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叶方】赌石(番外·翡翠葫芦)

·叶修主场番外!我写了一篇智障怎么办!

·本以为没粮食就不长了,我太天真了。睡前赶稿,之后还要修改,先凑合看吧

·特别鸣谢礼哥!

·目前lof公开的番外就到这里为止,最后一篇等本子完售再说吧~

·还有,本子的相关事情在弄了,不过因为我自己身在海外,放假刚结束大家也比较忙,所以会有点慢,但是进度的的确确在进行,就麻烦大家期待啦(*❦ω❦)

·相关链接:正文&番外一 印调


番外·翡翠葫芦


万籁俱寂,月黑风高。

这是个做坏事的绝佳时间点。

苏老师父的小院子里,靠近主卧房附近的某个小拐角,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藏在阴影里。只不过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天上只有一点点星光,院子里到处都是黑的,也没啥阴不阴影的差别就是了。

两个身影看上去都不高,瘦瘦小小的感觉只有十岁出头的样子。蹲在墙角的身影把脑袋探出墙边,往苏老师父的卧房看了看,又小心翼翼地缩了回来,犹豫地问着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身影:“真要干?”

“都到这了你还想回去?”站着的人正叼着根草玩,牙齿和舌头把那草咬得晃来晃去的,最后从缝隙里蹦出来一个字,“怂。”

“屁!我这叫谨慎!”蹲着的少年愤怒地为自己正名,“你以为谁都像你叶修似的不知天高地厚?”

叶修教育他:“这叫胸有成竹。”

“你别恶心我了,你真胸有成竹你干嘛不自己上,”苏沐秋指指自己,“干嘛让我进屋偷?有本事你来?”

少年叶修叼着草叶叼出一种雪茄的气质,动用了三根手指把那根草拿下来,高深莫测地叹了口气。

“谁提出的方案?”

“……你。”

“谁制定的计划?”

“……你!”

“谁在你弄死了沐橙的花之后帮你买了盆新的塞回去瞒天过海?”

“都是你,行了吧!”苏沐秋愤恨地蹲了回去,“我干就是了,闭嘴!”

叶修一个抬脚就踹了过去。

“小点声!你想全军覆没吗!”

“全军覆没是什么意思啊?”

“我靠苏沐秋你连全军覆没都不知道你怎么上的……我去!”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和苏沐秋的声音有一定的相似,在万籁俱寂的夜晚居然一时蒙蔽了叶修的听力,反应过来后差点没把俩小伙子吓到原地暴毙。转头一看,留着一头娃娃头的小女孩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家的两个哥哥。

说真的,两个六年级男生被一个三年级女生吓得差点撞墙也太没用了点吧。

“沐橙?”惊吓过后亲哥哥忍不住关心起了自家妹子,“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觉呢?”

“我出来找水喝,就看到你们啦,”苏沐橙笑得一脸无害,“然后听到叶修哥在说话……哥哥,我问你小红花为什么会变成黄色的,你不是说是因为光合作用,导致叶子里的绿色跑到花瓣里去了吗?”

“……”

苏沐秋,OUT。

看着同龄小伙伴凄凄惨惨戚戚地一边给妹妹道歉一边哄着她回卧室,被抛下的叶修一脸无语地咬了咬嘴里的草,又看了看师父漆黑的卧室,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有往那边迈步,气愤地吐掉嘴里的草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自己上才不是因为怕被老爷子抓到呢……只是这样太便宜苏沐秋了!明明该是他来执行任务的,自己帮他执行了怎么可以!

坚定了心中不坑死苏沐秋不罢休的信念,叶修开始重新思考下一次的计划,并默默给苏沐秋的“任务”提高了至少三层的难度。


要说是什么任务,这可说来话长了。

一年前,年仅十一岁的叶修趁家里保姆不备,溜溜达达地从家里跑了出去,开始他离家出走的大计划。并没有发现有长辈在后面偷偷摸摸跟着的叶修小朋友溜达来溜达去,溜达到一处有不少小贩摆摊的巷子里,在一个卖玉石首饰的摊子认识了苏沐秋和苏沐橙。当得知摊子上的玉石都是苏沐秋的养父兼师父雕刻的以后,刚离家出走不到六小时的叶修略一思索,便跑到摊位后边坐了下来,理直气壮地对苏沐秋说:“带我去见你师父吧,我也要拜他为师!”

苏沐秋:“???”

苏沐橙:“好呀好呀!哥哥和爷爷都不给买小狗,有小哥哥也行!”

叶修与苏沐橙一拍即合:“哦,放心吧,我比小狗可有意思多了!”

苏沐秋:你怕不是失了智。

虽然苏沐秋很不乐意这个刚认识的怎么看怎么自以为是的家伙成为自己的师兄弟,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家妹妹和师父居然二话不说就认可了,师父还行动迅速地整理出了一间卧室给叶修睡。

面对养子兼徒弟难以置信的眼神,刚跟老朋友通过电话答应帮他照顾孙子并同时得到一大笔感谢费和生活费的苏裕老先生表示,他前段时间看上了一批料子,手头有点紧……

总而言之,不管苏沐秋怎么不乐意,叶修还是顺利地成为了苏裕老先生的另一位徒弟。勉强振作的苏沐秋本来想靠师兄的身份找回一点场子,结果坐在小桌子前翻看资料书的叶修抬眼瞟了他一眼,回答道:“我学的是雕刻,和你又不一样,你算什么师兄。”

苏沐秋:……这个世界这么严格的吗。

就这样磕磕绊绊,叶修在苏老师父的门下也待了一年了。虽说不清楚他最开始是怎么燃起的学玉雕的念头,但真的开始后所有明面上或暗地里关注着他的人都被吓得跌破了眼镜。

这样的天赋……不学才真是暴殄天物了啊!

原本只是哄老朋友的孙子玩的苏老师父乐得不行,当即亲自上门把一套新作送给了老朋友,感谢他送自己这么一份大礼。本意只是想有个信得过的人,能够照看家里叛逆期来得有点剑走偏锋的大孙子的叶爷爷闻言懵逼,想方设法找到了大孙子入门半年后的练习作来看,随后不得不认可了老朋友的话。

可能这就是命运吧。既然叶修有这个天赋又有了这份机缘,他能安安分分地学下去也未尝不是好事。

不过虽然学下去那是肯定的,但是安安分分……

这个词可从来不是用来形容叶修的。

比如这一次的任务。

入门一年,正值发育期的开头的小伙子们其实体力等等还没有成熟,虽然学是在学,练也有练,但苏老师父一直没让他们用好料子练习,那太浪费。刻了整整一年的最低级翡翠和玉石,天天看着苏老师父拿出的一件件原料高级手艺精美的玉雕,叶修小朋友认为,不能这么下去了。

他一定要搞到一块好翡翠来刻!

于是他威逼利诱了苏沐秋给他当打手,弄清楚了仓库的钥匙放在哪里,又挑了个黄道吉日。正磨刀霍霍准备下手,谁知被个娇嫩嫩的程咬金插了一脚。要让他自己进屋偷?那太掉价!他这种全能但头脑尤其优秀型怎么能自己上阵!

窝在被窝里的少年磨着牙想,看来只能另找一次机会了。


叶修没等很久。

一个星期后,一个周末,苏老师父一大早把他们三个小孩叫了起来,苏沐秋被差使出去买菜,叶修则得跟着师父把待客室好好清扫一遍。至于苏沐橙,老爷子思索了一会,拜托小姑娘去后院里看看,摘些最漂亮的花放进水晶花瓶里去。

这阵仗是有客人要来拜访,叶修拿着扫把在待客室里没规则地走了两圈,突然福至心灵。既然有客人,那岂不是说……有很长时间老爷子都不会在卧室里了!

好机会啊!

飞速在心里制定好了新的计划,叶修快手快脚地把待客室扫好,准备溜到后院等待时机。谁知他还没来得及跑,苏老先生一伸手把他拎了过来,整了两下衣领就拽出了门,推到了一堆人的面前。

“瞧瞧,我新收的徒弟!”

几位客人们纷纷带着一半真心一半客套地把叶修从脚趾头夸到了头发丝,随后从身后拉出来一个小男孩,推到了叶修的面前。

“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想拜托您帮忙刻个玉坠的儿子,方锐,今年年底就满八岁了。来,锐锐,跟苏爷爷和叶修哥哥问好。”

比苏沐橙还要小的男孩眨了眨和苏沐橙一样大的眼睛,特别乖巧地甜甜叫道:“苏爷爷好,叶修哥哥好~”

“诶呦,真乖,”苏老师父笑眯眯地摸了一把方锐的脑袋,然后拉起叶修的手让他牵住方锐的小手,“叶修,你就带着小弟弟去玩玩吧,照顾好他。”

正准备完事就开溜去进行大任务的叶修:???

可惜,不论他怎么不情愿,既然老爷子这么说了,他就得听。那任务该怎么办?苏沐秋出门买菜了,叫苏沐秋上阵是没可能了;方锐才七岁,要是自己莽撞行事指不定他要怎样童言无忌。心中天人交战了一会,叶修眯着眼睛打量了几下站在自己身后乖巧地眨眼睛的方锐,从兜里摸出了一根本打算给苏沐橙的棒棒糖,塞进了小孩子的嘴里。

“你叫方锐对吗?那好,方锐,听好了,我现在要带你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叶修高深莫测地说着。

方锐很给面子地肃穆起来:“秘密任务?”

“没错,”叶修把方锐拉到苏老爷子房间的门外,蹲下身对他说道,“一个寻宝任务。”

“哇哦——”方锐一对大眼睛闪闪发亮起来,咬着棒棒糖舔了好几口,以表达心中的激动。叶修对他的反应表示满意,随即吩咐道:“你现在走进这扇门,找到床边的一个小柜子,打开第二个抽屉,找一把银色的钥匙出来——听懂了吗?”

方锐连忙点点头,嘴里的棒棒糖棍子差点戳到领子:“听懂了!”

“很好,那就交给你了,方锐队员!”

队员两个大字在七岁的方锐小朋友心里震起万丈狂澜,让他不禁挺了挺小胸脯,昂首阔步地走进了专属于他的战场。顺从指示打开了指定的抽屉,方锐一对软乎乎的小手在里面翻来翻去找了半天,却怎么也没找到叶修说要的银色钥匙。不信邪的小朋友把另外几个抽屉也打开了来,可依然没能找到要找的东西。转过身看到等在门外的叶修,方锐小小的心灵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内疚,什么叫做自责,小嘴一撇,鼻头一皱,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宣泄一发满心的悲愤与不甘。

看了十一年自己老弟又看了一年苏沐橙的叶修哪能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一个箭步迈了进去,眼疾手快地把一根新的棒棒糖塞进了方锐的嘴里。开始的那根是草莓味的,方锐小朋友其实不是很喜欢,没想到这根是蓝莓味的,这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于是方锐开始用心地舔舔舔,也就一时忘记了心中的悲愤。

感觉自己拆弹成功的叶修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开始思考钥匙不翼而飞这个崭新的情况。

难道老爷子把钥匙带走了?可是什么时候他会拿走钥匙啊,以前只见过他开工或者给客人展示原料的时候会拿上……

卧槽,今天就是有客人啊!

叶·被自己蠢到·修无语地跪倒在地,为自己的不严谨而导致的又一次失败无比痛心。

方锐舔着蓝色的棒棒糖看着叶修痛苦的神色,贴心地上去拽了拽叶修的衣服,问道:“叶修哥哥,你怎么了?”

正在哀叹着的叶修随口回答道:“我想要拿好玉石雕刻啊……可是没有这个机会啊……”

方锐眨了眨眼睛,突然伸手摸进了自己的衣领里,摸出一块晶莹的白白的石头来,拽着就问道:“你是想要这个吗?”

“恩?”叶修循声看过去,下一秒就原地蹦起,“卧槽!”


得知方家大儿子想给儿子定两块玉坠,一块十二岁之前戴一块十二岁以后戴,苏裕老先生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随后问道:“那玉坠的料子有什么要求吗?”

“十二岁之后的普贤菩萨就麻烦您帮忙寻块料子了,差不多糯种就好,质量不用太好,”方锐的爸爸笑着回答,“十二岁以前的,我们已经准备了。是我爸给他挑的一块冰种白翡翠,一年前就先让他戴着了,只是那时候还没联系上您,没法拿来雕刻。”

“那行,那我们就去看看那块料子吧,”苏裕老先生站起身,随手锤了锤微酸的后腰,“叶修把孩子拉哪去玩了?”

找到叶修并不难,一走进后院苏裕老爷子就听到了工作室里传来的工具声音。笑着对客人们说这孩子怎么这时候瞎勤奋,老先生走上前拉开了房间门,一声叶修还没叫出嘴,眼睛就看到了叶修手里已经被雕刻出了一个大致雏形的玉石。

冰种,白翡翠,旁边的方锐脖子上还空荡荡的。

苏裕老先生感觉自己要折寿十年了。

二十分钟后,买好菜的苏沐秋回到家里,一进后院就看到师父怒气冲冲地站在工作间门前,门里边有一个小正太一脸严肃地挡在叶修和师父的中间,中气十足地扯着小嗓子大声叫道:“是我让叶修哥哥刻的,苏爷爷不可以骂他!如果,如果要骂……就来骂我好了!”

开玩笑,谁会骂客人的孩子啊。苏裕老先生无力地叹了口气,在心里给叶修记下重重的一笔,又哄道:“可是他刻了你的翡翠啊,万一刻坏了怎么办呢?”

“没关系!”方锐意志很坚定,“我相信叶修哥哥!”

“叶修哥哥喜欢刻翡翠,我也喜欢叶修哥哥刻翡翠……所以,叶修哥哥刻的翡翠,我一定会喜欢的!”

面对着油盐不进的小孩子,苏裕老先生也没办法,只好叹了一口气,纠结地转头看向方锐的爸爸:“小方啊,这个……”

“没事没事,苏老您别为难,”方爸爸笑着说道,表情不仅没有气愤反而还有几分好奇,“本来就是小孩子戴的东西,也不用太认真——不过我看叶修小兄弟的手艺,好像相当熟练啊,这是打算刻葫芦?”

被小学二年级生护在身后的叶修站直身体,对方爸爸点了点头:“我看这是方锐戴在脖子上的,就觉得刻个葫芦挺好。要说刻葫芦,我觉得我的手艺还算拿得出手的。”

“嘿,苏老,别说,我觉得您这徒弟真挺有意思的,”方爸爸认真地说道,“我们收藏玉石的,有时候喜欢提一个‘缘’字。这翡翠和我儿子有缘,和叶修小兄弟有缘,我儿子和叶修小兄弟也有缘分。不如这样,您就干脆让他来刻好了,价钱我还是照给,如何?”

苏裕老先生连忙摆手:“我这蠢徒弟添了这么大的麻烦,这钱我不能收。不过你要是真不在意让他来刻的话,我可以让他来,这臭小子能力还算马马虎虎的……只是你真决定好了?”

方爸爸点点头,表情的确很认真:“既然是这个缘分,不如就顺其自然吧。”

稀里糊涂的,叶修居然就这样接受了人生的第一单,伴随着自家师父往后三个月双倍练习的惩罚,跃跃欲试地开工了。


三年后,十五岁的叶修比从前手艺精进许多,偶尔苏裕老先生也会把一些不那么难也不那么重要的单子交给他来做。在玉雕之路上高歌猛进的叶修学得十分投入,这一日看到老爷子拿了块不大的翡翠走进了工作室,主动就凑过去毛遂自荐:“老爷子,这是新单子?看起来这么小,不如让我来吧。”

叶修其实很少这样做,师父会不会让他接手其实跟他问不问没什么关系。闻言的苏裕老师父居然没像以往一样答应或是反驳,而是目光奇怪地打量了一下叶修。见后者一头雾水的模样,老先生突然嗤笑了一声,把翡翠放进了叶修的手里:“小方说得还挺有道理,缘分这个词,是怪有意思的。”

叶修:“小方?”

“怎么,不记得了?”苏裕老爷子笑了起来,指了指那块翡翠,“你做的第一笔单子,可就是人家给的啊,你还把他们自己带来的翡翠给刻了。当时就说好了一共两块,喏,这是第二块,要刻的是普贤菩萨,也让你来做吧——你和那孩子好像还真有点缘分。”

老爷子的话让叶修明白了过来他指的是谁,指尖摩挲着翡翠的表面,叶修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玉石,突然回想起了三年前那个抱着棒棒糖跟在他身后,眨着一对大大的眼睛的小孩子。

是吗,这块翡翠也是要给那个孩子的。

叶修突然笑了起来,轻轻甩了甩手里的翡翠,对老爷子笑道:“放心吧,老爷子,我会让他们看到我吓人的进步的。”

“戴着的两块都是我刻的坠子啊……嘿,要是有机会,还真想再见见那小家伙呢。”


叶修的这个算不上愿望的愿望,在十年后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实现了。

受邀参加某个玉石交流会,本来没兴趣的叶修听说交流会上要拍卖师父的最后一套成品,斟酌再三还是决定出席。拍卖会开始前他无所事事地在大厅里闲逛,突然看到自己在师父指导下共同完成的作品前有一个年轻人站了很久,一时兴起走了过去,向他搭话。

“你喜欢这个?”

年轻人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喜欢,转过来的脸上是兴奋和陶醉的神情。叶修感觉这人有些意思,视线看了他几眼,却突然凝聚在了他的锁骨下挂着的一枚玉坠上。

这个玉坠的顶部的那个小小的,融进了花纹的“叶”字,怎么这么眼熟呢……

没有多少人知道,中二期的叶修曾经干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要是他经手的玉石雕刻,不管是什么,他总会把一个叶字巧妙地融入原本的花纹里,当做落款,倒有些像是历史上总要在作品上落款的陆子冈大师曾在献给皇帝的玉马上做的那样。而在他中二期的这个时间段里,他雕刻过的普贤菩萨,只有一块。

那这个人,难道就是……

“我是方锐,叶先生您真挺了解翡翠雕刻的啊,”年轻人兴致勃勃地说着,把视线从莲池白鹭上移到叶修的身上来,“听了您的解释,真是受益匪浅。”

年轻人眨着一对漆黑的眼睛,兴致盎然地看着他。叶修有点晃神,突然仿佛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了十三年前那个舔着棒棒糖的孩子。

还是一样的双眼,还是一样的眼神。

鬼使神差的,叶修突然想要多和方锐聊几句,却没有说破儿时的事情。在对方邀请他坐在同一张桌子旁时,叶修压根没有犹豫就把邀请他来的人抛到了脑后,欣然跟上了方锐。

几十分钟后,方锐在他苦恼地时候突然举起了牌子,脆生生地叫出了一个数字。

“四百万。”

“可不是帮你全付了,只是借你需要的那部分。为了防止你借钱不还,你一会可得打借条!在主办方的见证下打!”

“那可一言为定了啊!”

依然略显稚嫩的年轻人还不擅长掩饰脸上的不安和别扭,不停地眨着眼睛色厉内荏地对他放着狠话。他尴尬时说话喜欢带上肢体动作,摆手间他的领口散了开来,露出了那枚翠绿的玉坠。

和十年前他亲手雕刻时一样翠绿,一样莹润。

叶修突然想要长舒一口气。

十年过去了,岁月荏苒,沧海桑田。当年第一次见到方锐时,师父和沐秋都还没有死,如今他们已经不在了;当年沐橙还是个时时刻刻怀里要揣着糖果的小女孩,如今已是风姿卓越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当年他还是个只能用劣等玉料练手的小学徒,如今已被尊称为一方大师。这世界在十三年的时光下不断改变,让所有人面目全非,只有翡翠能保持原本的美丽,一如既往地带给他慰藉。

叶修想着,抬头看向方锐。对方正好也在这时候看过来,虽然表情还有点别扭,可眼睛里却没有对他的怀疑或不信任。

叶修心里忽然一滞。

方锐也变了,他长大了,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乖巧了。拍卖会提供的果盘他吃了火龙果和猕猴桃,小时候中意的蓝莓却没有去碰。十三年的时光让方锐从一个小小孩变成了大人,可他的眸子里却流淌着一样的神情。

对翡翠的喜爱,和对他的信任。

叶修突然捂住嘴,慌乱地移开了视线。

这突然极速起来的心跳和脸颊升起的温度……是怎么回事?


END


·正文的时候不少朋友反应老叶表现得太流氓,衬托得方锐特纯情……太天真了,老叶才纯良呢,方锐可是他初恋!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

·(被自己写的东西智障到了的茶_(:з」∠)_


评论(22)

热度(97)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