哈利没有认出来的机器,他从箱子里取出哈利觉得应该是手枪的东西。

“这是为了给那些不知道什么是‘枪’的人看看……”柯克兰迅速转过身,利索地扣动扳机接连发射了三次,每颗子弹都击中了目标。手枪震耳欲聋的撞击声让大多数学生捂住耳朵,有些人甚至害怕地趴在地上。

“我靠……”罗恩震惊地嗫嚅道。

柯克兰转过身来,看着那些被炮弹吓坏了的学生们。“看看,这就是我们强大而勇敢的格兰芬多……”他若有所思地说道,“这还只是一把小手枪,与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的更具毁灭性的武器相比,这种声音可是微不足道的。在那时候,机关枪刚刚被发明出来,它改变了战争一向的运行方式。在战场上,你再也不能站在野外,战马在战斗中变得无效。那也不是火绳枪……你必须有掩护,否则你就会被击倒,然后才会尖叫。”

柯克兰又一次把手伸进箱子里,取出了一把旧步枪。哈利不知道是哪一种,毕竟他也不是枪支专家。柯克兰拍了拍他脚边那台哈利早先注意到的机器。“这是为了模拟飞碟射击的机器,”他解释道,听到的每个学生都困惑地歪着头,“你们可能会想要捂住耳朵……”他继续说道。在稍微摆弄了一下这台机器后,一个亮橙色的粘土圆盘从机器里飞了出来,发出响亮的嘶嘶声,随后从柯克兰的步枪中爆发出了比那还要响上一百万倍的声音。如果手枪已足够被称为响亮,那来福枪的声音就足以把死人吵醒了。这次射击相当壮观,因为柯克兰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圆盘。一块块彩色的粘土碎片被炸飞向四面八方,分散开散落在草地上。柯克兰以前肯定多次开过枪,因为他的射击绝对是完美的。

「这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有趣的魔法史课了」,哈利在心里对自己说。

柯克兰再次看向纷纷睁大眼睛的学生们:“这些只是麻瓜在战争与其他事务中发明并使用的各种‘枪’的其中两种。只要使用的方法正确,准头足够,它们是相当常见和好用的武器……虽然我展示给你们的这两种并不完全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发明的,但是你们已经多少了解了吧?”

学生们麻木地点点头。他们根本不知道麻瓜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工具,枪炮几乎使阿瓦达索命咒看起来像个笑话。

「几乎」,哈利想道,他的眼前突然闪现出塞德里克·迪戈里的一个简短的幻影。少年沐浴在惨绿的光芒中,眼睛里毫无生气……

·

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变得越来越糟了。霍格沃茨以哈利不喜欢的速度迅速变化着,而变化的方向也不是好的那一边。

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很快就成了霍格沃茨的“高级调查官”。随后,她开始检查一些班级课程和他们各自的负责教师。就好像在黑魔法防御课上与她的相处还不够似的,导致哈利不得不想法对待这存在于一些其他课程的角落里的“粉红色的地狱”(罗恩就是这样亲切地称呼她的),简直就像是某种疯狂的、粉红色的秃鹰。

最开始她在占卜课上露面,而眼看着特里劳妮在课上苦苦挣扎的模样显然是残酷而又痛苦的。很明显,她一点也不习惯别人旁观她的教课。乌姆里奇甚至从慌乱的预言家那里索取到一个预言,尽管哈利不喜欢特里劳妮,但他还是忍不住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

而当乌姆里奇发现柯克兰用麻瓜枪进行了魔法史的课堂展示时,她几乎称得上是大惊失色。拉文克劳的一名学生在早餐时无意中泄露了这一信息,而乌姆里奇也无意中听到了这一消息。显然,这种“危险而原始的麻瓜物体”被认为“不适合魔法学校”。哈利感觉到柯克兰应该并不是乌姆里奇最喜欢的人之一,但这使他在哈利的心中变得更为出色。他真的开始逐渐喜欢上了这位似乎钟情于麻瓜打扮的,总是微皱着厚厚眉毛的老师。同样,柯克兰在罗恩和赫敏心中的地位也在增长。

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位助理教授十分拥护麻瓜。虽然他的过去对大多数学校来说仍然是个谜,但柯克兰在学生中的受欢迎程度却在上升,甚至在一些斯莱特林中也是如此。这一奇特的现象使哈利和罗恩目瞪口呆,为什么斯莱特林的一些人会喜欢这样的“纯血叛徒”?但哈利认为,即使是他们也无法抗拒这位善良的老师所拥有的某种魅力。

·

这天是星期二,这意味着又到了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日子了。

前一天晚上才在乌姆里奇那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拘留,哈利走下台阶,轻轻一跳跳到海格小木屋前的土地上。草地上覆盖着一层正逐渐凝聚的、闪闪发光的露珠,因此这条通向森林的斜坡有些湿滑。而这导致罗恩一个脚滑,一屁股摔到了地上,让赫敏和哈利都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哈利弯下身子,向他通红着脸的朋友伸出手去。

“这该死的草地……”罗恩恼怒地嘟囔着,拉住了哈利的手。

“不要怪草,该怪的是湿气,”赫敏说。

哈利把罗恩拉起来站好,突然又发出一声轻笑。

赫敏微微地歪着头,看向带着幸福的表情欢笑的哈利:“哈利,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她好奇地问道,“当然我不是说我不高兴,”她又很快补充道。

哈利只是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想我只是很高兴能有一次上课离开乌姆里奇。”哈利在这天的大半时间里都没见到那个穿粉红衣服的女巫,这大大振奋了他的精神。他也开始习惯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并且能够更轻松地忽略他们尖刻和嘲讽的话语。

赫敏笑了:“嗯,我很高兴你能感到开心。”

“是的,伙计,”罗恩笑着说,“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当你很沮丧的时候,我这边的感觉就有点不好受了。”

哈利挥了挥手:“是的,希望我的好心情能持续下去。”

不幸的是,他们很快看到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站在柯克兰后面,并且准备好了她的书写板。这成功地斩断了哈利的“好心情”。

罗恩低声咒骂起来,正道出了哈利的想法,他呻吟道:“我们没法从那个女巫身边逃离得久一点,是吗?”

不,哈利决定不理睬她,好让自己过得愉快些。

“下午好!”柯克兰说,“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吗?好的,那么今天我们的课程将是仙女,而且我们将有一位客人前来参观。请欢迎多洛雷斯·乌姆里奇,我相信你们已经从防御课上了解她了。请假装她并不在这儿,她只会旁听今天的课,所以像平时一样表现就好了。”

乌姆里奇扬了扬眉毛,但没有补充任何东西。

柯克兰提高了嗓门,大声喊道:“好了,漂亮的小姐们,愿意出来让同学们看到你们吗?”

起初,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突然间,班里的一些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小巧的精灵们出现在空气中,兴奋得像摄入了过量的咖啡因一样在柯克兰的头上盘旋着,简直像是卫星。她们有着能够反光的、透明的昆虫般的翅膀,体型非常的娇小。她们发出一些高音调的、快速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听起来稍微有点吵闹。

柯克兰举起了手,依次向学生们示意着每一位小仙女:“这是芙洛,蒂娜,姵普,菈菈,妮卜,还有贝儿。”这些仙女们似乎在不断地梳理自己,但当她们每个人的名字被叫到时,仙女们纷纷把发丝别到耳后,格外热情地正大她们的眼睛。

“现在,记好了,精灵并不能算是最聪明的生物之一,但她们六个人会对她们的名字做出反应。”柯克兰说,“你们将被分成六组,每一组会分得一个仙女。我希望你们都能注意到他们的行为,并在这节课上画出他们翅膀上的图案。好了,马上开始吧。”学生随即按照柯克兰的指示开始行动。

在很大程度上,这门课进行得相当顺利。乌姆里奇并没有做很多事,而且通常不会打断课堂的活动。然而,她确实问了柯克兰和某些学生一些问题。尽管哈利答应自己会在乌姆里奇的面前保持冷静,但当他听到德拉科对乌姆里奇回答的关于海格的问题时,他觉得自己很生气。他情不自禁地为他的朋友辩护。

“如果你听从了海格的指示,巴克比克就不会攻击你了!”哈利在听到德拉科对乌姆里奇抱怨她们三年级时第一次上保护神奇动物课发生的事情时,忍不住大声说道,“这不是海格的错!”

这导致乌姆里奇又为他增加了一个晚上的拘留。

接着,乌姆里奇转移到柯克兰。她的许多问题似乎又一次围绕着海格。

“你不会碰巧知道海格教授要去哪里,是吗?”她问着正将自己的手指伸出,放任姵普啃咬他的手指和指甲的柯克兰。

“没有,夫人,我只是替他的班。”

“哦,这可真遗憾,”她喃喃自语道,“似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在哪里。我真希望他没事,能够很快回到我们身边。”有一些情况让哈利明白,乌姆里奇其实不太在乎海格的安全。她只是想知道邓布利多给海格送去了什么任务,而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你的表现一直令人满意,”乌姆里奇说着,同时在她的书写板上写道,“我对你在哪里接受的教育非常感兴趣。当然,你接受的初等教育是在霍格沃茨,对吧?还有什么学校能让你为这样一个有前途的职业做好准备呢?哦,那也许是德姆斯特朗?”

不知道这只是哈利自己的感觉,还是柯克兰真的为这个问题感到了不安?

“是的,我是在霍格沃茨度过了我的头七年,”柯克兰谨慎地说。

“你确实来了?好极了,”乌姆里奇笑着说道,脸上是她那可怕的甜蜜微笑,“你是哪个分院的学生?”

“斯莱特林,”亚瑟毫不犹豫地说。

哈利被吓了一跳,班里的其他人也是一样,他们都偷听到了这个有趣的消息。哈利从来没有想过柯克兰会是斯莱特林。可能是拉文克劳,但是斯莱特林?德拉科·马尔福和许多其他斯莱特林的人也同样惊讶。

可是,亚瑟·柯克兰的确维护麻瓜,他不允许在他的课上出现“泥巴种”这个词。他不可能是斯莱特林的啊。当赫敏把这些信息记在脑子里以备将来参考时,她脸上的表情根本无法看懂。

“太棒了,”乌姆里奇说,“你知道吧,我也是斯莱特林的。”

这一点并没有使哈利感到惊讶。

下课以后,除了哈利、罗恩和赫敏,大多数学生都离开了城堡。赫敏把书掉在地上了,罗恩和哈利觉得她们有义务帮她把书装进书包里。对于赫敏随身带着一整个文学图书馆这件事,他们其实感觉有点羞耻。让哈利印象深刻的是,她甚至能一整天把所有的书都带在身边。与此同时,乌姆里奇在她的书写板上写下了最后的笔记,然后抬起头看向目光期待的柯克兰。

“嗯,亚瑟,你至少看起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乌姆里奇说道,尽管她的肢体语言透露出她对自己要承认这一点感到勉强,“你将在一周内收到检查结果。”

“我很开心。”柯克兰喃喃地说,即使从远处看,哈利也能觉察到那句话里的讽刺意味。乌姆里奇身子前倾,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睁大眼睛看向柯克兰的那一对绿色眼眸。

“我想我需要警告你,我会始终监视你的,教授。”她用一种带着明显敌意的语气嘶嘶地说。

哈利被乌姆里奇的声音吓呆了。他偷偷看了他的朋友一眼,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也与他很相似。一阵无言的交流之后,这三个亲密的朋友都默契地选择了保持沉默,紧张地听着谈话(或者更确切地说该是对抗,如果乌姆里奇的行为需要被准确命名的话),这两位教授之间的距离现在只有几英寸。

“噢,不知道是为什么呢?”柯克兰不感兴趣地问,但哈利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一丝极浅的恐惧和警惕。

“哦,拜托。某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巫师突然请求助理教授的工作,还是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而且这人在魔法局找不到任何已知的记录。这可不像一个巧合。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柯克兰教授,但是相信我,我会找到的……”

乌姆里奇转过身来,恶狠狠地走回城堡。三人很快也同样走回去,被方才乌姆里奇的声音吓得发抖。

·

“这可真有意思,”罗恩说着,扑通一声倒在了格里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座位上。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这三人一直无法讨论他们在保护神奇生物课上得知的新消息。晚餐和天文课之后,公共休息室逐渐空了,他们终于找到了谈论这个话题的机会。

“这说法太轻描淡写了,”哈利咕哝着,也坐了下来。赫敏跟着罗恩和哈利的榜样,坐在正发出阵阵暖意的壁炉旁。

“你相信吗?”罗恩若有所思地说,“柯克兰,斯莱特林?天啊,我还以为他算个好家伙。他说的是实话吗?”

“是的,”赫敏说,“我想他说的是实话。”

“你怎么能确定?”

“从他的表情,他的声音……如果不是,那他一定非常擅长说谎。更何况,斯莱特林也不是那么糟糕。柯克兰是一个斯莱特林,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赫敏回答。

罗恩哼了一声:“他们都一样。”

赫敏睁大了眼睛,想要张嘴斥责罗恩,但她还没来得及,哈利就突然插嘴了。

“乌姆里奇是为了什么而去威胁柯克兰的?她说魔法部没有关于他的记录是什么意思?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吗?”哈利好奇地问道,挠了挠头。

赫敏沮丧地把手伸到空中。“谁知道呢?”她说道。终于有一次,赫敏并不知道答案。“不过,我知道了一件事,”她补充说,“我们需要对这个问题做更多的研究。”

赫敏发誓说,明早她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图书馆。在上床睡觉前的剩余时间里,三人讨论了各种可能性,来解释乌姆里奇之前对柯克兰说过的那些话。

在过去的四年里,霍格沃茨学校中总有些神秘的事件占据他们三人的一整个学年。第一年,它曾是魔法石,接着是密室和神秘的继承人,然后是小天狼星布莱克和他与哈利的联系,最后是三强争霸赛和哈利不愿参加的危险事件。今年……是亚瑟柯克兰。他是下一个需要他们解开谜团的人。

谈话逐渐从柯克兰、乌姆里奇和魔法部转移到了乌姆里奇糟糕的教学方法。

“我们压根什么也没学到!”赫敏说,哈利觉得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沮丧的泪水,“这对教育来说完全是罪过!这样我们该如何通过OWLs考试?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发现自己身处困境,我们如何保护自己?”

“我知道,”哈利赞同地说,尽管他的热情不像她那么强烈,“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

“要是我们有个这样的老师就好了,一个真正懂得如何面对黑暗魔法并生存的人,”赫敏说,她把头靠在椅背上,一头浓密的卷发散在上面,“一个能指导我们的人……”

“可是我们在哪儿能找到这样的人呢?”罗恩说,他的眼睛因为疲倦而眯了起来。

突然,罗恩和赫敏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哈利,他俩的脸简直像是对方的镜像。他们盯着他,好像他是他们所祈祷的答案,就像他是癌症的治愈者和终结世界饥饿的解决方案。

“干嘛?”哈利问,脸上满是困惑不解。

赫敏和罗恩只是咧嘴一笑。

·

——英·格·兰

·

英·格·兰慢慢地走回他的房间,他的眼睛低垂着,拒绝看到那些正在返回宿舍的学生们。当他走到门口时,他打开门走进他的办公室,关上了门靠在门板上。他恼怒地从门上滑了下去,直到坐在地上。

他对乌姆里奇的调查……至少可以说是伤脑筋。

他已经竭尽全力不要因为乌姆里奇的声明感到恐慌了。英·格·兰叹了口气。他对她的话装聋作哑,但是乌姆里奇还是和之前一样对他始终保持怀疑,如果那份怀疑没有变得更多的话。而这还仅仅是今年的头几个星期!他够幸运的话,魔法部在几个月内就会知道他的秘密了。他真是愚蠢,竟然自己就这么跑过来了……然而,英·格·兰现在还不能离开。在他见过并开始照顾这所学校里的学生后,他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们……当然,不是和乌姆里奇一起。此外,他现在想要立刻摆脱困境,似乎是不可能的。

仔细想想,也许这并不是断绝与魔法部这些年来的关系的最好办法。英·国已经注意到该组织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并开始与魔法政府保持距离。现在他们不知道他是谁或他是什么。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几年里,尽管他有许多因为麻瓜政府而导致的麻烦需要处理,但他与麻瓜政府的关系仍然很好。现在看来,在没有他的帮助和影响的情况下,让魔法部自己发挥作用是错误的。

英·国又叹了一口气,把自己从地板上拽起来,走到他的卧室。睡个好觉会对他有好处。

·

一对夫妇坐在同一张座位上,享受着彼此的陪伴与爱意,从对方的存在中得到安慰。他们没有魔法,这些他们的衣服和那些散落在房间里的不动的照片都是可以了解的。这名女子腹部微微隆起,预示着她正处于妊娠的早期阶段。男子拥抱着他的妻子,他那疲倦的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但当大门砰的一声打开时,快乐的景象突然被吹走了。这对夫妇被吓得跳了起来,彼此紧紧相拥,困惑而恐惧地看着对方。

一只生物从门口走了进来,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恶意和杀气。这个东西只能被描述成一个生物,因为一个如此巨大的东西没有可能曾经是一个人。它的皮肤苍白,手指细长,像骷髅一样,甚至像是爪子。当它转向惊恐的麻瓜时,它的笑容里没有丝毫的人性。女人尖叫起来,男人对着那东西大喊大叫,把他的妻子推到身后,用他的身体保护她。

“你到底是什么?!出去!”那人试图发出威胁的声音,但他的声音因恐惧而颤抖。他的妻子瞥了一眼旁边的手机……如果她可以拿它做个飞镖,或许那样……

两道绿光闪过,这对无助的夫妇被永远送走了。女人没能够完成她的想法。

英·国猛然醒来,浑身颤抖且抽搐着。他痛苦地哀号着跑到洗手间,无力地趴到洗手池上。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光滑的台面,仿佛他抓住的是一条救生索一样。

·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哈利·波特醒了过来。他浑身颤抖着,汗流浃背。

·

第四章·完


原作者注:

是的,哈利和英·国看到了同样的事情。但是,当英·国从受害者(他的子民)的角度来看这一切时,哈利则是或多或少地通过伏地魔的眼睛观察到了它。另外,哈利没有看到整件事情,他只能看到简短的图像,以及伏地魔思想和情感的闪现。


·关于用枪那里,所谓“模拟飞碟射击”的原文是“dry fire clay shooting simulation”,各种查都找不到完美的翻译,只能勉强用模拟飞碟射击。如果有朋友知道更准确的翻译,就请麻烦告诉我一下了

·如果我能稳定月更就好了_(°ω°」 ∠)_


评论(8)

热度(45)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