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茶书屋

Be ye angry, and sin not

Please do a kind person, seeks happiness for the masses

I wish you all a long and happy life

只愿所有人被温柔以待

无人身陷罪恶,亦或痛苦

【维勇+尤里】遗传问题的科学性探讨

·一家三口设定,维勇父母尤里儿子

·小段子,非常的短

·同系列文:The Most Embarrassing Parents



·

“妈!”

突然的高分贝大吼把勇利吓得一哆嗦,浇花的水壶啪叽一下从他手里掉下去,壶里的水咕咚咕咚地倒在了地毯上。

勇利:“……”

“怎么了尤里奥,发生什么事了?”

刚放学回到家的尤里把狮子头造型的书包往沙发上一甩,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勇利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

勇利用了3.76秒理解小儿子的话,然后开始深刻的忧虑和自责。

尤里奥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是不是我平时对他不好让他觉得孤独了受委屈了啊上个星期他说想把皮罗什基和猪排盖饭混在一起吃我没同意他是不是还在生气伤心啊呜呜呜早知道当时让他那么吃就好了大不了再买消食片喂他吃就是了……

尤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勇利的回复,不满地又大叫了一声。

“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勇利近距离被吼又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试探道。

“当,当然是啊。尤里奥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尤里没回答,用审视的眼光扫了扫勇利的头顶,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维克托在哪?”

·

话题跳跃有点太快,勇利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指了指里屋。

“在书房。”

“哦!”

尤里转身就朝书房冲了过去,砰地一声踹开房门。

“维克托!我是你亲生的吗!”

刚成功结束部分工作的维克托心情大好,忍不住想逗逗这整天炸毛的儿子。

“很可惜呢尤里奥,我觉得也是时候告诉你这个真相了。”

维克托低头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

“你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

“太好了!”

“?!?!?!”

·

“孩子他妈!尤里奥居然为不是我的儿子高兴!我的心都要碎了!”

维克托哭哭啼啼地跑出房门抱住勇利,一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尤里不屑地对维克托撇撇嘴,理所当然道。

“废话,这样我就不会秃了!”

·

暴击+1000。

维克托瑟瑟发抖地捂着心口,一口老血堵在嗓子眼。

勇利怕他真上不来气,连忙给他拍背顺气,抬头教训儿子。

“对不起呢尤里奥,你确实是维克托亲生的。所以头发的问题……恩,我也说不准呢。”

Exo me?这是教训?

·

暴击+5000。

被老婆再度伤害的维克托被击沉,半死不活倒在地板上。

“呀维克托你振作一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

除了维克托,房间里还有另一个悲痛欲绝欲哭无泪的人。

尤里颤抖着转过头,注视着镜子里自己柔顺、帅气、健全的金发,觉得自己已然被上帝抛弃。

浓郁的悲伤瞬间将他吞没,他看着自己引以为傲宛如狮毛(?)的头发,将满腔悲愤汇聚丹田,声泪俱下撕心裂肺。

·

“妈!你为什么就不能跟别人放飞一下你的欲望,挽救挽救我的头发?!”

·

这种高难度的问题,勇利表示他要思考一下才能答复,擦擦手离开去准备晚饭了。

至于教唆母亲出轨而引发尼基福罗夫家第两百三十七次的父子大战,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



·没了∠( ᐛ 」∠)_


评论(14)

热度(395)

©凉茶书屋 | Powered by LOFTER